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AU】你大爷回家过年

我跳票我有罪(土下座


用了旧文的设定!戳这里呀! 前文一  前文二


总算圆上了琰琰高冷的一句不回


以及按照年龄来讲,人家确实是大哥嘛

————————————————————————————

  

  萧景琰的身份证着实来之不易。

  

  在礻土会主义二十一世纪天朝,即使是千年前破空而来的贤明帝王,想有一份可以养家糊口的工作,身份证的存在无疑是万事俱备之后的东风。

  

  但萧景琰没怎么担心,他的身份证是被人办好后恭恭敬敬送来的,甚至在他本人没有到场的情况下,连证件照都端端正正。

  

  文化部门纷纷转型,萧梁博物院自然也不甘落后,一院之长梅长苏在两条微博之后,敏锐的认识到,萧景琰的脸至关重要。六七八顾茅庐、再加上某些人送钱无门实在无法搞来的身份证,萧景琰的名字才正式登记在博物院工作人员名单之上。

  

  梅长苏心里苦,无数句mmp留在心里,面上还要笑嘻嘻,人情债最难还。

  

  他的“大恩人”,刷脸掉装备的官二代,上海明家排行第三的倒霉孩子,正在约好的地方等他。

  

  “我也没多点,十来个菜吧,反正你还人情你请客你付钱,但是,你别都碰啊,没吃过的我还要带走呢。”搂着杯星爸爸,明台挑挑眉,他故意这样吊儿郎当,但见梅长苏面不改色的坐下,颇有些失望。

  

  “比起明少爷帮的大忙,一顿饭而已,我请的起。”梅长苏挂起公式化微笑,继续问道:“这饭要带给谁啊?”

  

  “女朋友。”明台得意洋洋。

  

  “不敢带回家的那种吧。”魔高一丈,梅长苏气定神闲。

  

  星爸爸嘭的一声被摔在桌上,明台嗖的一下窜了三尺高:“这事儿又不赖我!还不是我大哥!他跟大姐扯什么门当户对,打击报复!”

  

  明家小少爷大学毕业,抛下自家大哥安排好极符合官二代人设的工作,转身投入演员行业的怀抱,偏偏老师还是与明楼抬杠了数年的死对头,尽管这位可谓是圈内数一数二的艺术家。

  

  “他自己还没结婚呢!凭什么胡说八道让大姐给我安排相亲啊!”明小少爷气的又灌一口咖啡,喋喋不休:“再说了,我是个学生,还是演员,哪有这么早结婚的。”

  

  “你试着带回去,没准你大姐就接受了呢。”梅长苏确实懒得陪小少爷瞎扯,他想起自己过年了也不歇着的办公桌,更想回去了。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更大的冲击,比如阿诚哥失散多年的哥哥,来淡化曼丽的事情。”明台神秘兮兮道。

  

  梅长苏望着他,目光里仿佛在问:你别是个傻子吧。

  

  萧景琰的存在多亏了小少爷的大哥,明台知道这件事并不稀奇。明家人的脑回路让人心生敬意,即使面对牛鬼蛇神穿越时空,我自岿然不动。

  

  梅长苏想起明诚第一次见到萧景琰时震惊的样子,现在仍然觉得有些好笑。

  

  “家里突然多了个哥,你这么高兴合适吗。”

  

  明台眨眨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弹弹指甲上不存在的灰尘道:“又不是我和大哥的哥,关我什么事呢。”

  

  梅长苏心里默默道,可你阿诚哥姓明。

  

  “大姐和明堂哥祭祖回老家,有我大哥在,阿诚哥揍起我来越发得心应手了,我们需要另一个大哥主持公道。”明台痛心疾首。

  

  再一次的,梅长苏想到那一位的为人之道,心想有你哭的时候。

  

  “他恐怕不会跟你回去,除夕到了,人家要夜宴群臣。”

  

  萧景琰确实不回去,说真的,除了萧家园琅琊古董铺,这个充满妖术的世界并没有哪里可以被他称之为家。

  

  尽管蔺晨再三强调,姓明的是他堂弟,过年了该回本家,再尽管明姓某人长的像他母后私生子,萧景琰也只是抬头看了蔺晨一眼道:“那不是我的本家,不去。”

  

  第一次见面的惊为天人,并不能使明诚想要探知的神经变的迟钝。明诚曾经提出交换微信,但遗憾的是,那时的蔺晨还不敢让萧景琰接受手机这种东西――水果牌的,不经摔。

  

  转机就在不久后,昔日帝王正式将古董店小老板抬为妃嫔。

  

  萧景琰自诩是个好丈夫,他越发关心起蔺晨的起居生活,不但帮他扔了几个萧梁时代的赝品“古董”,对于蔺晨常常捧着块金属不亦乐乎的事情,他不说,并不代表他不好奇。

  

  忍耐过前期的害怕,几天之后,萧景琰不得不感叹,妖术真是便利。

  

  他很快便学会了打电话发短信,但又很快发现,蔺晨成天摆弄着的,并不是这两个功能。一个小老板不在的下午,萧景琰“凶神恶煞”的把打工小二堵在柜台里,亮出手机道:“蔺晨经常用的那种妖术,怎么学。”

  

  妖术总是融会贯通,萧景琰很快就能学以致用。

  

  蔺晨出门帮工,挤地铁时收到了这样一条好友请求:萧景琰。

  

  所以说,互联网通讯真是个好东西。萧景琰熟悉这些小把戏之后,深谙电话费很贵的道理,家里有wifi,噔噔噔一个电话脸对脸聊上十几分钟,不多花一分钱,真是勤俭持家。

  

  自然而然的,这样一天里,明公馆大少爷叫堂弟来赏玩前朝古画,期间有人来电,蔺晨离席片刻后正欲归来,明诚就站在他身后,笑眯眯道:“我那失散多年、异父异母的双胞胎老哥,会用微信了?”

  

  甭管有些人是不是承认这哥哥的身份,明诚也只当他默认,说着就要把人拉进明公馆聊天组。简单操作后,萧景琰便顺利的在群内发了个“?”。

  

  琅琊阁藏宝人:景琰别怕!这是本家群!都是自家人!

  

  明诚:@大哥明楼 你弟弟又有哥哥了。

  

  大哥明楼:这须得萧先生同意。

  

  屏幕外的萧景琰皱起眉头,看样子并不能苟同他的新身份。明明长了张蔺晨一样的脸,可这个叫做明楼的人倒是明事理。

  

  他点点头抛去对方看不见的敬意,先不太熟练的找到群成员页面,颇为费劲的、将自己的群昵称由萧大哥改回萧景琰。

  

  萧景琰:嗯?

  

  破天荒第一次,明诚迅速回复了几个跪拜表情以示抱歉,惊的明台第一反应就是截图,以便明早起来再看看是不是做梦,居然有他们明家幕后黑手搞不定的事。

  

  大概这就叫王霸之气,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龙须轻颤龙心不悦。

  

  蔺晨猜测,这一次的“冒犯”,大概就是萧景琰不怎么在群里说话的缘故,可他明明和梅长苏聊的火热,实在不能不让人吃味。

  

  年关将近,蔺晨特意选了萧景琰出门扫雪的时候,去店门口挂灯笼。后者不为所动,蔺晨从梯子上下来,没话找话道:“帝王家过年,是不是也要聚餐?”

  

  萧景琰给了他一个“你这么多年的专业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的眼神,停下扫把道:“你呢?你要去哪?”

  

  一种媳妇儿查岗的语气诡异激起了蔺晨抖m的心,他凑的更近,吹了吹萧景琰飘到鼻尖的发丝:“家里就我和老爸两个人,一般都回堂哥家,上海明公馆。”

  

  “堂哥?”

  

  “他们都是好人!进了明家门,就是明家人!”蔺晨见事情有门,嘴巴快的不得了,可萧景琰只是点点头,面无表情的回了句:“哦。”

  

  雪清扫的差不多,他拖着扫把就要回去。

  

  “嘿!”三步两步追上去,蔺晨抓住他衣角:“怎么样,今年一起回去吧!”

  

  “不去。”毫不犹豫,萧景琰拒绝道:“朕要夜宴群臣。”

  

  “可新媳妇儿过年就是要去婆婆家啊!”蔺晨故作天真眨眨眼,萧景琰纡尊降贵将视线转向他,蔺晨被他盯的发毛,嘟嘟囔囔退步道:“就、就算是迎娶,你也得和我回门不是吗。”

  

  此等揣测圣意的能力,蔺晨若是生在古代真真不得了。可萧景琰心情不佳一时懒得表扬,只是淡淡一句:“在我萧梁,非朕旨意,嫔妃不得擅自出宫。”

  

  对话就此没头没脑的画上句号,蔺晨想破脑袋,还真不明白萧景琰到底怎么了。平时这人分明好说话的很,没有什么是两根雪糕收买不来的。

  

  梅长苏的作用很快便体现出来,听了蔺少掌柜啰啰嗦嗦的描述,他敏锐抓住问题所在,大手一挥:“他要宴群臣,就给他宴!”

  

  萧梁博物院院长绝对是个机会主义,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有利于博物院转型的好机会,让萧景琰刷脸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干,早就驾轻就熟。

  

  博物院文创产品急于推销,杯碟碗筷文房四宝一应俱全,萧景琰宴群臣的诉求,无疑挽救策划部全员所剩无几的头发于水火之中,一条视频,一箭双雕!

  

  长达二十分钟的视频里,萧景琰身着在他看来,复原的并不那么真真切切的萧梁皇室黑袍,走完了一整套后世半蒙半猜鼓捣出来的除夕夜宴群臣流程。

  

  条件艰苦,萧梁先帝也不挑剔,梅长苏只当他一桩心愿已了。视频末尾附有剧中出现的各类精品物件购买链接,据说仅凭当日销售量就已使库存供不应求。

  

  蔺晨迫不及待,可总有人动作比他快。明诚刚刚挂了来自萧家园的电话,当机立断发了条信息――

  

  明诚:@全体成员 今晚大家都回来吃饭吗?

  

  蔺晨捏着手机安静如鸡,身旁的电脑停在车票购买界面,就等着某些人一声令下!玄关里的萧景琰刚刚回家,听声音已经脱掉了鞋,正在打开手机,点开微信――

  

  萧景琰:不回。

  

  末日宣判来的这样快,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时间!蔺晨几乎跳起来,地板踩的砰砰砰,气呼呼堵住萧景琰想要进门的身影。

  

  “咱不是跟几千年前的野男人们吃过饭了吗,跟我回家就这么难?”

  

  “我不想去。”虽然萧景琰一向是冷冷淡淡,可蔺晨是何许人也,他几乎是立刻就发现这人今天的情绪不对劲。

  

  当着人的面,他假模假样抽自己一个大嘴巴,算是为刚才的鲁莽赔罪,然后便拉住人家的手,一根一根捂热那凉凉的手指,蔺晨知道萧景琰最招架不住这种温柔,他早就应用自如:“怎么了嘛,您屈尊,跟草民说说?”

  

  “太远了。”萧景琰说,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委屈,消逝也快的惊人:“我已经没了一个家,不想再失去你。”

  

  蔺晨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日行千里的铁罐头,实在又是一种古代人不能理解的妖术,尽管萧景琰在努力融入,可若非亲眼所见,他怎么想象的来?

  

  上海明公馆远在几百里之外,他怕这一走就是十天半月,路遇不测,转眼又是孤身一人。

  

  到底怎样才担得起这一份喜欢呢,蔺晨哭笑不得,紧紧保住故作镇定的人:“我怎么敢丢下你,护驾不周,是要砍头的。”

  

  “朕赦你无罪。”

  

  除夕当日的车厢空空荡荡,速度也快了不少。两人离开一年里就这一天不是人山人海的车站,招手拦了辆的士。

  

  萧景琰抱着几盒红红绿绿的礼品坐的笔直,眼睛亮的惊人,一会回头看看蔺晨,一会扒着车窗,似有千言万语欲与旁人诉说。

  

  怪我,都怪我,蔺晨摇摇头,早就该带“小朋友”出来见见世面,忙着挣钱,把人都憋坏了。

  

  “铁架罐头车比小汽车快好多!”萧景琰的淡定矜持在下车离开的那一刻后荡然无存,蔺晨一边心说这也太他妈可爱了吧,一边拉着他走向明公馆:“快,快着呢,铁罐头最快了。”

  

  “比飞机还快吗?”

  

  “不不不,飞机还是比他快的。”

  

  “那你刚才说铁罐头最快!”

  

  “他是地上跑的!住天上的神仙还比地上的神仙官儿大呢!”

  

  萧景琰若有所思,蔺晨一拍大腿,心说我就做一回二百五,古人还烽火戏诸侯呢!

  

  “咱回家的时候,坐飞机!”

  

  “真的――”

  

  “真的真的!”明公馆的红木大门应声打开,萧景琰见一卷毛青年叼着块面包,笑嘻嘻跟他搭话:“蔺晨哥怎么忍心拒绝你呢,萧大哥!”

  

  “新年快乐。”门里又走出一人,这回倒是熟面孔。明诚接过萧景琰手里的大包小包,丝毫不见外道:“盐水鸭,我可喜欢吃了,每年都要跟明台抢。”

  

  “欢迎回家啊。”他笑了笑,试探中又颇为坦然道:“大哥。”

  

  “嗯,回家了。”

  ――――――――――――不算剧场的剧场――――――――――――――

  明台觉得生活终于还是对他这只小猫咪动手了。

  

  氵去西其斤的明公馆终于迎来一位明事理的帝王阶级,他几乎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着明家两位统治阶级的暴行。

  

  明楼哭笑不得,他手上还捏着个半成品的饺子,毛衣上糊了好一些面粉,从厨房里出来道:“少说我们,你看看你那拉丁文成绩,什么时候能及格一回?不要再让学校把成绩单发到我的办公室,我丢不起那人。”

  

  萧景琰思虑片刻,递给明台一颗苹果道:“及格,是通过考试的意思吗?”

  

  “对呀对呀!”明台吃的不亦乐乎。

  

  “你连考试都没有通过?”萧景琰骤然睁大眼睛:“身为学生,怎么能这样?”

  

  虽然看不懂鬼画符似的拉丁文,但萧景琰好歹是亲手抚养过孩子的家长,监督,还是手到擒来的。

  

  明台的拉丁文词汇量,在一个春节假期内,得到质的提高,甚至面对梅长苏用某度翻译瞎发的几个信息,都可以佛系一笑道:“你语法错了。”

  

————————END————————


啾咪!

评论(32)
热度(521)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