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PWP】夜太黑

李熏然的奥迪刚刚开进小区,黑嗵嗵的一片寂静里,因凌远来电而响起的手机铃声显得过于刺耳了。

  

  “家里停电,外面的路灯好像也灭了。”电话那边也安静的过分,凌远的呼吸声擦过手机收声孔,在电波信号的这边撩拨李熏然的耳膜,“脚下小心点。”

  

  “好,我一会儿就到。”李熏然应声打开远光,高亮的车灯光柱冲撞在停车场大门上,视网膜里连丝毫栅栏门原本的颜色也印不上,这一隅一时间亮堂堂。

  

  “月黑风高,害不害怕吃人的妖怪?”电话虽一直通着,但马上就到家了,李熏然本想挂断时,突然听到凌远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顿时笑道,“哪儿啊?妖怪在哪?我看看他想吃谁。”

  

  听筒另一边沉默了片刻,贴心的等待李熏然停好车,总算闲下来时,才不紧不慢道,“妖怪说,他想吃你。”

  

  “哼。”李熏然也不示弱,他玩着手里的钥匙,紧了脚步,黑夜里皮鞋发出的哒哒声清晰又清脆,“那得看看他有没有本事。”

  

  独门独院的小二楼没扎在小区多纵深的位置,进门第二排就是。路灯灭了,李熏然就着手机微弱的光将钥匙捅进门缝,还未转动,另一边便有人拉开门,附上一句询问,“吃饭了吗?”

  

  “值班前吃过了,现在不饿。”凌远替他举着手机,李熏然借光换了拖鞋,这才冲他笑了笑,“停电了,你在家干嘛呢?”

  

  “等你回家啊。”两人擦着肩头走进屋子,漆黑一片里,视觉之外的感官自然放大,凌远温热的手拽住李熏然指尖,被他躲开,李熏然搓搓手掌道,“我去洗手,刚才在停车场摸墙找路来着,可脏了。”

  

  “我又不嫌弃你。”凌远嘟囔道。

  

  夜晚太黑,李熏然就近溜进厨房,水流砸在流理池内发出闷响,身后有一团光由远及近而来,他回头,凌远正举着块小烛台,放在了抽油烟机上。

  

  “没洗干净,重来。”凌远拽住想走的李熏然,“七步洗手法,知道不?”

  

  “你职业病越来越严重了,我又不上手术台?”手上还滴着水,李熏然故意冲凌远甩了甩手,水珠溅了两人一身,“刚才还说不嫌弃我,出尔反尔。”

  

  “不会洗吧,我教你。”明明灭灭里,凌远勾唇笑了一下。

  

  他也算经常笑的,尤其在两人独处的时光里,唇角两头牵引起面部肌肉,拉平脸颊上柔软的肌肤,神情温和又深情,让人欲罢不能。凌远今天的笑自然是一如往常,只是烛火的光揉碎了他一半的温润,向眼睛里加了点不一样的料。

  

  李熏然的两只手被牢牢抓住,整个人算计好了似的,刚好嵌进凌远怀里,被人带着走向水池边,压低了的低沉嗓音夹杂气息喷吐在李熏然耳廓,“第一步,是掌心相对揉搓……”

  

  水流带走一部分体温,这让凌远的手变得凉丝丝,他两只手仔细搓了搓李熏然的手心,便在水流里细细地、一根一根地清洗他的手指。

  

  “远哥,我在网上看过,人家得用手指钻手心,之后冲冲就完了,没这么久。”李熏然道,他的脸在黑暗里红通通的,大概洗了个人生中最心惊肉跳的手。

  

  “咱们俩谁是医生?”抓着人手腕慢条斯理的最后冲洗一番,凌远关了水龙头,仍抱着人不撒手,“胡言乱语,我看你是发烧了,得检查检查。”





一辆小破车



END



ooc太严重了大家见谅OTZ

在总裁的只撩不写的指导下试图开发出凌院长不一样的一面但依然以失败告终(。)

评论(32)
热度(455)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