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呦呦鹿鸣08

  

  卖糖糕的季婶只觉得今天是撞到财神爷了。

  眼看着快到中午,她这早点铺子差不多也该关门,可一个白衣公子硬生生截住她,两个硕大的银元宝塞进手里,无论如何也要她炸些糖糕出来。

  有这些钱什么吃不到?季婶惶恐的打开锅灶,手中动作迅速的炸好给他。

  公子俊雅的脸上沾了点灶灰,捧着糖糕就跑了个没影。

  金陵城内有一棵数百年的古树,每年立秋之时,人们便举办隆重的盛典祭拜树神,祈祷它保佑今年的冬天能顺利度过。

  大大小小的店铺一大早就全部张灯结彩,难得的热闹,街上人流不断,节日的喜气让蔺晨手中的糖糕也更好吃了。

  “晚上还有烟火看呢!到时候我带你去一个顶好的地方!”蔺晨利索的收拾了油糊糊的纸包,拿帕子擦擦萧景琰的手指。

  时值佳节,难得的没有早朝,萧景琰在去书房的路上被蔺晨拦住,二话不说换了衣服便给拐出宫。

  到底有多久没踏出这宫门了?萧景琰站在人群里回头,皇宫巍峨的红砖金瓦在阳光下,竟透着一丝冰冷。

  “七少爷!”

  萧景琰回神,蔺晨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这人挤人人挨人的,你能不能别随便走神?”白衣公子的眼中带着担心,趁着暖阳,让人心中一热。

  “你这不是找到我了吗。”萧景琰突然伸手,拇指擦过蔺晨的脸,“顶着块污迹到处乱跑,真该让苏杭画舫的姑娘们看看你这副样子。”

  他眉目舒展的一笑,让蔺晨脸上一热,只觉得被这人碰过的地方都烧烧的,心里也痒痒的。琅琊阁少阁主多少年未曾红过脸了?这个问题可值多少钱?

  两人逛过一条长街,蔺晨由着萧景琰细细的打听物价,只站在一旁撇撇嘴,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也不放松,真是个操心的命。

  画舫游曳,碧水涟涟,红日西沉,灯火明灭。

  鲤越楼是金陵城顶好的酒楼,最为著名的便是堪称一绝的桃花酿。多少人大老远的跑来,就为了一壶淡酒,又有多少人一掷千金,就为了一纸酿方。

  萧景琰靠在窗棂边,看着楼下热闹喧嚣的人群,手中白玉杯里淡粉色的酒水也快见底,正想伸手去拿酒壶,却被灵活的从窗口翻进来的人扑了个正着。

  “你干什么去了?”萧景琰推推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没推动。

  “自然是去掌柜的那里讨点酒喝。”蔺晨起身,献宝似的把怀中的酒坛展示给他看,“别瞪我,本少爷这是付了钱的,谁叫那老东西每个人只卖一坛的?”

  “蔺少阁主的好功夫,真是应用甚广。”萧景琰抬手抿酒,白玉杯被蔺晨一把拿去,那人轮廓极美的眼瞳流转,看着萧景琰一脸莫名其妙,轻轻含住杯口,舌尖舔上他刚才喝过的地方。

  “确实好酒。”他玩味道,萧景琰翻了他一个白眼,“你都还没喝呢。”

  “谁说我不喝?”蔺晨一口饮下残液,极快的勾过萧景琰的脖子,双唇相贴,把带着自己气息的桃花酿渡给对方。

  萧景琰的拳头被他握住,细长的手指展开贴在自己胸前,年轻的帝王发现手下的心跳强健有力,和自己一样跳的极快,快的像鼓点一样。

  一口清甜的酒水在唇间游走,顺着嘴角淌下,浸湿了衣襟。蔺晨顺着萧景琰湿润的唇角吻下去,在细腻的脖颈上拖出旖旎的水迹。

  “陛下可知我在想什么吗?”他舔着桃红色的耳珠问道。

  “我怎会知道?”萧景琰躲开他灼人的视线,“你可是越发放肆了。”

  “你撒谎。”蔺晨挑起他的衣襟,露出月白色的里衣,在他怀中的人便多了一分柔顺,“你明明知道。”

  “真想就在这里要了你,才好不负良宵。”

  “良宵苦短,且如昙花夜绽日堕,蔺卿这是何苦。”萧景琰目光越过窗棂,隐隐约约好似听到了战马的嘶鸣,蔺晨点头,“他来了。”

  “那还不快走?”迅速整理好衣服,萧景琰反射似的拉着蔺晨站起来,忽又觉得不对,喉结滚动半天,才说,“你不是说还要带我看烟花吗。”

  鲤越楼的骚动已经蔓延到楼上,再想走也是来不及了。蔺晨握住他的手腕,萧景琰愣了一下,最终还是微微低头,“明年再来。”蔺晨道。

  巡防营服制的士兵一把推开包厢木雕门,见两人气度不凡,着实愣了一下,便用长矛捶地,示意他二人出来。

  蔺晨轻笑,冲鲁莽的大兵勾勾手指,“叫你们齐王殿下进来。”

  他话音未落,高挑的少年已然冲进来,扬起马鞭,抽到士兵的胸甲,“蠢货。”他低声骂道。

  “庭生。”萧景琰皱眉,这孩子怎么如此暴戾。

  “接驾来迟,还请父皇见谅。”对上萧景琰,高挑的少年马上便一副恭顺之极的样子,跪在二人面前解释,“听闻父皇私自出宫,儿臣甚是放心不下,思来想去,便寻了出来。”

  自知是自己不对,萧景琰哪里能斥责他。只接过萧庭生披来的外衣,秋风凉爽,但今夜的凉风,却是沁入骨髓的冷。

  金陵城的闹市长街,哪里还有节日的气息。所有行人跪在原地,丝竹管弦皆休,明明灯火辉煌,却寂静的可怕。

  萧景琰眼中印着鲤越楼的灯火,看不清神色,却极快的闪过一丝落寞,又极快的消逝。萧庭生在他踏上马车时伸手,萧景琰目光扫过带着满脸歉意的少年,最终还是将手搭上他的手臂。

  “等等。”蔺晨借步站在萧庭生身前,将年轻的梁帝挡了个严严实实。

  “只要你说想看烟花,我现在便带你走。”他压着嗓音道。

  “不是说等明年再来吗?”萧景琰抬头看他,满街灯烛下,勾出一个极美的笑。

  我知道啊,蔺晨心想,可是你明明现在就想看的不得了,明明不想回去的,我都知道,你的眼神快要寂寞死了。

  见他好像没话要说了,萧景琰摆摆手,踏上最后一个台阶,蔺晨一把堵住窄小的车门,黑暗中,他的眼睛像极了送给林殊的鸽子蛋,有着夺目的光华。

  “不要做皇帝了,你明明不想做的。”他极力压抑着情绪,轻声道。

  “蔺卿,你逾越了。”

  月华古树银花落,丝竹灯火印良人。

是的!我还是写不了长!篇!

今天日语俄语作业赶在一块儿了,所以现在才更qvq

庭生在一点点的成长你们有没有注意到qvq靖宝宝对人的称呼是有变化的你们有没有注意到qvq

告诉我是不是写的不好,大家都不给我点赞了qvq

评论(19)
热度(180)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