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组)一发完 正确的419方法


  谭宗明正处在一种介于清醒和微醺的奇妙状态里。
  
  看着眼前的灯红酒绿逐渐变成带着毛绒绒边缘的荧火,看着身边安迪的脸开始恍惚,他想,他可能是醉了。
  
  可他又能看的见不远处的吧台上,一个那样颀长而又落寞的身影,甚至于那人婆娑着杯沿的纤长手指。薄唇上似乎是沾了水迹,让那抹绯红格外撩人。
  
  微微皱起的眉头像是无声的表达对周围嘈杂的不满,他又抿了口酒水,动作漂亮的惊人。
  
  哦,这种细节是他晃悠到那人面前才看到的。
  
  那人侧坐在高脚椅上,颇有一副居高临下的气势。伸展的一只脚竟然碰的到地面,可见一双长腿,想象它们缠绕在腰上的样子,必定别有风味。
  
  不得不佩服现在的特殊行业从业者,谭宗明歪着头勾唇一笑,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一身意大利手工定制的高端西装,确实能帮他招揽来更慷慨的顾客,比如自己。
  
  他向来是个舍得在小嗜好上一掷千金的,况且,这人如此煞费苦心,怎能轻易辜负?谭宗明又靠近了几分,足尖贴上那人裸露在裤脚外的脚踝,笑容更盛。
  
  陈亦度很确定他已经醉了,但还没彻底。
  
  他是常来这里一个人喝闷酒的,作为一个不好惹的熟客,敢来招惹他的,一年来也没几个。
  
  酒过三旬,无力感缠绕着指尖。他打算让今天的小酌到此为止时,一只微凉的皮鞋贴上腿侧,不禁抬头,对上一张陌生笑脸。
  
  有趣,陈总回敬了一丝笑意。
  
  现在的特殊行业从业者水准真是高了不少,陈亦度心下有些惊讶。身为以时尚为主打的公司CEO,闭着眼睛他也感觉的出,眼前这位穿着绝对不俗。
  
  暂且忍受了足尖的挑逗,陈亦度好整以暇,任由那人的手指攀上自己的鼻尖,划过双唇。
  
  不得不说,陈亦度很中意这送上门来的小消遣。虽然岁数不小,可偏偏他眼角的笑纹都恰到好处,配上张英俊沉稳的脸,真是少见的新口味。
  
  所以那人突然搂住他的腰往楼上的酒店拖时,陈亦度并没有拒绝。
  
  双脚软绵绵的沾上楼梯时,匆忙下肚的酒精终于发挥余热,陈亦度挣扎了下眼帘,便开始断片。
  
  拖拖拽拽挑了间房间,把一具修长柔韧的身躯扔在床上时,谭宗明脑子一热,更催动了几分醉意。之后的事,他好像睡进了层迷雾里似的,傻傻分不清。
  
  一夜好梦,从窗帘里漏进来的光线搅乱了睡意。
  
  谭宗明睁开眼,茫然的注视着床边正忙着穿衣服的男人。劲瘦的腰臀间满布青紫掐痕,很快,这旎旖的春色便被层层衣物包裹的严丝合缝,谭宗明也总算清醒过来。
  
  男人低头整理着西装上的褶皱,见他醒了,只冷冷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像是带有实质性的凉意,压迫感十足。
  
  呵,不错,欲拒还迎啊。
  
  谭宗明承认,这冷冰冰的小眼神戳中了他的萌点。
  
  长臂一伸勾来了自己的大衣,谭宗明在支票本上一阵潇洒的写写画画。有着数万元价值的纸片夹着张名片,划过唇角,递到陈亦度面前。
  
  敛眉一扫,支票本上的数字彻底点燃了陈亦度的怒火。
  
  “就这点钱,谭总打发野模也这么小气?”
  
  谭宗明当时就懵逼了。
  
  已经穿的一丝不苟的男人解开大衣,抽出个几乎一模一样的支票本,笔尖极快的划出一串数字。
  
  下颚微扬,端的是久居上位的盛气凌人。男人面色不善的抽走他的支票和名片,当下便撕了个粉碎,纸片落了一地。
  
  “拿着给别的小鸭买些像样的礼物,别丢了您公司的脸面。”
  
  陈亦度的支票糊了谭宗明一脸,他走的干脆,夹带着怒意的脚步还踩过了地上的衣物,反正不是他的。
  
  作为一群合格的时尚公司职员,陈亦度麾下的员工培养了几秒就能把自家老板隔空舔个遍的特殊技能。
  
  所以,陈总买了条新领带这种事,被发现也是分分钟。
  
  虽然这条领带略显老气,和陈总一向的风格不搭,但是!人就是要有勇于尝试新事物的勇气!不服给我憋着!专业陈吹们如是说道。
  
  谭宗明是一个一般情况下都很严谨内敛的人,跟谁学谁,所以,他的职员也将含蓄贯穿始终。
  
  对于自家老板戴了条十分显年轻的领带,大家也只当他一时兴起。
  
  可您真的看不见大衣上那个十分明显的脚印吗?还招手?别笑了,我们会忍不住提醒你的……员工们的内心有些崩溃。
  
  安迪是第一个忍不住的人,正好对于谭宗明昨天的突然失踪,她也有话要说。
  
  “你说这个?”谭宗明拽起衣角,手指弹了弹那脚印,满脸笑意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不知情。
  
  看长度大小,应、应该是个男人……吧……
  
  “我才不擦。”谭宗明挂起高深莫测的微笑,“这可是两情相悦的见证,值得珍藏。”
  
  努力忽略他拿着张支票亲来亲去的傻样,安迪默默退出办公室,老板被嫖之后还被打这种事,还是不外扬的好。
  
  陈亦度集中精力开始下午的工作,被一份日程表打断。
  
  商业洽谈他早已驾轻就熟,稍加整理仪表,顺便嫌弃一下戴错了的领带,陈亦度准时到达会议室。
  
  对方公司代表里,一个几小时前刚刚见过的中年英俊胖子站了起来,还自以为很帅气的点点头,他的大衣上有个陈亦度绝不陌生的脚印。
  
  “又见面了。”谭宗明握上昨晚曾在他后背留下指痕的手,“您的合作伙伴谭宗明,幸会。”
  
  “陈亦度。”甩开在自己掌心扣弄的手,陈亦度冷漠的回了句,“幸会。”
  

评论(52)
热度(486)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