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呦呦鹿鸣11

qvq还有半个月期末考啦,不能日更了。


  鹅毛大雪不停歇的下了一夜,就像是老天要把整个琅琊山藏起来似的,厚厚的积雪压断了不知多少树枝,埋没了不知多少上山的道路。

  琅琊之巅,峭涯之畔。

  一袭白衣的琅琊阁少阁主几乎和雪融为一体,在山尖巨石之上盘膝而坐,几个忙着扫雪的小童儿知趣的没有靠近,只是将周围的积雪扫尽。

  昨晚的少年有些为难,白衣人已然入定,他不敢贸然打扰,但眼下的事又是少阁主亲自吩咐的,拖延下去自然是没好果子吃。

  许是他走来走去的脚步声太过烦人了,蔺晨皱眉,终于回头看向缩成一团的少年,“什么事?”

  “啊少阁主!”少年连忙跺跺脚跑到他面前,“靖王殿下来了!”

  “在哪在哪?”马上便来了精神,蔺晨拿过少年手里的纸片,一看才知,原是几张银票,“这是他给的?”

  “嗯!”少年大力点点头,“但价钱不够,我便回绝他了。”

  “不错。”蔺晨摸摸他的头顶,“你回去吧,接下来本少爷亲自去和他谈价钱。”

  “可殿……殿下他已经走了啊……”少年挠挠头,“这价钱不对,我便没多留他。”

  “笨!”蔺晨一巴掌糊上他后脑勺,“你怎么满脑子都是钱?庸俗!”

  少年委屈的撇撇嘴,不是少阁主您嘱咐我千万别轻易给殿下透底?您每次坑人的时候不都这套路嘛!

  急急忙忙跑到下层的暖阁,人早就走了,待客的茶都凉的如同冰水。平日里没人在,这暖阁自然不会备什么炭火,蔺晨一口饮尽那杯残茶,心下却想到萧景琰在这里坐了多久,会不会冻着。

  一整天都心事不宁,随手打发了阁中事物,蔺晨拿起画笔,可心中不静,愣是什么都画不出来,只得将那上好的生宣揉捏成一个又一个纸团,扔的满地都是。

  他足足等了一天,萧景琰还是没有上山。

  这驻军的地方离琅琊阁是极尽,骑着马一天能跑三个来回。蔺晨盘算着,难不成是萧景琰找到郎中了?不应该啊……

  直到掌灯时分,一个小童儿才慌慌张张的跑来向他禀报,“靖、靖王殿下来啦!”

  一把抄起那锦囊,白衣翩翩风度极佳的少阁主摇着玉骨纸扇一步并三步的跑下山。窗前剪影,暖阁里确实有人。

  “靖王殿——”

  列战英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来人,外貌犹如谪仙一般,可这说话的口气却总带着三分调笑,这人是谁?

  “先生是——”

  “你是谁——”

  两人同时开口,蔺晨轻哼一声收起折扇,示意他先说。

  “在下列战英,是靖王殿下的护卫。”列战英拱手施礼,“今晨殿下送来的银两原是不够药方的价格,所以特派我来奉上此物,还请先生看上一二,这回可够?”

  他从怀中掏出一块丝帕递给蔺晨,少阁主接过只微扫了一眼里面的绯玉簪,便点点头,“质地不错,药方可以给你。”

  听到这话,列战英着实松了一口气,在接过那精致的锦囊后,扭头便急着走,被蔺晨拦下,“我琅琊阁从来都是非富即贵之人来往的地方,你们王爷竟然派一个小侍卫上来,是觉得烦了吗?”

  “不是的!”列战英听他这么说着实慌了,“靖王殿下身体抱恙,派我来实属无奈,还请先生见谅。”

  “他病了?”蔺晨一凛,“严重吗?不行,我要去看看!”

  也不知是哪里跑来的一匹白马,待白衣人坐好便风一般的跑了个没影,列战英骑着军马赶忙追他,刚开始还看得到那人的背影,可没一会,连马蹄扬起尘土都看不见了。

  等到列战英狼狈回营时,那匹一看便不是凡品的白马正鹤立鸡群的拴在马柱边,对着他喷鼻息,嘴边的草料看也不看,像是嫌弃了一般。

  “战英。”

  萧景琰披着不知是谁的白狐裘,从帐中走出来。他发着烧,步履有些不稳,“一路辛苦。”

  “殿下不还跑了两趟?我这一趟算得了什么。”他笑笑,随后又皱眉,“静嫔娘娘送您的东西就这样没了,真可惜。”

  “钱财乃身外之物,用它换得良方,想必母亲也会同意我的做法。”山间的寒风吹过,见萧景琰拢了拢狐裘毛绒绒的领子,列战英赶紧扶他回帐中。

  意想不到之人正面色不善的坐在萧景琰的床榻上,见两人进来,玉骨扇用力敲了敲床头,也不怕磕坏了。

  “你是不是把大夫的话当耳旁风了?”蔺晨气的真想打人,“不要吹风,把药喝了,好好休息,哪一样是你听到了的?”

  列战英见他这样咄咄逼人,正想理论一番,便被萧景琰阻止,打发他去营中看看染病的将士有没有好转。

  “是我不对,让先生费心了。”萧景琰冲他拱手施礼,伸手端起桌上的药碗,被蔺晨劈手夺去,“别喝,这都凉了。”

  看他脸色苍白,哪里还能真的忍心责备?“你去躺着吧,本少爷给你把这热热。”

  心中挂念着那人,蔺晨手中的动作自然又快了几分。半柱香没过,便端着药碗晃进王帐,见萧景琰好像睡着了,靠着床头,手中的书已落到地上。

  画遍世间美人的琅琊阁少阁主只觉得,这人生的真是独一无二的好看,即使满脸病气疲惫,也不减丝毫。

  他一坐下,萧景琰马上便醒了,迷迷糊糊端过碗,还不忘向蔺晨道谢,礼数周全,仪态端庄,竟一点也没有军旅之人的粗鲁和不拘小节。

  “殿下此番回京,定要好好修养才是。”抓过那人手腕假装号脉,指尖不着痕迹的在皮肤上游走,“我虽医术不精,但体虚之症还是能看出一二的。”

  “谢阿晨先生挂心。”萧景琰抬眸看他,突然狡婕一笑,“原来蔺少阁主,单名一个晨字。”

  蔺晨一惊,又觉得这人不光长的好看,头脑竟也不差,更是喜欢,“殿下是如何知道的?”

  “昨天你那般使唤一个有品阶的侍从时,我便猜到一二。”萧景琰故作高深,想想觉得漏洞太多便放弃,沙哑着嗓子缓缓开口,“昨日我虽昏过去,但那童儿那样大声的唤你少阁主,再昏也听得到了。”

  想起昨天种种装模作样皆被识破,蔺晨手中玉骨扇尴尬的敲敲膝头,转头看那人烛火下的眼睛泛着水光,亮的不可思议,这点小窘迫瞬间便被忘到脑后。

  “殿下全都知道,也不拆穿。”他倾身上前,见萧景琰愣愣的看着自己,便更加肆无忌惮,“真是调皮~”

  温热的手掌突然摸上自己的脸,萧景琰顿时懵了,眼看着那人指腹擦过自己下唇,末了,竟舔了舔手指,这下流场面直气的他当下眼前便一黑。

  “放肆!你、你给我——”

  没等他说完,蔺晨伸手砍上他颈侧,萧景琰便睡了个结实。

  “莫要动气嘛。”他把这回真睡着了的人塞进床褥里,“天下哪里有白白给人看病不收诊金的?真小气。”

  帐帘微动,马蹄轻响,带来救命药的白衣郎中走的干干净净。

  


昨天在图书馆写作业,被旁边的研究生学姐吓了一跳hhh她突然拍我的书,我以为啥事呢,她激动的把手机锁屏亮给我看——是凯凯李熏然定妆照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锁屏也是kk啊被她看到了hhh学姐敲级激动简直可爱hhh


评论(9)
热度(160)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