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04暗恋是会呼吸的痛

  04  术业专攻你晓得不?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种经历,靠在公交车的扶手上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路上有块大石子,或者只是单纯的颠簸,一瞬间,脑袋狠狠撞在上面,真疼。
  
  李熏然有过,最近尤其多,所以他总是带着帽子,起码会缓解些许。
  
  促不及防的震颤今天也依旧不少,哄的一声,车厢发出快散架的声响。
  
  睡着的人,今天也撞上了门柱,但一点也不疼。
  
  暖暖的手掌,干燥,宽厚,李熏然抬头,凌远一手吊在手环上,一手贴在扶手和他之间,轻轻笑了一下。
  
  “谢、谢谢。”
  
  “不客气。”
  
  埋在帽子里的耳朵又有点发烫,李熏然伸手挠挠他的头发,他听见凌远清嗓子,带着晨间忘记喝水的干涸。凌远黑色的皮包鼓鼓囊囊,里面一定塞了许多文件和他看不懂的书,他扫了一眼,一只多余的,一闪而过的手没有逃过他的视线。
  
  警察的反射神经,当然不是摆着好看的。
  
  几乎是一瞬间,李熏然一把抓住那残影,快的惊人。
  
  “你干什么?放开我!”穿着棉衣的瘦削男人面黄肌瘦,用力想要挣脱他的手,李熏然皱眉,突然沉声吼道,“别动。”
  
  不只是那面黄肌瘦的男人,包括凌远在内,周围的人也吓了一跳。青年笔直的站着,突然间气势十足,目光也极具威胁意味,五指修长灵活的挑起中年男人的衣袖,略微翻找,便夹着一片刀片,递到男人眼前。
  
  “敢把它藏在袖子里的,都是老手。”刀片没收,李熏然十分熟唸拽开男人脏兮兮的衣襟,一抖,几个钱包翻着花落在地上。
  
  凌远惊讶的看着他,小警察心里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万千热血翻腾难以熄灭。不远处,乘警正奋力挤过来,他也清清嗓子,学着凌远慢悠悠的语调,“下一站地铁口离警局不远,就几天拘留,你应该也轻车熟路了。”
  
  人流量巨大的公共交通里,什么奇怪的事都有,偶尔有个见义勇为英雄主义,也算搅动了车厢里死气沉沉的空气。
  
  飘着黑眼圈的青年没了睡意,他把座位让给了抱孩子的妈妈,凌远抿嘴笑笑,把捏的热乎乎的吊环让给他,自己空手站着。
  
  又是一站人来人往,凌远看向旁边笔直的小警察,“你也下车?”
  
  “散步,顺便陪你走走呗。”
  
  今天的天格外的蓝,这才刚刚清晨,就有点万里无云的劲头。阳光太足,热的李熏然脖子里出了一圈儿的汗,没走两步就想要摘了围巾。
  
  “不许摘,小心着凉。”凌远皱起了眉,李熏然撇撇嘴,只得作罢。
  
  没想到啊,凌远在心里唏嘘不已,本以为是只小奶狗,没想到这小东西再毛绒绒,竟也是只警犬,咬起人来还真不含糊。
  
  “李警官深藏不露,失敬失敬。”还有模有样的拱起手,凌远开了个玩笑,沉甸甸的皮包坠的手酸痛,李熏然一笑,他便沉沉的放下来,故意揶揄他道,“李警官这么人见人爱,应该是片警。”
  
  “刑警!我是刑警好吧!”一着急就容易带起丝南方人软糯的语调,李熏然白了他一眼,“我办的大案子可不少。”
  
  小警官如数家珍,怕凌远不信似的,在脑内挑挑捡捡,把能说的案子都摆了出来。孩子气十足,他乍开手指,给凌远数着他的奖章,他的几等功。
  
  那些个金灿灿的奖章,恐怕每一个都沾了小警察的一腔热血。凌远猜的到,危险濒临而至的时候,他一定是身先士卒,护着同事顾不得自己。
  
  他在心里组织了好几天的、用来劝服李熏然来看病的说辞,突然变得沉重起来。凌远垂着眼帘,耳边是青年磁雅好听的嗓音,这样活蹦乱跳有活力的李熏然,真好。
  
  可是,人总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就像他自己,凌远搓了搓手指上的薄茧,既决定行医济世,就注定要背负起世间太多的期待,也要承担住无能为力的痛心疾首,与面对死亡时的无理谴责。
  
  他是治病救人的,他是惩恶扬善的,这世上有太多吃力不讨好、但却更加需要人去做的事儿,从现在开始,他有人陪了。
  
  “乐于为人民服务,这是好事儿。”凌远盯着李熏然翘起的头毛,忍了忍,没有伸手,“可警察的身体不太好,这社会也迟早药丸。”
  
  太司马昭之心了,李熏然想把这当做他的医生职业病,一边努力说服自己,凌远是温和的,是理解他的。
  
  可心里就是觉得委屈,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难过。
  
  清晨里还稍显微弱的阳光渡在李熏然脸上,凌远的目光描摹过他俊朗的眉眼,盯着红通通的鼻头。李熏然不说话,倒是吸了吸鼻子,凌远心想,看,要感冒了吧。
  
  “你也觉得我有精神病吧。”刚才还高高挑起的语气像是垂下了尾巴,一副十分受挫的样子,李熏然别开视线,垂下眼睫,“他们都这么说,在背地里唧唧歪歪,以为我不知道似的。”
  
  “别听那些屁话。”凌远难得说了句有失得体的话,“别听他们胡说。”
  
  凌远想安慰他一下,又突然不想。
  
  语言太过苍白,太多太多的恶意扑面而来,你不能总是指望别人的三言两语化解。凌远希望小警察是坚强的,会尝试着自己接受,会尝试着自己战斗,一个站起来就顶天立地,甚至能为弱者挡住危难的人,必须要建起自己的堡垒。
  
  “我替你介绍最好的医生,别人排专家号都排不来。”凌远叹了口气,“讳疾忌医,聪明人从不干这事儿。”
  
  李熏然湿漉漉的瞳仁是暖暖的咖啡色,亮晶晶的直看的人心软,凌远真羡慕他的父母,亲手养大了一个招人喜欢的青年。
  
  他很好,特别好的好,凌远搜肠刮肚儿了好久,始终想不起第二个词。
  
  不为所动的小警察一把拽掉了围巾,衬衣领上浸着一层薄薄的汗,目光倔强,被教训了还不肯认输,“不是你给我看吗?”
  
  凌远叹气,“你从来不问,现在告诉你,我是肝胆外科的。”
  





我害怕把小警察写娘了啊啊啊!只好强行加戏hhhhh

评论(50)
热度(452)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