(凌李AU)国家一级哨兵下岗再就业11

  
  作为一个优秀的向导,凌远几乎在靠近劳伦斯的一瞬间就知晓,这是一位哨兵。即使历经无数风雨的老人隐藏的极好,细微的精神力波动仍然逃不过向导的五感。
  
  凌远不清楚为什么李熏然会被带到这里,他想到劳伦斯的越狱计划会需要武力,可几乎下一秒就被自己否决。首先,狱警持有的武器杀伤力极高,没有谁会犯蠢想要去硬碰硬,人的血肉之躯填不满要人命的枪口,再者,谨慎如劳伦斯,他会贸然相信来历不明的人吗。
  
  劳伦斯的精神体通体碧绿,巨大的蟒蛇被外来躁动的精神力影响,主人几乎压制不住。他本不想与年轻哨兵以这种方式较量,老人目光如炬,本想要细细考察他的合伙人。可身边清浅的海浪陡然高涨,这惹得劳伦斯的碧蟒嘶鸣一...

 

(凌李AU)国家一级哨兵下岗再就业10

10

  本以为会一夜无眠的人,意外睡了个好觉。监狱外初晨的阳光被白雪反射,又被玻璃搅的更加刺目,照进来直射在李熏然薄薄的眼皮上。哨兵五感极其敏锐一向浅眠,果真翻身便起来了。
  
  清清爽爽的晨起对李熏然来说实属久违,他就着囚室里简陋的水龙头洗漱了一番,看了一眼仍紧缩着的栅栏门。如今这个时代这座监狱的设施却落后的令人发指,李熏然几乎只在电视剧里见过这门上的铁锁。内心吐槽一番,又闲来无事,李熏然突然发现门口“玄关”处竟有一本书,凌乱地摊在地上,他便就地坐在那里,拿起来翻了一翻。
  
  一本十来岁孩子都读过的科普读物,书名都幼稚的要命,《十万个为什么》。李熏然手指摸到一张书签,其实只是张白纸,特...

 

(凌李AU)国家一级哨兵下岗再就业09

09

巴掌大的馒头夹蛋被李熏然粗暴的填塞进咽喉。


人流来来往往,监狱里从来不乏大块头犯人,每个人分量定额的饭菜即使再难吃,对比腹中空空的要命感觉,又算得了什么。这所监狱外部看管极其严苛,但对于监狱内部,则摆出一副只要不越狱,死活无所谓的态度。


如此,李熏然这块热乎乎的馒头,很可能为他与凌远招致群愤,大家都饿着肚子,凭什么你可以多吃?


凌远皱着眉咽下最后一口土豆泥,将他的蔬菜汤递给李熏然,“喝一口润润喉。”


这般自然而然的的动作,将一点暖意从久远的记忆中拉扯出来。李熏然的眼眸突然再次失去焦点,通圆的眼微眯,眼前凌远吃惊的表...

 

(凌李AU)国家一级哨兵下岗再就业08

凌李冲鸭!!!!!!!!!!!!!!!!!!!!!!!!!!!


字数:2K+


——————————————————————————————————

韦天舒自认不是没有吃过苦的人。


他与凌远同窗十年有余,除去在大学与研究院中安安稳稳的几年,也是风里雨里炮弹里一路挺过来了。他试过极寒天气里奔袭数十里抢救伤员,也曾有过顶着敌机轰炸替一名哨兵包扎,不管怎样,只要事后有一碗热腾腾的汤,再来一份香喷喷的饭,韦天舒就觉得生活还可以继续。


他在这黑漆漆不满五平米的小空间里被囚禁了三天,唯一的光线还是拜劣质铁墙缝隙所赐。凉水与压缩饼干构成医疗组几日来的主要饮...

 

(凌李AU)国家一级哨兵下岗再就业07

凌李C位冲鸭!!!!!!!!!!!!!!!!!!!!!!!!!!!!!!!!!!!!!!!!!!!!!!!!!!!!!!!!!!!!!!!!!!!!!!!!!!!!!!


字数:2K


——————————————————————————————

车厢外的一声微弱鸟鸣隔着厚厚的铁皮,仿佛远在千里之外,却也成功唤醒不过休息了两个小时的李熏然。


关押着医疗组一行人的封闭监牢不再是漆黑一片,透过几道漏风的缝,李熏然了解到此刻的外界大概是蒙蒙亮的天,正好上路。车外掠夺者窸窸窣窣收拾行李的动静,也恰好证实了他的想法。


凌远靠在墙壁上睡的并不舒服,李熏...

 

(凌李AU)国家一级哨兵下岗再就业06

凌李冲鸭!!!!!!!!!!!!!!!!!!!!!!!!!!!!!!!!!!!!!!!!!!!!!!!!!!!!!!!!!!!!!!!!!!!!!!!!!!!!!!!!!!!!!!!!!!!!!!!!!!!!!!!!!!!!!!!!!!!!!!!!!!!!!!!!!!!!!!!!!!!!!!!!!!!!

字数:3K+


——————————————————————————————

嘈杂的轰鸣渐渐接近休憩地,凌远将将在昏暗中看清他们的影子时,一行十几人也嚣张之极,齐刷刷打开机车远光灯。十几道强光将寂静的暗夜撕的四分五裂,一块又一块被分裂的黑暗蜷缩着,随强光的逼近一步步后退,直至消...

 

(凌李AU)国家一级哨兵下岗再就业05

凌李冲鸭!!!!!!!!!!!!!!!!!!!!!!!!!

字数:2K


———————————————————————————————

荒漠的月如银盘,这里的星便是从银盘中散落出来的钻石,洒满夜空。


黄沙的世界里,宁静显得弥足珍贵,大多数时候,这里恶劣的天气就像个强力清扫机,力求斩尽一切在绝望中挣扎着的“蝼蚁”。如此对比,更显得今夜的好天气巧合到极致,仿佛是上天故意放水,为白塔一行人打开一丝生天。


虽然最终没能亲自开上一会儿,但刘小年也总算坐上了他心心念念的越野摩托车上。


在踏上紧急撤离路途的前十几分钟里,他的每一个细...

 

(凌李AU)国家一级哨兵下岗再就业04

图片被吞了一半!!!!!!
没发完!!!!!!!!!

――――――――――――――――――

荒漠的天确实很蓝,太阳炙烤着的沙丘金黄炫目,哨兵发觉自己大概是太久没有看看这天地,直至今天他才恍然大悟,晴空不一定必须配白云,和沙丘在一起也挺美的。李熏然凝视这眼前的金色与淡蓝,渐渐又丢了神志,他觉得自己都像是飘上了天空,耳边荒漠呼啸的风声越来越小,手中的枪也像没了重量一般,他感受不到除了蓝与金之外的事物,视野越来越开阔,这蓝色却越来越浓,越来越深不可测… …

他怎么又看到了一片海,甚至,还有哗哗的海浪声一阵一阵堆积在耳边,越来越大,就像、就像昨晚他醒来的时候一样。

李熏然猛然转醒,他踉跄一步,险...

 

(凌李AU)国家一级哨兵下岗再就业04

凌李冲鸭!!!!!!!!

字数:5K



还有一半,这图片被吞了。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