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100集迷弟日常

  21
  萧景琰是个对剧本极负责任的演员,在开机之前,他曾将准备工作做的比拍摄日程都要长,这在圈内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他要演盲人,就搬到人家对门住,剧本里出现过流浪汉的戏码,他几乎跑遍了整个城市的天桥地下室,为一段不足十分钟的戏码观察模仿了一个多月,才转战下一个剧目。
  
  内陆最年轻的影帝的奖杯,从来都不是靠脸和炒作得来的,萧景琰有着一身磨练多年的演技,所有奖项,他拿的心安理得。
  
  所以这回,他要演一个画家,就非要和真正的画家近距离接触不可。
  
  “嗯?你说我?”林殊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是懵逼的。
  
  他缓缓倚靠上椅背,端出梅长苏才有的不动声色,“好的,只要是景琰需要,力所能及内绝对有求必应。”
  
  “不用客气,我是你的粉丝嘛。”
  
  蒙挚掰了根香蕉,表示不是很懂你们这些痴汉。
  
  
  
  
  22
  仔细读过剧本后,萧景琰对人设做出了一个简单概括。
  
  中年断臂的落寞画家,在最为意气风发时穷困潦倒,最终不得不向现实屈服,卖掉了画廊,浪迹天涯。
  
  他想到现在的梅长苏就很意气风发啊,简直像瞌睡碰到枕头似的,说着就在脑中考虑了一番严谨措辞,给梅长苏打了个电话。
  
  梅先生依旧风度翩翩,这样的不情之请都答应了下来,该怎么谢他才好?萧景琰挂了电话后有些激动的握着手机。
  
  当然,那是林殊在床上滚来滚去兴奋的一蹦三尺高的样子,他没看到罢了。
  
  敲定了在画廊一个月的居住权,萧景琰兴致勃勃,立刻又拨出了个电话。
  
  看,用手机也不是什么难事嘛。
  
  “什么?全部推掉?”
  
  影帝经纪人沈追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爱上一个经常闭关的影帝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自家艺人要推掉全部通告,又要应付媒体心好累怎么破?
  
  
  
  
  
  23
  “苏先生也不能吃榛子酥吗?”
  
  对方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萧景琰也很纠结该如何答谢,可偏偏梅长苏什么都不缺,为难之际,他的目光飘忽在母亲给他的点心盒子上。
  
  既然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就送自己最宝贝的嘛。
  
  萧妈妈连夜亲手烘焙,堪称一绝的榛子酥,正摆在江左画廊梅长苏的画室茶几上,还热乎着呢。
  
  “苏某愧对伯母一番心意。”梅长苏有些遗憾道,“我自小就对榛子过敏,怕是无缘这等美味了。”
  
  萧景琰微怔,突然想起来,很多年前也有这么一个人,他的手天生就该拿着画笔,有着生来就对榛子过敏的体质。
  
  还好想起来了,那样耀眼的少年,如果徒然忘记,终将是损失。
  
  “多年前,我曾经遇到过一个人,和先生像极了。”眉宇间萦绕着怀念,萧景琰缓缓道,“他也对榛子过敏,也是个极有天赋的画家。”
  
  “那孩子应该是叫林殊,先生可曾听说过?”
  
  
  
  
  24
  吃醋吃到自己头上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梅长苏面对空白的画布,脑中全是萧景琰方才一脸怀念的样子,他摇摇头,看样子今天又是一个毫无收获的艳阳天。
  
  收起画板,梅长苏觉得自己是该开心的,毕竟景琰还记得自己,这不正是梦寐以求的吗——
  
  个屁啊!
  
  啪的一声,林殊手中的画笔拦腰断的利落。
  
  景琰你原来是喜欢那种没头没脑傻兮兮的boy吗?!成熟男人始终不是你的理想型吗?!我现在傻回去还来得及吗?!你想要多傻有多傻的那种!
  
  “苏先生,我想泡杯咖啡,您需要也来一杯吗?”轻巧的敲门声伴随着萧景琰低沉温柔的问句,林殊内心的歇斯底里顿时被浇灭了个七七八八。
  
  谁说今天没有收获来着?
  
  “好的!景琰想泡什么都可以呀~”画室里的梅长苏回应道。
  
  当然泡我是最好不过了【划掉】
  
  
  
  
  25
  整整一天都呆在画室里的梅长苏其实没画什么正经的东西。
  
  从午后开始的前两个小时,他在满心欢喜的等待萧景琰替自己端来咖啡;中间两小时,他觉得景琰可能是没准备好吧,一会就送来了;最后两个小时,太阳都落山的时候,实在熬不住饥饿感,他终于从画室出来。
  
  安静如鸡。
  
  重装好的画廊一个人都没有,员工早就下班,没人意识到自家老板还呆在画室里没出来,毕竟萧先生都走了嘛。
  
  梅长苏去茶水间转了一圈,不知为什么,一片狼藉。
  
  高级定制的画廊大门紧闭,外面进不来,同样的,在里面也别想出去。
  
  最后也没喝上那杯咖啡的梅长苏抱紧胳膊,深刻考虑了一下自己今晚该睡哪的问题。
  
  
  
  
  26
  因为电器使用障碍症的错,萧景琰从江左画廊里逃的干脆。
  
  夸下海口要为人家泡咖啡,反而弄坏了电热壶,慌忙里又打翻了咖啡罐,连准备好的马可杯也难逃厄运。
  
  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连这点事也做不好,萧景琰害怕被别人知道他的小毛病,害怕被嘲笑,当然最害怕的,是给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梅长苏,留下坏印象。
  
  是的,林殊就在这不知不觉间,被发了好人卡。
  
  萧景琰站在自己家门口,突然有些却步了。
  
  可是这样突然逃跑,没有道歉,没有解释,岂不是更容易留下坏印象?
  
  影帝先生从来都是个说做就做的人,他皱着眉在自家门口研究了半天,总算拨出那个电话。
  
  “一个热水壶还道什么歉啊?”梅长苏有点急切道,“比起这个,你的手有没有受伤?”
  
  萧景琰摇摇头,回问道,“苏先生现在在哪里?你那边有回音,听起来很空旷的感觉。”
  
  “我还在画廊啊。”空坐在地上的男人玩着自己的衣摆,笑容无比温柔,“为了等你的咖啡,他们把我关在里面了。”
  
  
  
  
  27
  黎纲特意起个大早,最近的江左画廊总是很繁忙,特别今天,还有个艺术家协将要来观摩,作为总监,他必须拿出十分的精力来准备这件事。
  
  他从停车场出来悠闲走到门口的时候,顿时有点懵逼。
  
  那个裹着大衣在画廊门口的长椅上睡的正香的人不是前几天还商量着来拍戏的影帝萧景琰吗?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进来吗?!
  
  “萧先生,您这是……”
  
  “苏先生因为我被关了一夜,是我的错,我来陪他。”
  
  可你不给他打电话说一声人家也不会知道的啊……
  
  萧景琰整整衣襟,黑色呢衣上是一层清晨的霜露,随着他的动作抖了一地,“你工作辛苦,我先走了。”
  
  英俊清冷的影帝先生优雅转身,黎纲刚想感叹他身上的古龙水还挺好闻的,转眼间,萧景琰就结结实实砸在他身上。
  
  “萧、萧先生!!!”
  
  
  
  
  28
  两个病怏怏的英俊男人,裹着被子抱着姜汤插着点滴,在医院病房里惺惺相惜。
  
  “那种无伤大雅的小毛病,景琰不必太过在意。”吸了吸鼻子,昨天在地板上睡了一夜而重感冒的梅长苏,哑着嗓子对在门外陪他陪了一夜的萧景琰温柔说道,“接受你的全部,这才是粉丝嘛。”
  
  姜汤辛辣,萧景琰忍着不情愿喝了几口,“苏先生雅量,你不生气就太好了。”
  
  “诶~我怎么会生气呢,我还打算教景琰用电热壶呢~”
  
  “真是劳烦苏先生了,说实话我这个病也实在给周围的人添了太多麻烦……”
  
  “没关系,只要景琰想学,我一直很闲的~”
  
  “那怎么好意思?”
  
  “你我之间不必见外~”
  
  ……
  
  穆霓凰提着特意买来探病的水果,和列战英对视一眼后,留下一个白眼转身离去。
  
  一对八嘎夫夫!
  
  
  
  
  29
  对于绘画,梅长苏一直都是信手拈来,甚至有些自负的。
  
  但凡事都有例外,也许今天过后,画画时旁边不能坐着心上人这条规矩,会加入梅先生的人生信条。
  
  虽然年至而立,可萧景琰的眼睛依然总带着水光,睫毛长的不可思议,眨眼间,仿佛有个小巧的蝴蝶在梅长苏心里跳舞似的。
  
  “景琰,今天我教你画画吧。”反正也画不下去,不如做点更有意义的事,“反正你早晚要学。”
  
  萧景琰眨眨眼,不假思索便答应下来。
  
  “画笔可不是这样拿的。”难得带了个眼镜,梅长苏负手在萧景琰身后指导,平日里的林殊并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可对象是萧景琰,那这世上便没有枯燥的事情了。
  
  “这样?”萧景琰换了个手势,梅长苏摇摇头。
  
  男人俯身,温和干爽的气息从身后笼罩住萧景琰,握住在梦中把玩了无数遍的修长手指,“是这样的。”
  
  温热的气息喷吐在自己耳边,萧景琰突然有点脸红。
  
  
  
  
  30
  舔屏君好久都没有更博了。
  
  列战英懊恼的叹了口气,最近没什么工作,他虽然也乐得和粉丝群里的小伙伴聊聊天,可正主没有更博,大家多少都有些失落。
  
  [我觉得舔屏君平时应该是可以接触到小哥哥的!]
  
  这样一条信息在群里引出话题,列战英没多想,随意跟了几条无意义的表情包,可没想到那人还是有下文的。
  
  [最新的这个图,并不是饭拍啊!]
  
  嚼着面包的列战英回想了一下,那天自家老大去画廊看场地的时候,好像真的没有粉丝跟着……
  
  [所以,舔屏君一定是看到小哥哥了才画的!]
  
  妹纸分析的太有道理了,列战英不禁点点头,自己的偶像就在身边这种感觉,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冷静!!!你该更楼诚了八嘎!!!

评论(40)
热度(328)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