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呦呦鹿鸣01

想要把蔺靖楼诚凌李写个遍的文笔废剧情废。

预计又是3万字左右的小短篇~诸君食用愉快~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沙场兵戎,青山绿水。

  梅长苏怎么也没想到,蔺晨和靖王原是有一面之缘的。

  “我见到他的时候,你还没进京呢!”

  琅琊阁主坐在梅长苏床边,毫不客气的吃了一个又一个上好的蜜柑。“他军中染了时疫,路过琅琊山,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又没个医生,自然来我阁中求一良方。”

  “那你给他了吗?”梅长苏问道。

  “前两次没给。”蔺晨放下蜜柑,“一分钱都不带就上我琅琊阁,这全天下也就他做的出来!”

  “最后一次的时候,他拿了一支玉簪。虽是上好的绯玉,可换那药方,我还是亏了。”

  蔺晨从怀中摸出一方锦帕,“哝,就是这个。”

  质地确实是上好的,对皇子来说,却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梅长苏拿在手中细细辨认,模糊记起这是静妃送给儿子的礼物。

  “景琰长年征战四方,自然没什么积蓄,你差不多得了,还真想管他把钱讨回来啊?”

  “那当然!”蔺晨生怕被抢走似的收好玉簪,“我琅琊阁又不是布粥摊,赔本的买卖自然不干!”

  “他现在可是太子,不会也那么穷吧?”

  梅长苏何等聪慧,他看着蔺晨,只当他的话是说笑。

  一支没什么特别的玉簪,却能让名誉天下的琅琊阁阁主贴身带着好几年,还找了讨债这么没谱的理由?他要是信了,这榜首的位置也该拱手让人了。

  七月下旬,天气已然没有前些天那么炎热。

  太子已立,年迈的梁王近来又身体抱恙。一堆一堆小山一样的奏折自然轮着番往东宫送,一群一群的朝臣轮着番的往东宫跑。

  献王在时,这东宫金碧辉煌,伶人舞妓夜夜笙歌,真是神仙一样。时过境迁,现在的东宫已不同往日。

  萧景琰翻着手中的奏折,有些烦躁的听着老太监慢声细语。

  “这些事情让母妃做主就好,不用来告诉我。”他一个眼刀过去,老太监颤抖了一下。

  “是……是贵妃娘娘让老奴来问问殿下的意思,殿下息怒。”

  果然,听到母亲之后,太子殿下揉揉眉心开口,“逃就逃了,父皇还没下旨,本就不做数的。”

  “让母妃斟酌着办吧,别诛连无辜。”

  朝廷新贵柳大人的小孙女要被册封为太子妃,这件事已经嚷的全天下都知道了。可这女子也是个英烈的性子,留下长书一封,说要去寻找自己的意中人,竟然一走了之,这可急坏了一家老小。

  静妃这里刚刚得到太子的回话,柳大人便带着一大家子跪在宫门外请罪。

  “让他回去吧。”静贵妃整理着手中的食盒,“陛下还未下旨赐婚,殿下也未怪罪,请柳大人一家回去好生找找走失的孙女吧。”

  天气真好,静贵妃看着天空,景琰不喜欢这个女孩,但他是个孝顺的孩子,嘴上不说心里却苦,这样也好。

  一场闹剧即出,新上位的太子殿下这亲,自然也成不了,有人欢喜有人忧。

  梁王的病近来越发严重了,虽没什么危及的症状,可却异常的嗜睡,太医换了一波又一波,还是不见好。梁王看着跪在塌下的太子,不住嘴的说,他老了,要去了。

  忙完政务,又近御前侍疾,又给母妃请过安。当太子急急忙忙的赶来苏宅时,已是深夜。

  “哎我说,就你这样什么事都来找长苏,他也没几天活头了!”蔺晨在门前拦住萧景琰,嘴上不饶人,眼睛却在细细打量他。

  怎么当了太子还没以前过的舒坦?满脸的憔悴,他心想。

  “即使你是琅琊阁阁主,但苏先生可是我的谋士,我来找他与你何干?”太子殿下扬手便要推开他,竟然没推动。

  “让开。”东宫之主厉声低喝,一旁的甄平打了个寒战。

  “我偏不!里面那个已经睡了,我是不会让你进去的。”

  萧景琰捏了捏拳头,转身便走,背影挺拔的像一杆划破长空的银枪,虽然气极,仪态也是极好的。

  “哎哎~太子殿下留步!”

  蔺晨赶在他迈出苏宅最后一步的时候突然出现拉住他的手腕,吓了列战英一跳,这人的武功何等的高?这么近的距离突然出现,他都没有察觉。

  “干什么?”萧景琰也有些震惊,但还是没给他好脸。

  “我知道你来找长苏什么事,不让你见他,是因为他根本帮不了你。”

  “哦?”太子殿下挑眉,“那先生倒是说说,我为何事前来啊?”

  “梁王的怪病。”蔺晨展开折扇呼呼的扇着风,一脸得意。

  萧景琰瞪他一眼,“就算你猜对了吧。”

  “什么叫就算?你还想不想要大夫了?”

  他这样调笑的语气让列战英有些发懵,“先生可知站在您面前的是谁?说话怎能如此放肆?”

  “哎~你这小哥!”蔺晨一扇子拍到他头顶,“太子殿下求人就不需要低声下气吗?”

  “我何时说过是来求你的?”萧景琰挣脱一直被拉着的手,“江左盟都求不来的名医,先生就能找来吗?战英,我们走。”

  “你别后悔!”蔺晨一愣,没抓住他,只得大喊,“他梅长苏的病都是我治的!你们老皇帝的小毛病我不用看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要是不来求我!我是不会去的!”

  萧景琰打马虽然跑出老远,但还是转弯回来,风吹起他宽大的衣袍,合着清澈的眼眸,真是极美。

  “先生当真知道我父皇的病该如何诊治吗?”

  “求人之前不该先下马行礼吗?”蔺晨靠在门柱上,挂着懒洋洋的笑,眼看着尊贵的皇子下马,不甘心的对他行礼。

  “还请先生明示。”

  “这不就行了!”蔺晨晃悠到他身边,闻着太子殿下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大梁的宫人都特别喜欢桃花吗?需得满宫帷的种?”

  “把陛下寝宫周围的桃树都砍了,再清淡上两天就好了。”

  他说的随意,萧景琰有些意外,“就……就是因为桃树?”

  “还有你母妃的点心。”蔺晨看着他,“静妃娘娘最近改了配方吧?叫你父皇少吃点,年级大了别贪食甜品。”

  “先生真是厉害,你怎么知道母妃的点心改了配方?”萧景琰敏锐的看着他,在宫中安插眼线,胆子真不小。

  “我琅琊阁就没有打听不到的事。”蔺晨高深莫测道。

  他平时一副游戏人间的样子,突然高深起来还是奇怪的很。萧景琰转念一想便明白了,“许是母亲又派人送来了食盒吧,这种事情也要出动琅琊阁,阁主大人真是大智慧。”

  “哎!你!”

  萧景琰翻身上马,衣袍滚滚,他向蔺晨行礼道,“多谢先生指点。”语毕便走的个干净。

  “真是物以类聚!”蔺晨瞪了一眼苏宅主院,摇摇头便不知又跑去了哪里。

  

  

评论(13)
热度(324)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