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100集迷弟日常

  11
  舔屏怪是个男人,萧景琰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也难怪,他很少亲自去微博窥屏,即使网络上闹的天翻地覆,他仍淡然如斯,粉丝们把这种电器使用障碍症造成的后知后觉叫做冰山禁欲。
  
  列战英看了眼旁边啃鸭脖的萧景琰,选择继续刷微博。
  
  “老大。”列战英殷勤的递上纸巾,“你昨天转发舔屏君的微博后,没再看看?”
  
  “看什么?”
  
  做一个助理真是操碎了心,列战英把手机递给萧景琰,还特意打开屏幕,打算一步一步教教他,“这叫转发,私信在这里。”
  
  “就你知道的多。”虽然一片好心,可是萧景琰不买帐啊,他咋呼着油糊糊的手,打算尝尝那边的卤藕片,可是有点辣诶。
  
  “老大他是个男人啊!”列战英歇斯底里道,“你可是差点和一个男人传了绯闻!”
  
  “不是差点吗,那就是没传。”黑白分明的眼睛淡淡一扫,列战英一肚子的话立刻偃旗息鼓。
  
  沉沉浮浮这么多年,萧景琰的绯闻何时传起来过?他从没怕过。
  
  
  
  
  
  
  12
  那条微博转发之后,几乎掀起了巨浪一般,可萧景琰竟然没有动静,这简直急坏了林殊。
  
  但转念一想,性格这样从容淡定,真不愧是他家景琰,林殊觉得自己更喜欢他了。
  
  毕竟还没见面,他也生怕自己被讨厌了,可又忍不住一天三遍的给穆霓凰挂电话,烦的对方差点把他拉进黑名单。
  
  “妈,他要是不讨厌我,为什么不回消息呢?”啪的扔了手里的画笔,好不容易起草的作品溅上墨点,可算是毁了。
  
  “可能是工作忙吧,你那么了解他,应该明白他不是讨厌你啊。”林夫人安慰道。
  
  林殊顿时有些心虚,十三年没见,他了解的哪里是现在的萧景琰啊。
  
  母子俩埋头猜测了半天,怎么可能猜的到,萧景琰本是想回复一条的,奈何心有余力不足。
  
  不知哪个调皮的助理给他的手机添了密码,明知道他解不开还这样,算准了他不会生气,明显是成心的。
  
  萧景琰扔了废铁似的手机,虽然有些心急,可也只能叹口气。
  
  
  
  
  
  
  
  13
  媒体一向是会捕风捉影的,可若是没有风影,他们也只能作罢。
  
  霸道影帝和痴情小粉丝虐恋情深,多家媒体都在铆足劲的编绯闻,可网友却在费心费力的编段子,甚至还组织了个什么微小说大赛。
  
  玩的时间长了,要是有人真的相信他俩有什么,那才真是妈的智障。
  
  【纤弱的男孩静坐在画板前,像是将所有专注与爱意倾注在画笔上,阳光正好,他勾唇微笑。
  
  西装笔挺的萧景琰理理袖口,带着淡淡古龙香,张臂从身后环抱住他。男人嗓音低沉,气息喷吐在男孩莹润耳骨上,“即使画的是我,你这样用心,我也会吃醋的。”】
  
  林殊面无表情的扔掉手机,一拳打上吊在身边的沙袋。
  
  一个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有点不爽段子里被强行纤弱的自己。
  
  
  
  
  
  
  14
  对于这些优雅高深的艺术画作,萧景琰其实也是略懂皮毛而已。
  
  但作为演员必须忠于角色,性格揣测来自剧本,行为方式模仿则要靠自己了。
  
  他徘徊在一位新锐画家的画廊入口,却被告知手里的入场券已经延期了。
  
  “画展取消了,很抱歉您不能进去。”礼宾小哥很抱歉,不过还是好心提醒道,“您没有收到退款邮件通知吗?”
  
  萧景琰捏紧兜里的手机,没有做声。
  
  真可惜,他本来很喜欢这位梅先生的作品来着。
  
  
  
  
  
  
  15
  林殊笑容满面的抓住礼宾小哥的肩膀,与他如沐春风的笑容相比,手里礼宾小哥的肩膀肯定也被捏青了。
  
  “那可是萧景琰!你没看过他的电影吗?你不是他的影迷吗?让他进来看看怎么了?”
  
  “任何人不得入内可是您说的,我敢不听吗……”
  
  “真是谢谢你的兢兢业业!”
  
  在门口团团转了一会,林殊克制着那股冲动,困兽一般挫败而归。
  
  他们的每一个美好邂逅他都蓄谋已久,初见面也必须是无一例外的完美无缺。
  
  
  
  
  
  
  16
  沈追一脸莫名其妙的和对面自称甄平的年轻人对视了良久。
  
  “你是说,梅先生愿意租借画廊给剧组?”
  
  年轻人点点头,“我们宗主是萧先生的影迷,想为偶像做点事罢了。”
  
  其实沈追恨不得马上同意,剧组现下为了画廊的事情简直焦头烂额,可他怎么说也是影帝的经纪人,该有的矜持必须要有。
  
  所以他端起一副高深莫测,好像好几个画廊排着队要给剧组用似的,“谢谢梅先生的好意,我们会考虑的。”
  
  甄平不耐烦的站起来,“你就同意了吧!让宗主见萧先生一面,我们不要钱白给的!”
  
  影帝经纪人沈追觉得,他有点懵逼。
  
  
  
  
  
  
  
  17
  江左画廊建在一个十分具有时代气息的市中心,在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开画廊,实在是闻所未闻,可偏偏这地方,意外的非常符合萧景琰新电影的场景设定。
  
  就像一开始就打算好了似的。
  
  萧景琰走进画廊的时候,确确实实的眼前一亮。这个到处充释着繁忙与火急火燎的城市,竟然还有被焦躁热火遗忘的一隅,连空气中淡淡的甜香味,都恰到好处,是他最喜欢的气味。
  
  梅长苏围着作画时穿的帆布围裙,挽起的衬衫衣袖露出一截苍白的手臂,他从长廊尽头走来,阳光为他披上一层光纱。
  
  “萧先生,你好,我是你的影迷。”
  
  也许是他的笑太好看,萧景琰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和他握手,他干净有力的手指,仿佛天生就该拿画笔一般。
  
  这个念头好像不是第一次出现吧,萧景琰想回忆起那件往事,可太过久远,早已忘记了。
  
  “……先生?萧先生?”
  
  “啊?对不起,我又走神了。”萧景琰有些不好意思,在合作方面前这样失礼,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这种错误了吧。
  
  “别在意。”梅长苏脱掉沾着颜料的围裙,突然递给萧景琰,“不如我们去看看那边的墙绘吧,听说萧先生的电影里会需要,我就擅自要来了图纸姑且先画上了。”
  
  他说的轻松,一旁的黎纲偷偷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谁,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趴在那块墙上,一副简单到梅长苏闭着眼睛就信手拈来的图,林殊用了十倍的耐心。
  
  “很好看,谢谢梅先生。”
  
  萧景琰不善言辞,即使他心里把这副画作夸了成千上万遍,可到开口的时候却难以倾诉,他有些后悔,应该会有更好的褒奖给他才对,而不仅仅是薄情的谢谢。
  
  “是吗?”梅长苏笑笑,一派云淡风轻,“拙技,不足挂齿。”
  
  “梅先生这样倾力协助,我该怎么谢您?”
  
  “你我之间不必谈谢。”手指揉捏着并没有被穿上的围裙,梅长苏坦然道,“我是您的粉丝,做这些甘之如饴。”
  
  
  
  
  
  
  
  18
  @一个小号舔屏专用:【图片】
  
  微博发送成功。
  
  林殊埋头在沾满颜料的围裙里,直到憋的不行才抬头呼吸,穆霓凰拎起他扔在一旁的衬衫,啧啧称奇,“兄长,即使你穿着和十几年前一模一样的衬衣,在萧景琰眼里,也只是艺术家的审美都偏好复古而已。”
  
  “时隔这么久,他早就忘记了。”
  
  “他忘记也没关系,我记得就好。”林殊苦笑,不自觉的玩着画笔,他身边立着刚刚画好的画布,上面的萧景琰正仰头看着一副墙绘,黑白分明的眼里是无垠星空。
  
  “别给我装情圣了,他又听不见。”拍拍林殊的肩膀,穆霓凰让他回神,“说真的兄长,这是你们十几年后第一次会面,有什么感想啊?”
  
  “景琰他……”林殊侧头,像是在回味,穆霓凰满脸期待。
  
  “他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19
  列战英并肩和萧景琰坐在一张长椅上,两人正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的手机。
  
  “所以。”萧景琰手指点了一下那张图,突然退回主页界面的图片太突然,让他的手指一顿,“这个舔屏君,应该是江左画廊里的工作人员吧。”
  
  “也不一定嘛,没准是路过呢?”又替他点开那张图,列战英突然凑近萧景琰,“老大,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
  
  回答他的是萧景琰毫无变化的脸色,列战英自觉无趣,又简单嘱咐了一番该如何私信,省的他家老大一时兴起想和人家说点什么,却又点错了转发,再掀起一场热潮。
  
  可偏偏萧景琰不这么想。
  
  等四下无人,萧景琰喝了口水,重新拿起手机。
  
  @萧景琰v:画的很好,谢谢你。//@一个小号舔屏专用:【图片】
  
  要夸就大胆的夸,偷偷摸摸的做什么呢。
  
  
  
  
  
  20
  第二天例行到江左画廊监工改建的梅长苏顶着浓浓的黑眼圈。
  
  “我说小殊。”多年旧友蒙挚难得来一趟,却被这总盯着手机发呆的国宝吓了一跳,“你昨天干什么了?一夜没睡?”
  
  “我怎么睡得着啊。”梅长苏现在一点江左梅郎的气质都没有,他在画廊摆出一副林殊才会有的气馁,“景琰给我发了这个,我在考虑该怎么回复。”
  
  蒙挚接过手机看了看,一条只有七个字的转发,竟然让名冠中外江左梅郎苦恼整整一晚?
  
  他表示不是很懂你们这些谈恋爱的人。
  
  “林殊。”蒙挚一脸忧国忧民,“你喝点水,冷静冷静。”
  










啊一码这个段子就停不下来怎么办qvqqq
【冷静,你该填楼诚坑了。
有私设,小殊没有整容,景琰和他只是多年前见过而已,不是青梅竹马设定,所以忘记了很正常哒~

评论(60)
热度(341)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