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比一个人吃火锅更孤独的事是什么?

  
  一个人的酱汁,一个人的桌子,一个人的锅。
  
  孤零零的碗筷,孤零零的酒。
  
  看不够的别桌的火热,咽不完的自己的愁。
  
  烫在嘴里,凉在心底。
  
  凌远很久没有去吃火锅了,前几年他是个老胃病,原因大抵是没完没了的工作,和一段拎出来依旧有些疼的婚姻。
  
  忙,他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去红尘百味里穿行片刻,忙到没试过从辣味儿里吃出点甜。
  
  他上一次吃火锅,还是在两年前。
  
  一段称不上多新奇的故事,更落不下俗套二字,甚至放在凌远的年纪里还略有违和。
  
  遇见的突然,喜欢的坦然,爱的了然。前几年的那一个下午,凌远跋山涉水去吃了顿火锅,跨越小半个国土,飞行两个半小时的距离。
  
  说是遇见,其实都算不得相遇。凌远是在社交软件上认识他的,彼时年轻人还是个大V,当然了,他现在也是,由于回答问题质量高数量大,去年还被网站评为杰出贡献者,题外话,暂且不提。
  
  年轻人是个警察,两人的相遇并不是在什么卿卿我我的情爱话题中,凌晨失眠,凌远点进推荐回答,一如他往常习惯做的那样,条理清晰且有理有据的指出了小警察回答中的不对。
  
  然后?然后是在三天后了。
  
  根据回复,小警察是在执行任务回来时才发觉自己出错了,凌远很高兴年轻人态度端正,因为他几乎是立刻便更正了自己的错误,正在心底表扬着,便在自己寥寥无几的粉丝列表里,看到了一枚金灿灿的大V。
  
  接下来似乎更加顺理成章。
  
  一个好学生,一个耐心的老师,由医疗卫生谈到人生哲学,时间都在这一来一去之中多了些许跃动,凌远回过神来的时候,事态已然不可收拾。
  
  一位几年前便已过而立之年的医生,凌远一直自诩冷静自制,似乎是为了弥补这三十多年的寡淡人生,凌远在又一个平静的黑夜里,捂着为爱狂舞过、透凉过、如今又燥热起的心,对着屏幕另一边的人诉说了情。
  
  手机被手握的太久,变得滚烫。
  
  “远哥,我们合适吗?”
  
  现实再一次凌驾在爱意于真诚之上,两人之间相隔的数百公里似乎都在嘲笑感情的虚无缥缈,凌远理性了小半生,第一次在一个寂静的夜里迷茫到发疯。
  
  “打字不算,有本事你亲口告诉我。”凌远回复道,像是发泄似的,恶狠狠关了手机。
  
  曾经一直以为放纵很难,但真正做起来却意外的爽快。暂别空荡荡且压抑的家,暂别闹哄哄且忙乱的医院,凌远在陌生的霖市闲逛,他突然发现,原来清晨里有这么多鸟鸣树叶香。
  
  年轻的警察在接到凌远的电话时,慌乱极了,这让凌远有些得意。他絮絮叨叨的问凌远有没有订酒店,事无巨细打听了个遍,凌远一一回答,让他放心。
  
  “我在你家楼下的早点铺子喝豆腐脑,你说的没错,这里的油条很好吃。”凌远低声道。
  
  手机那边是一阵沉默,突然,年轻的警察笑了,他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着无法翻身,只能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似的,“我连陪你吃早餐都做不到,更何况家了,远哥,我们合适吗?”
  
  “电话里说的不算,我等你亲口告诉我。”凌远咬断油条,力道太大,磨的自己后槽牙疼,他耐着想挂电话的冲动,才问出小警察原来是调任了。
  
  医生,警察,这似乎是天底下最吃力不讨好的两个职业,老天都在和他们开玩笑似的,凌远觉得自己要的不多,一份温暖与理解足矣,小警官听后也道,他确实不算贪心,但那个人应该不叫李熏然。
  
  凌远生气的反问他,为什么。
  
  奇怪了,这一场深陷中,凌远惊觉自己才是不冷静的那个,这不像他,不像李熏然喜欢的那个沉稳的他,他甚至暗自担心,这会让李熏然反感。
  
  可有些事,总要有人来面对。
  
  没有李熏然的霖市依旧热闹,凌远来的不巧,那天恰逢七夕,满大街的浓情蜜意。凌远站在霖市引以为傲的古城墙上俯瞰,想象李熏然在这里一点点长大的样子。
  
  李熏然在这一天里消息不断,凌远告诉他好好工作,他说自己不放心。凌远笑道,这么在乎我,又为什么要说不呢。
  
  作为土生土长的霖市人,李熏然却并没有好好欣赏过她的美,也只是从网上截图了一大堆三日游攻略,生怕凌远亏待了自己。
  
  凌远笑着答应他一定回去看看,第二天却几乎在酒店呆了一整天,回了几封工作邮件,便是看看电视。还发给李熏然一张照片,画面是一只小麻雀隔着窗户与他对视,凌远还问道,是你让它代替自己来看我吗。
  
  第三天退房后,凌远去吃了顿火锅,在李熏然最爱的那家店。
  
  老板也有些奇怪,不禁多看了两眼西装革履的男人,问道,“先生一个人?”
  
  “对啊,一个人。”凌远答道,“下次来就要两个人了。”
  
  火辣辣的涮羊肉下肚,配着酸麻麻的酱汁,爽在舌尖,痛在肚子。凌远没吃多少,异乡异地的,再犯了胃病多毁心情,他仍是冷静而自制的。
  
  凌远在下午时分告诉李熏然,他要走了,这三天很开心,因为空气里尽是李熏然闻过的味道,四舍五入便是李熏然陪着他。
  
  去往机场的地铁拥挤不堪,凌远艰难维持着一手打字,一手握紧吊环的姿势,李熏然提醒他要到站了,注意下车。
  
  凌远仍似平常一般回复,心脏却几乎要跳穿胸口。
  
  泄洪似的人流冲进来又挤出去,凌远在人群里随波逐流,他拖着行李箱,更多了分疏离。
  
  他上了出站电梯,等待的时候,果然,有一直凉凉的手抓住了他。
  
  “远哥,我舍不得你。”李熏然眼角有些红,人来人往的地铁口里,他甚至有些自暴自弃道,“我试过了,可根本放不下你。”
  
  “那就别放下。”凌远回握他的手,“带上我,咱们一起走。”
  
  之后呢?
  
  “都说了是几年前的事了,瞎打听什么?后来的你不都知道了?”
  
  “我是知道啊,但亲口听你说还是不一样,自己去吃火锅,惨啊,你也有今天呐凌远,啧啧啧。”
  
  “是昨天,是过去,不是现在和未来。”凌远终于失去耐心,啪的一声扔给韦天舒一大堆文件,“这几份都写的不合格,回去重写。”
  
  “凌远!卸磨杀驴!你小子可以!”韦天舒韦主任气不过,继续声讨道,“要不是我们老哥几个力荐,你能调任来霖市?李警官能上你的贼船?做你的红楼梦去吧!”
  
  “谢谢你费心,但是报告还是不合格,回去重写。”
  
  “凌扒皮!”
  
  “重写,明天拿来。”
  

END








不知道说什么,发糖吧,希望大家喜欢。
粉丝滤镜二十米,没有在怕的。
忙着考研,以后不怎么更新了,等我明年回来继续搞事(。)

评论(31)
热度(326)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