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呦呦鹿鸣14

卡文啊卡文,为什么在快结尾的时候卡文啊……


  

  又逢银树神祭,官员的休沐日也要多延长一天,好和家人一起准备过节。

  齐王府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即使现下全城都洋溢着节日的喜气,那高大的门楣也没有沾染一丝一毫的喧嚣。

  “最是寂寞帝王家,此话不假。”

  萧庭生从书中抬起头,书房外,白衣男人悠闲的摇着纸扇,水青色纱衣薄薄一层,若有若无的穿在身上,更衬的他有些谪仙气息。

  “师父不是说今晚要和皇叔去看烟火,现在都什么时辰了,还不去做准备?”萧庭生勾起与他如出一辙的浅笑,“放心,这次我不会去耽误你们苦短的良宵了。”

  “短不短,苦不苦,我心里有数,轮不到你来评判。”啪的合上纸扇,蔺晨目光看似轻飘飘落在和自己一般高的少年身上,却有着千斤重量,让人抬不起头。

  “数次亲征平定西南国界之乱,治水患,理旱灾,上马能战下马能治,齐王殿下这些英名都传遍整个大梁了,接下来,您会作何打算?”

  “全仰仗师父教的好,庭生哪里有这样的本事。”萧庭生拱手施礼,蔺晨轻哼一声,玉扇骨压下他拱起的双手,“草民怎受的起殿下如此大礼。”

  “民间所传对你的赞颂之词,和当年夸靖王的话一模一样。”蔺晨笑道,“怎么,齐王殿下接下来就是要复制当年萧景琰的路数,怂恿个傻瓜去逼宫,然后自己救驾,最后讨个太子来当当?”

  “如此大逆不道之言,师父还是少说为妙。”萧庭生站直,目光直对上蔺晨,“虽然您已经对皇叔做了不少能杀千万次头的事,可现下他还是天子,还不是您的囊中之物,还是顾及些的好。”

  他眸色是不可思议的通透,十分平静的继续道,“您走后,皇叔日日夜不能寐,龙体日渐消瘦,那时我便想明白了,若把您找回来,我甚至不用任何经营,只需当好一代贤王,那至尊之位,早晚都会是我的。”

  “你就这么自信?”蔺晨手指玩弄着圆滑的扇骨,“我若是改变主意,帮着萧景琰寻得一个好皇后,他又生几个皇子,你怎么办?”

  “您不会的。”萧庭生没有丝毫犹豫便反驳,“师父天凤一般的人,怎肯将良木让于他人栖息。”

  师徒二人相视一笑,神态间是六七分的相似,不约而同将剑拔弩张的气氛掩藏在唇角的弧度里。

  鲤越楼里那间上房老板每天都仔细打扫着,即使不知道那白衣公子何时回来住,毕竟那两锭金子足够包下它整整一年了。

  老板捧着今天的桃花酿放在桌上,正打算离开,窗户突然大开,白衣人一个灵活的旋身便稳稳落在地上,功夫了得!老板内心正赞叹着,那人看也不看他,只急急忙忙的从窗棂探出身去,从屋顶把另一个人拉进来,老板受了他一记凌厉的眼刀,愣是没敢抬头。

  “怎么,我房钱没付够?”蔺晨挑眉,站在前面将身后人挡了个严严实实,老板赶紧摆手,话也不说的便离开房间。

  那人身形比白衣人瘦削了一圈,自然被挡了个严实,老板只觉得恍惚间看到一撇乌金的袍角,但没放在心上。

  “怎么样,陛下小时候可没爬过墙吧!”蔺晨讨好的拿帕子擦着萧景琰的手,“没关系,咱现在补上也不晚。”

  “没正型。”萧景琰拍拍他的头顶,被蔺晨顺势捉住手腕,揽着他后腰的手指一勾,帝王服制的腰带便脱落在地上。

  纹样繁复的王服一件件褪去,萧景琰只着月白里衣坐在桌前浅啄几口桃花酿,琅琊阁少阁主任劳任怨收拾着那满地的衣物。

  “快换上这些,省的那视野最好的地方被别人抢了去。”蔺晨好说歹说,那人才懒洋洋的伸出手,任由摆弄,等给他穿完衣服,少阁主只觉得出了一身的汗。

  与两年前一样的人山人海,萧景琰举着被强行塞进手里的糖葫芦,被牵着手,在人群里挤来挤去。

  “你怎么不吃啊!”两人终于上了木桥,那么多人聚集在这,看样子这就是那视野最好的地方,蔺晨靠在桥栏上,姿态是说不出的恣意。

  萧景琰眨眨眼,这才含住一颗鲜红的果子,蔺晨就喜欢看他慢条斯理的吃东西,无论多么端庄的姿态,若换作是萧景琰,总能看的人心痒痒。

  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蔺晨就着他的手咬下那颗被萧景琰咬了一半的山楂果,还含上他粘着糖渣的手指,末了,才咋咋嘴道,“果然,糖比糖葫芦甜。”

  “不知廉耻。”萧景琰狠狠咬下一大口红果,蔺晨笑眯眯的指着天空,“一会咱们就在这看,这视野最开阔,现在人这么多,还好挤上来了。”

  嗵——嗵——

  两声骇人的巨响,所有人赶紧抬头,夜空中七彩的烟火炸开,又火龙似的论下来。

  “苏杭的烟火比这要好看多了!”炮火声太大,蔺晨拉着萧景琰,在他耳边大吼,“怎么样!和我一起走吧!”

  萧景琰回头望向那轮廓极美的桃花眼,烟火照映下的瞳仁亮的不可思议,他轻轻回握住身侧蔺晨的手,勾起唇角。

  眼前绯红的薄唇开开合合,白衣人愣愣的盯着那人,然后,绽出比烟火还灿烂的笑容——

  “你可给本少爷记住了你自己的话啊!”

  白衣人兴奋的一跳,想要抱住那青衫公子,谁料被那人一推,竟一不小心给推翻在桥栏上,嗵的一声便掉到水里。

  “有人落水了!”

  人群爆发出小骚动,这下也没人看烟花了,纷纷看向水中。扑腾了几下,那即使落汤鸡也格外俊美的白衣公子冒出头,惹得几个姑娘红了脸。

  嗵嗵几声,烟火又升起,白衣公子拍打着水面,不知在向桥上的谁喊话,可烟花声太大,没人听得见。

  萧景琰偷偷的摆摆手让他赶紧上来,蔺晨不依不饶,他只好不住的点头,示意他都听到了。

  不用听,我便知道你想说什么。

  人群熙熙攘攘,青衫公子扬着吃光了果子的糖葫芦棍,向湿淋淋的人招手,笑容极美。


qvq下章完结,然后写惯例的两章番外,大家有什么想玩的梗快点丢上来吧~~~

惯例求留言~~~


评论(18)
热度(168)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