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呦呦鹿鸣09

说好的肉下午放上来qvq只来得及码一章。


  

  这雪虽下的紧,但也是迎春前的最后一场,天气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冷。

  金陵苏宅还如昔日一般的景象,落光了叶子的翠竹在雪中勉强挺直腰杆,流渠小榭虽被大雪盖的严严实实,倒是一番别致美景。

  还是原来的景致,可却与故人天人两隔。

  萧景琰坐在梅长苏常常端坐的位子,往日总是装着炭火的火盆,如今空空如也,宅内,冷的和白雪皑皑的庭院一般。

  “水牛!”

  捧着雪球的飞流慌张跑进来,“齐王!门外!”他拉着萧景琰的衣袖,冻的通红的手指却被捉住。

  “这样贪玩,当心染了风寒。”萧景琰展开狐裘大氅,飞流十分熟练的便钻进去,还不忘拽着眼前繁复的衣襟,“齐王!门外!”

  整齐的脚步声早就在缓缓逼近,梁帝纤长的手指挑弄着飞流的发丝。眼看着身着戎装的高挑少年走近他面前,这才如梦初醒,原来,他已经不知不觉间长到和自己比肩高了。

  “父皇如今,可是越发的喜欢出宫游历了。”

  萧庭生看到飞流窝在梁帝怀中,轻轻眯起眼帘。他缓缓坐在萧景琰对面,伸手弹了一下面前空空如也的火炉,铁器冰凉的回音绕梁而旋。

  “朕听闻,两位尚书大人突然病重,正准备抱病还乡。”

  萧庭生笑了一下,搓掉指尖的浮灰,“两位大人年事已高,突然重病辞官,儿臣虽然惋惜,但觉得还是体恤老人家比较好。”

  “而且。”他顿住,看着萧景琰面无表情的脸,“儿臣认为,父皇的婚事,还轮不到外人做主。”

  “那便能轮到你来替朕操心了吗?”萧景琰灼灼的目光扫向他,少年不禁一抖,但还是勉强支持着表面的波澜不惊。

  那是多年征战沙场的肃杀之气,还有着身处至高之位的仪态,萧庭生再如何少年老成,也万万抵不过。

  “朕给齐王殿下找来的师父,把你教的真好。”萧景琰起身,极自然握住飞流的手离开,动作间是重复了千百遍的熟唸。

  大梁欠萧景禹的皇位,终归是要还的。

  这场雪像是要下尽寒冬最后的气数,雪片越发的紧密,甚至都能听到落雪的声音。

  侍立在外的宫人只觉一道鬼魅般的白影闪过,高湛摇摇头,示意他们稍安勿躁,能逃过所有禁卫军的视线,自然只有那人可以做到。

  “我记得,是传召你在养居殿等候。”萧景琰开口,微微侧头躲开玩弄他头发的手,蔺晨可惜的搓搓手指。

  “怎么,来见识一下皇宫里的温泉都不可以?真小气。”伸手撩了撩满池的水,萧景琰浸在水中的长发海藻般浮动。

  见那人紧闭的长睫微抖,蔺晨玩心大起,舀起池水浇在萧景琰后背,素白里衣更贴附在他身上,半透明的衣服印出蜜色的皮肤,蔺晨抬眼,正好对上萧景琰回头看他的视线。

  “蔺先生教导齐王尽心尽力,朕心甚慰。”萧景琰拢起水湿的长发随意扎紧,露出细长的后颈,“用琅琊阁的眼线陪幼徒将朝臣玩弄于股掌之中,这师生之情,真可谓至深至切。”

  “幼徒?”蔺晨讥笑,“一个单独开府而立的十七岁郡王,哪里年幼?你十七岁的时候不还带兵上战场了吗?”

  “但十七岁却不是一个勾心斗角的年纪。”萧景琰紧握的手指骨节泛白,“我只盼他一生安稳静好。”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蔺晨的手指轻轻挑起一缕乌发把玩着,“他心志所向,不是你我所能改变。”

  “蔺先生。”萧景琰抬手,蔺晨立刻会意,附耳在他头边。

  瞬间,天旋地转。

  蔺晨只觉肩膀被用力抓住,下一秒便被热水淹没。虽挣扎了几下便露出水面,但蔺少阁主也久违的感受到了性命堪忧。

  “你疯了啊!”蔺晨几乎把肺呛出来。

  “我是疯了。”萧景琰站在池边,眼中的怒火要烧尽眼前一切般,“你不如教教他如何一刀捅死我,这皇位便是他的了。”

  “我亲手养大的孩子,最终却学会了如何算计我?”萧景琰一脚踢起池边的杂物,“你是在利用他,我可曾猜错?”

  “我们各取所需。”蔺晨理了理凌乱的发丝,“他早晚会坐到那个位置,而你的皇子则是他最大的阻碍,他当然要扼杀。”

  “跟我走吧,去看看你一直想去的山川河流,无论哪里我都奉陪。”

  萧景琰低垂着眼帘,一语不发,长睫盖住他眸中的神色,蔺晨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样子,只得见那指尖变得越发莹白,指甲几乎要绞进掌肉里。

  “景琰,你、你别这样。”

  “蔺卿。”萧景琰仰头,轻轻的唤他。

  “哎!我在。”蔺晨抖着满身湿水后沉重的衣物总算站稳,舒展着萧景琰的手指,“别用力,当心伤到自己。”

  他有些心疼的抚开对方掌心的甲印,萧景琰却抽回手,别开视线道,“蔺卿不应被这一方深井禁锢,你走吧,越远越好。”

  “琅琊阁的少阁主日理万机,实在不合适在这里,浪费你宝贵的光阴。”

  萧景琰的声音极好听,他逞强时总带着蔺晨最喜欢的软糯尾音。但这会,珠玉落银盘般的嗓音却像一杯寒冰水,准确无误浇在蔺晨心头。

  “你要我走?”蔺晨握住那身侧的手腕,缓缓发力。

  “是。”萧景琰挣不开他,只好放弃,“蔺先生学富五车,用在阴诡之术上,实在可惜。”

  “你赶我走,萧景琰,你竟然要赶我走?”

  “朕已经安排人准备好了,蔺卿稍作休惬便上路吧。”

  没有暴怒,没有声讨,也没有奚落,萧景琰只觉得手腕快要被那人捏碎了。蔺晨一直沉默,最终还是他沉不住气,还是想回过头看看他,是怎样的神情。

  “蔺、蔺晨?”

  原本形状极美的桃花眼利剑一般,凌厉非常,萧景琰不禁后退一步,却立刻被拉回来。那人双目通红,一手紧紧揽着他的腰,另一手在袖中掏动着。

  “我琅琊阁从不做亏本的生意。”蔺晨看着他开口道,“陛下便连着数年前的时疫药方一起还我吧。”

  终于拿出那贴身多年的绯玉簪,蔺晨嘲讽一笑,扬手便扔到一旁。


失踪人口回归hhh小虐怡情么么哒~【其实完全不会写虐估计虐不出感觉……

晚饭前肯定把肉贴上来qvq


评论(17)
热度(170)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