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呦呦鹿鸣02

  

  梁王的病在砍掉了几棵开满桃花的树之后便好的七七八八。

  静贵妃精通医理,怎也没想到是自己的点心让陛下染疾,遂带着来给她请安的太子殿下去向皇上请罪。

  “起来吧。”梁王抿了口清茶,“爱妃无心之失,以后多多注意便是了。”

  贵妃谢礼,拖着华丽的衣摆坐在梁王身旁。萧景琰见父皇与母妃有事要说的样子,行礼便要离开。

  “景琰啊,等等,朕有话问你。”梁王道,“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名医?医术竟比宫中太医强了几番。”

  “回禀父皇,此人是江湖游医,只是对偏门左道略有了解罢了。”想起那人的样子,太子殿下就忍不住贬他两句。

  “江湖游医?”梁王有些怀疑的看着他,“医术这么高深的江湖游医,朕倒想让他留在太医院供职了。”

  “他……他应该不在乎这些虚名吧。”萧景琰小声道。

  “不为名,不为利,不想加官封爵?那他为何对朕的病如此上心,不惜通过你来献计献策?”梁王显然是误会了。

  萧景琰哪里敢告诉他父皇,这个治病的方法是他和蔺晨斗嘴得来的,而且,那人琅琊阁阁主的身份,也是万万说不得的。

  “这样吧。”梁王突然道,“你把他引荐到宫里来,朕还真想见见这个江湖游医。”

  “儿臣遵旨。”

  太子殿下在东宫里思索了半日,最终还是骑马去了苏宅。

  正值晚饭时分,吉婶端着做好的饭菜,看到他可是吓了一跳。

  “苏先生在里面吗?”萧景琰见她拿着食盒,便免了礼。

  “在的在的,殿下您请。”

  飞流正气鼓鼓的看着蔺晨抢了他的点心,见到萧景琰后,眸子突然亮了起来。

  “今天没有点心了,明天我派人带给你。”太子殿下摸摸他的头顶,飞流听到明天还有吃的,顿时任由蔺晨拿去那剩下的半盒。

  “殿下傍晚前来,可有事告知苏某?”梅长苏起身道。

  “嗯……是有点事。”

  萧景琰看了看梅长苏,眼中的情绪复杂,片刻便开口,“父皇想要见见蔺先生。”

  “见我?见我做什么?”蔺晨挑眉,不动声色的往太子殿下身旁挪了挪,“我一介布衣,却能惊动陛下,实在是三生有幸。”

  “是我冒失了。”萧景琰缓缓道,“我不该告诉父皇,桃花之症是出自先生之手,但现在我已别无他法,还劳烦先生明日和我入宫觐见。”

  蔺晨紧锁眉头,一副为难的样子,可笑坏了梅长苏。

  想想前几日,他还费劲的编出了个什么并发症打算让人传信给东宫,好把百忙之中的太子殿下骗出来,现在却玩起了欲拒还迎。

  “殿下不必担心,明日他自会随你去的。”

  “那萧景琰先谢谢先生了。”

  “哎哎!”蔺晨打断他们,“我这个当事人还没开口答应,你们两个着什么急?”

  “难道你不会去?”梅长苏故意惊讶道。

  “就你话多!”蔺晨瞪他一眼,“明天何时觐见啊?我好歹得准备准备。”

  “明日午时,我自会派人来迎接先生。”太子殿下一本正经,好像已经忘记了那天的乌龙。

  “不用。”蔺晨打断他,“我到时自己去靖王府找你吧。”

  萧景琰有些奇怪他为什么如此自来熟,但表面却不做声,“我平日都在东宫理事,恐怕不能和先生一道入宫了。”

  “晚上也住在东宫吗?”蔺晨道。

  “自然不是,我每日清晨入宫,傍晚回府。”

  “那我便清晨去找你。”蔺晨几乎是立刻回答,萧景琰不免奇怪的看他一眼。

  “先生不嫌麻烦的话,我便在府邸恭候。”

  萧景琰拒绝了梅长苏好意留他吃饭的意思,他看得出,这顿饭要是有他,那大家都不会放的开。

  趁着菜品还未上齐,他便起身告辞。

  “太子殿下。”蔺晨赶紧追上他。

  “先生还有何事?”萧景琰回头,见他跟上,也没放慢脚步。

  “我是想问问明天面圣都有什么要注意的,别出差错不是嘛。”说完,他蔺晨简直要抽自己个嘴巴子,这都什么破理由?

  还好,到底是萧景琰,他果然不曾在意此话有异,“先生仪态一派风雅,不用太过紧张,我父皇是个健谈的人,可能是听说先生云游四海,想和您聊聊天罢了。”

  “如此甚好。”蔺晨停在门口,“已过宵禁,殿下回去还请多加小心。”

  “谢先生关怀。”萧景琰翻身上马,他的那匹纯黑色的军马只是军营里的上品罢了,实在是和他太子身份不搭。但他一向节俭,也没人在意。

  蔺晨看着二人消失的背影,突然想起自己阁内不是养着一匹大宛千里驹嘛!何不送给他?而且自古有云,骏马配美人?

  随即又摇头否决,我不是来管他要钱的吗?怎么还想倒贴上了?!什么自古有云?什么乱七八糟的?

  梅长苏慢悠悠的晃到他面前,一副没救了的表情,“我先提前警告你,这位可是我大梁未来的天子,你别不小心把脑袋玩没了。”

  “谁说我玩了?”蔺晨一把打掉他拍在肩上的手,“我一向风雅,这追求的手段自然和你们这群俗人不同。”

  “好好好~”梅长苏笑眯眯道,“景琰身边有你,我也就放心了。”

  “你闭嘴。”蔺晨低喝,“我不会让你那么快就死。”

  “这世间你还有好些地方没去过呢。”

  十几年的情谊怎能说断就断,梅长苏浅笑不语。生死有命,这不是他二人所能决定,此时此语,但求心安罢了。



在贴吧发文被认出来是哪个学校的了我好方!!!羞耻感max!!!抱紧靖宝宝!!!


评论(6)
热度(179)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