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穿越时空的你大爷

  
  01
  现如今市场经济,什么买卖都要加市场两字才好摆在台面上。旧时候都说倒腾古董是做死人买卖,折寿断香火,可如今是什么年代,建国后不许成精,再厉害的粽子妖怪,也不得不向基本法低头,学习一下八荣八耻。
  
  金陵萧家园是个顶厉害顶厉害的古玩市场,厉害到什么程度呢,有几件天朝人几乎都叫的上名字的国宝,就是出自这里。
  
  为国家立过功的地界,可不能薄待了。几位大人物噼里啪啦几道政策下来,萧家园算是正式且合法的保住了。
  
  虽说人人都叫它萧家园,但园子里首屈一指的老爷却不姓萧。那当初为何要叫萧家园呢。还是当年那位头把交椅的大老爷曾说,按古书里记载,这里原是皇家园林,既然古时皇姓为萧,我蔺家怎敢逾越,不如叫它萧家园吧。
  
  蔺姓一直稳坐萧家园龙头位置,至今也稳当当的。外表看起来不甚起眼的琅琊阁,却是让无数古玩界人士不远千里万里前来观光的好地方,门庭若市,进进出出,皆是显贵。
  
  
  
  02
  琅琊阁少掌柜今日被自家阿爸堵在店里,会见一位他并不怎么想见的人物。
  
  “我说,这种吃力不给钱的活儿,你下回能不能换个人坑?”蔺晨翘起二郎腿,吸溜吸溜喝着紫砂壶里的茶。
  
  “换了别人,不是糟蹋东西吗。”来客不紧不慢答道。
  
  “对!长苏说的没错!”蔺老爷子一蒲扇拍到自家儿子大腿上,啪的一声听起来吓人,其实并不怎么疼,“给国家做贡献的事儿!就是给你钱,也不许收!”
  
  “别喝了!”老爷子越看自家儿子越烦心,“长苏大老远的把宝贝送来!你还不赶紧去修!国宝啊!拖不得的!”
  
  大蒲扇实在厉害,蔺晨被又吼又叫的赶出门,大热天的,车里的空调都要烘半天。蔺晨的宝贝座驾后座坐着奸计得逞的梅长苏,即使长袖长裤,也不见汗渍。
  
  “你下回最好拿出点诚意,把东西带来让我看看。”蔺晨发动车子,丝毫不知此言事关重大。
  
  “怎么,想窃宝?”梅长苏一派悠然自得,“国宝可是有层层护卫的,你修为几何啊,少于千年都不够。”
  
  “哪儿啊,我怕了你们。”蔺晨说笑道,“皇帝的私印啊,置于家中,镇权脉而进宝气,你又不给钱,我就想沾沾龙气呗。”
  
  
  
  
  
  03
  蔺晨其人,是蔺老爷子的独子,萧家园撑门面的存在。
  
  年纪轻轻天赋鼎异,蔺家看宝的功夫学了十成十,多少文玩界的泰斗大师见了他,都要叫一声老师。他脸皮够厚,也不怕折煞自己,人家叫,他就答应,即使是讽刺意味十足的蔺老师,他也有说有笑的应下,让对方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气的牙痒痒。
  
  好端端躺在博物院工作台上名曰国宝的两块小东西,其实算不得小,大约手掌见方,玉质剔透无杂质,单是这块玉丕都堪称有价无市,更别说在它被雕刻以精细的龙纹,又曾握在一国最高权力之人手中,国宝二字更是当之无愧。
  
  虽说无玺书则王言无以达四海,但萧梁皇帝的私印,也是同样珍贵。蔺晨见了正被博物院宝贝的不行的小玉块后,啧啧称奇,“梁武帝萧景琰印,这么多年,终于见到真东西了。”
  
  
  
  
  
  04
  阅尽史书无数,要说让蔺晨最喜欢的帝王,当属梁武帝萧景琰。
  
  自打告诉他要修的是萧景琰的东西,梅长苏就没担心过蔺少掌柜的不来,要说为什么,可能是偶像效应吧。眼下那个熬红了眼睛在馆外工作室里忙活的傻大个,跟小心翼翼给自家爱豆打call投票的各位迷妹们或许并无太大区别,只不过人家手段高端了些。
  
  历经大半月,酷暑熬至仲夏,蔺晨在这个让人终身难忘的凌晨两点,捧起他刚刚修好的印,小心翼翼盖在纸上――篆书所刻萧景琰三个字,优美的看不够。
  
  “小贼,偷拿朕的私印,你想做什么?”凌晨两点,萧梁博物院外修复工作室,突然冒出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冰凉铁器凭空出鞘,嗡嗡作响,紧贴蔺晨脖颈。
  
  “你、你是?”被唯物主义思想灌输了二十多年的蔺晨还真有点腿软,一时间结结巴巴,回头的动作都迟缓如耄耋老翁。
  
  他身后的“鬼魂”冷哼一声,充分表达了自己的不屑,才渐渐行走至灯光之下。蔺晨的目光战战兢兢从那人身后的影子上移开,小心翼翼对上对方的脸,视线撞进一道傲气如霜、威压十足的目光里。
  
  长身玉立的青年,皇族的贵气外又多几分刚毅之气,他剑尖直抵蔺晨咽喉,傲然道,“为何不回答朕的问题,你偷取私印,究竟想做什么?”
  
  “这是文物,我、我在修复……”
  
  “文物?”青年眉头一皱,显然不解,蔺晨立刻解释道,“文物就是古代流传下来的,或是陵墓中出土的物件,搁我们现代,是要修复研究的。”
  
  “你是个土夫子?”
  
  “不不不。”蔺晨摇头否认,又转问道,“我能问问你到底是谁吗?”
  
  “呵。”青年轻蔑一笑,眼眸里盛着揉碎了的月光,炫目醉人,“偷拿朕的私印,却反过来问朕是谁?”
  
  蔺晨很想告诉自己这人是个中二病,可不知怎么,冥冥中仿佛有人在重复着,相信他,快点相信他。
  
  “萧、萧景琰?”
  
  “竟敢直呼朕的名讳?”萧景琰不悦,但此时他的重点却不在蔺晨这里,甚至连利剑都不再指着他了。
  
  “这个。”冰凉剑尖戳中从屋顶吊下来的白炙灯,萧景琰的手腕从他的宽袍广袖中露出一截,形状优美而富有力量,“这是何物?”
  
  
  
  
  
  05
  “按一下,它就亮了,再按一下,就灭了。”自家浴室门口,蔺晨一遍又一遍折磨顶灯开关,试图说服萧景琰,时代在进步,这不是妖术。
  
  “电闪雷鸣,闪电的电,你知道吗?”他难得耐心解释,萧景琰点点头,从额头上流下来的汗水划过下颚,滴进里三层外三层的衣袍里,“朕自是知道的。”
  
  “这个东西之所以会亮,就是用电的缘故,不过,这个电,是人造的,所以有安全保障。”
  
  萧景琰听的一知半解,但他一代帝王,又怎会轻易示弱。又或者,在了解到萧梁已灭国千年,他也成了个史书中的人物后,梁武帝暂时有点打蔫,再没有什么事,能比亲身经历穿越时空更让他吃惊的了。
  
  “还说不是妖术,这可是逆天而行。”萧景琰早就热的受不了,夏季最后的疯狂里,气温三十度的夜晚,他一身戎装铠甲,没中暑,已是体魄强健,“你们就是用这些推翻我萧梁的?”
  
  蔺晨心说,你的萧梁怎么灭国的,你得问你不争气的曾孙。眼看着一代帝王热的面色潮红,颦眉不适,再这么折腾下去又该麻烦了。蔺晨拿起空调遥控器,提前嘱咐道,“别胡乱拔剑,我们这里,法律比皇帝大,伤着人可是要坐牢的。”
  
  空调应遥控器指令,轻轻的提示音后,亮起红灯,随后,凉风从那个上下摇动的排风口里排出,冰冰凉,但再凉,也比不得又搭在蔺晨脖颈上的剑,生死攸关,寒意犹如冬至冰面――
  
  “这又是什么妖术?你竟还能呼风唤雨吗?”萧景琰眼中是惊悸,气急败坏冲蔺晨低吼道。
  
  妖术?少掌柜我学的是召唤术,蔺晨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突然翻出从上博顺来的传单时,忍不住开了脑洞233333
两发完呀哈哈哈哈哈
我也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更OTZ
可能不太好吃大家凑活看看OTZ

评论(38)
热度(508)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