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05暗恋是会呼吸的痛

  05  那些颜控哪有你好看










  小区门口的早点铺子排了长长的队伍,天才将将微明,出来晨练的老人们就已经要回去了。
  
  早点队伍里,一百八十多公分的瘦高小伙儿显然极其突兀,李熏然比这些叔叔阿姨们高了不只一个头,他杵在他们中间,像是灌木丛里的白杨。
  
  李熏然是个很洒脱的人,从美国回来后睡眠不佳,那他索性就天天早起,主动领了全家买早点的活儿。李妈妈只当他转性,不爱睡懒觉了,还一个劲的夸儿子终于长大,可李局长对这个中缘由却心知肚明。
  
  “臭小子。”套上警服的老人显得威风凛凛,李爸爸看着宝贝儿子心不在焉的洗碗,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去医院?爸爸一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
  
  “爸,我没病,我自有分寸。”
  
  说着自有分寸,可拖了两个月还在讳疾忌医的李熏然在裤兜里摸着,终于凑齐了十几块钱,“五根油条,三碗豆浆,三个鸡蛋,麻烦您。”
  
  几张钱里夹了片纸,老板粘着油腻的手拎起来,还给李熏然。
  
  李熏然边走边展开手里的小纸条,看样子它呆在裤兜里已有些时日,锋利的边缘都被磨毛了。
  
  那串看了不知多少遍的数字早就化在李熏然心里,他有些烦躁的把纸条塞进衣服,拎出手机就拨了个号,又愤恨的一个个删除。
  
  可有时候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放弃就能放弃的呀。人的大脑就是聪明,它想要,就从来不放过任何可以企及目标的痕迹,即使心里呐喊了无数遍不行不可以,但潜意识就是实诚,能带着你不知不觉的触碰顶峰,还让你懊恼的表皮下,藏着一个不停欢呼雀跃的小恶魔。
  
  刑警从来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可以胜任的工作,李熏然的脑袋也非常出色,高级中枢神经带领着十分不情愿的低级神经控制了双手,在微信搜索栏里敲敲打打,并从善如流,把好友申请归咎于一时手滑。
  
  凌远的手机在桌面上震动了一下。
  
  绿色的呼吸灯缓慢而轻柔,好像是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在为刚才的冒昧打扰道歉。凌远挂着满身的疲惫灌下口咖啡,点开屏幕里跳动的信息。
  
  呵,原来是你呀。
  
  【凌远LY已是您的好友,你们可以开始聊天啦。】
  
  甚至连头像都懒得置办,直接用了真名,资料栏也是言简意赅的医生两个字,李熏然想起凌远扣的一丝不苟的衣领,也是这样整洁到没有蛛丝马迹。
  
  十分想剁手的李熏然提着凉的差不多了的豆浆当机在家门口,比起系统提示雀跃的语调,他心里可谓是翻江倒海,门没进去,倒是不停的在脑子里转悠着,我要说点什么?说什么才能显得不经意?
  
  他想发表情,可翻了翻才发现尽是一堆无节操的表情包,想来凌远也get不到wuli韬韬表情的精髓,李熏然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没从女同事那里保存几张卖萌的以防万一呢。
  
  【早上好 #可爱】
  
  黄豆带着俩红晕,凌远的消息突然蹦出来,吓李熏然一跳。
  
  【早睡早起,好习惯。】
  
  不难想象那人微微勾起的唇角,李熏然用一只手别别扭扭的打着字,好在他手指够长,一句寒暄也磕磕绊绊输入进去。
  
  【你起的也不晚呐。】
  
  手机落在口袋里沉甸甸的坠着裤子,心却悬着怎么也落不下来。李爸爸穿戴整齐等了半天,他老儿子才提着看样子是从北京买回来的豆浆凯旋。害的他只匆忙喝了两口就要走,被李妈妈一边喊叫一边塞了满嘴的鸡蛋。
  
  “你干什么去了呀?”安排好了自家老头,李妈妈这才坐下,挖了满满两勺糖放进李熏然的豆浆里。
  
  “没干嘛。”青年心不在焉咬着油条,手机突然震动,吓得他差点没被豆浆呛到。
  
  【白大褂不好穿,#大哭 我可是一夜没睡,正愁怎么回去呢,现在地铁肯定挤的一塌糊涂。】
  
  【你还坐地铁散心吗?】
  
  透过阳台落地窗,不难得知今天也是阳光灿烂的,冰雪消融,暖和的、白绵绵的云层都精神了不少。和那天一样,也是个戴了围巾会热,但还是想戴着,只为听那人一句啰嗦的天气。
  
  没过脑子的,李熏然手指哒哒哒的回了句——
  
  【我开车散心,要不顺便接你?】
  
  【那感情好。】
  
  人总是夸下海口才想起来怂,李熏然长长的食指对着屏幕点点点,可过了两分钟,早就不能撤回消息了,覆水难收不是吗。
  
  倒是李妈妈一筷子敲上他的手背,“你看看你那屏幕!爪子摸的全是油!”
  
  手背留下淡淡的红,恰好和他的耳尖一个颜色,李熏然咽下豆浆抬头道,“妈,我戴瑶瑶送的那灰色围巾好看吗?”
  
  你要是经常自拍,肯定就知道自己什么角度看起来最好看。李熏然时不时兴起了也拍几张,再塞进他那全是同事同学的朋友圈里。然后,收获一大堆小姑娘的点赞,和一群损友的挖苦,他再乱七八糟的回上几句,不外乎是你们嫉妒哥的如花容颜。
  
  一年前被采风的摄影师挖去拍海市警察宣传片,李熏然记得他从影棚里出来时,几个小女警好听的词不要钱似的往他身上扔。
  
  “是吗?我也觉得自己挺帅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指着电脑里的照片,李熏然开玩笑道,咔嚓咔嚓摆弄鼠标的摄影师抬头道,“李sir,你自信起来最好看。”
  
  既然专业人士都这么说了,李熏然捏了捏围巾,拼命让它看起来力挺一些,让自己看起来再精神,再自信一些。
  
  眼底是浓浓的晕不开的黑眼圈,李熏然不经意看到门诊部玻璃上的自己,苍白的面色里第一次荡开了茫然。
  
  原来,他一直都是这么无精打采的。
  
  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绒毛似的扫着他的心尖,李熏然眼里是明明灭灭的萤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立在人来人往的门诊大厅里,捏紧了手里买给凌远的果汁。
  
  接到他电话便匆匆赶来的男人像条堤坝,他从人群里穿行而来,让一切慌乱与无序泾渭分明。
  
  他臂间揽着大衣,手里还提着没拉好拉链的公文包,一看就知道跑下来前的匆忙。凌远一面冲李熏然招招手,一面轻轻提点护士几句,门诊的工作就能在下一刻井井有条起来。
  
  “等久了吧。”
  
  两人距离还有着八丈远,凌远难得朗声打着招呼,刚刚下楼的韦天舒有点好奇,撇撇嘴心道,对上那腰缠万贯的投资商也没见你这么上心。
  
  李熏然指指手里的水,凌远笑起来,立刻知道那是他特意买给自己的,顿时恨不得快点拿到手里才安心,生怕下一秒李熏然反悔似的。
  
  他摊开手,想学着电视里年轻人们常做的那样,让李熏然扔给他。
  
  康师傅绿茶猛的划过半空,距离不远,可加上重力加速度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砸一下也不轻。
  
  嗷的一声,凌远捂着鼻子蹲下。
  
  “凌院长——”
  
  三两步窜过来的护士长和几个医生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几分钟后,李熏然有些自责和惊愕的脸才落在他眼里。凌远叹气,自己一定糟透了,满脸血,还蹭了一身。
  
  “都怪我,都怪我。”捂着鼻子站起来,凌远想拍拍李熏然的肩,可满手是血,还是算了吧。
  
  小警察暗自想,以后可不能由着性子胡来了。
  
  凌远愤恨道,默契还是要慢慢来。












我真的是想把院座写成苏苏苏的那种,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让他陷入了恋爱的男人都没有智商的死循环。
一个人形荷尔蒙发射器为什么会让我写蠢嘤嘤嘤。
最近进入修罗期,不能迅速更了,妈个鸡我明明才刚刚舒服没几天啊摔【

评论(63)
热度(471)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