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一篇憋了两个月才倒腾出来的污

只是想试着写污,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尽情嘲笑我吧这特么写的什么鬼... ...










Part 1 最是那惊悚无他的相遇

梅长苏从疼痛中转醒。

水泥地面上还有几汪水迹,意大利量身定制的西装自然脏的不可思议。随意打量了一下这个废弃的仓库,又结合了昏迷前的记忆,他很肯定自己被绑架了。

大概也猜得出来为什么会被绑架,梅长苏翻了个身给自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就等着对方前来开价。

也没让他等多久,厚重的铁门被人一脚踢开,迎面走来的一群人里,毫不意外的有他仇家名单里的头号。

“梅宗主,别来无恙啊。”中年发福的男人刻意站在他脸颊旁边,皮鞋蹭蹭他的脖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听也听烦了的威胁,梅长苏皱眉躲开他的脚,惹怒了男人。果然,头顶上就多了一只用力踩压的脚。

“金先生,我们说好要回你女儿就好,不要伤人。”

额际脏乱的发丝被拂开,一个人托起他的后脑,温热的手擦干净他的脸,梅长苏这才看清,原是一张并不陌生的脸。

“先生。”青年即使蹲身也挺直着脊梁,明明是黑帮,可外表看起来却正义感满满,”您叫手下把金先生的女儿还来,我们其他的好说。“

“金先生都没有结婚,哪来的女儿。”梅长苏淡淡道,嗓音里是着凉后的沙哑,”你公司周转不开,想发财想到我这里来了。“   青年一脸的不相信,起身就要姓金的给他看看女儿的照片,无果。

“你骗我。”低沉悦耳的嗓音威胁起人来也是威力十足,青年一把抓起男子的衣领,转而又放下他,”第一单生意,没有好好调查是我们的错。“

青年甩头,两个手下赶紧前来给梅长苏松绑,剩下的则把姓金的绑了个结实。

“把他带下去,好好问候一番再送回去。”

手下带着乱喊乱叫的男人离开,青年皱眉,一脸歉意,”今天先生受委屈了。”

“我叫萧景琰,新盘来了金陵这地界,欠您一个人情,以后有事就来找我,还是以前金陵掌舵的老地方。”

梅长苏勾唇,握住眼前修长如玉的手指,”在下梅长苏,做了点不上台面的小生意。”

萧景琰一脸难以理解,这人明明是江左几省最有钱的富商,怎么谦虚成这个样子。

“弄脏了先生的衣服,明日定登门致歉。”

Part2 日久生情,只是头一字的猎场

萧景琰是个坤泽,就是那种也许现在的年轻人更喜欢称呼为omega的性别。

和传统意义上柔弱温顺的坤泽不同,萧景琰的人设未免太随心所欲。

黑帮大佬,有钱有势,身手好到吊打五个乾元不喘气的那种。

外表虽是一等一的好看,可脾气也是倔强到一首歌也唱不完的心酸。

这样一个坤泽,跟小说里写的似的,说出去谁信?事实上知道他是坤泽的统共也没几人,除去家里的几个哥哥父母外,也只有自小跟着他的列战英小哥了。

“扛把子,我们改天再去不好吗?”

“不行。”一边面不改色的把抑制剂打进身体里,对坤泽来说挺疼的痛感毫无反应,萧景琰回绝道,”我昨天和人家约好了,一定要去的。“

那你就不要约好啊!做一个记不住自己生理期的坤泽很骄傲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即使列战英小哥再不愿意,萧景琰还是坐在了梅长苏家里。

“真没想到,接下来要仰仗一位可敬的坤泽保护。”梅长苏晃了晃杯中芬香四溢的酒液道。

“你瞧不起坤泽?”

“不不不。”带着诚意十足的歉意微笑否定道,梅长苏亲自躬身为青年倒了杯清茶,然后举杯,“我敬佩您,为我们的合作关系。”

他含住酒杯,对面的青年只是皱着清俊的眉眼没有动作,梅长苏冲茶杯扬了扬下巴,不解的看他。

“既不是轻视坤泽,为何不给我倒酒,弄杯茶做什么?”

“哎------”

一把夺下梅长苏的酒杯,萧景琰微微示意,仰头一饮而尽,清凉的酒液划过他的下颚,没入衬衫消失不见。

“怎么,这酒,坤泽喝不得吗?”

你是不是没脑子… …

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梅长苏轻声问道”你今天,打了抑制剂?”

“对啊,怎么了?”

“打了抑制剂的坤泽,不能喝酒。”梅长苏的视线胶着在青年水润的薄唇上,”否则会提前发情期的,你不知道?“

不过看那懵逼的表情就知道他不知道了啊……

“怎、怎么办?”

“你是坤泽吧?”

你不是问过了吗?萧景琰的目光如是说到。

我只是没想到还有不知道这种常识的坤泽而已,梅长苏冲门外不明就里的列战英招招手示意他进来,”扛把子,怎么了?”虎头虎脑的副将愣冲冲的进门,不知怎么得出的结论,上来就抓着梅长苏的衣领”你欺负人了?“

我们两个之间的距离能构成我欺负他的条件吗?梅长苏一反常态的翻了个白眼。

“战英,不得无礼。”还是萧景琰沉声制止接下来的暴行。

“我只是喝了点酒。”

“恩恩,然后呢?好喝吗?”列战英眨着眼睛,一脸洗耳恭听的样子问道,反正不管他家扛把子说什么,他都是这个样子。

梅长苏就是这个表情我跟你讲-----妈的智障。

又上了一节高中生理卫生课,总算明白眼下的事情有多么严重的主仆二人匆匆离去,梅长苏闻到了空气中有微不可闻的一丝桃花香。

原来这是你的味道,以前的我竟不知道。

且说扶着萧景琰的列战英,把从没这么软绵绵过的扛把子弄进车里,还没启动,后座的人便突然低低的呻吟起来,尽是青涩而未近人事的味道。

可惜列战英是个中庸,这满车清淡不灼鼻的香气他是闻不到了。

“战英。”珍珠粉色的指甲嵌入座椅后座,萧景琰灼热的气息喷吐在他耳畔,惹的他一激灵,“扛、扛把子,怎么了?”

“发情的坤泽,该怎么解症。”

努力思考了一下,列战英有些纠结的回答道,“最不伤身体的方法,当然是找乾元结合了吧。”

萧景琰若有所思,眉眼紧锁了一会,抬头问道,“你是中庸?”

“恩恩是啊。”

点点头,萧景琰一言不发的下车,带着满身的桃花香气,反身就要走,列战英愣了一下,跌跌撞撞的跟上他,“扛把子!你干什么去?”

“戚猛好像是乾元吧,那我先回去找他好了。”

“冷静啊扛把子!!!”列战英一把拦住萧景琰,“他留胡子!你不是最讨厌他衣容不整还有脚臭吗?!!!”

萧景琰认真考虑了一下,”好像是这么回事哦。”

“是啊扛把子!所以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你听说过有哪个坤泽因为发情期去医院?”黑白分明的眼睛撇了一眼列战英,“直接找个乾元不就好了?”

风风火火向前冲,风衣烈烈,列战英又是一顿大吼大叫,萧景琰忍不住回头,”你喊什么?眼下除了戚猛,我认识的乾元也就是那梅长苏一人了。”

“所以?”

“所以不是你说的,找个乾元结合就可以了吗?”

列战英欲哭无泪,合着刚才梅先生的话您都没听啊,一个坤泽怎么能说做就做呢?

碎碎念间,萧景琰已经走出老远,列战英紧赶慢赶,还是没搭上他的那趟电梯。

“你回去吧。”电门关上前,萧景琰道,”告诉大哥我找了乾元结合,因为发情期,所以今天不回去吃饭了。“

Excuse me?你怎么还惦记着吃饭呢?

密闭的电梯空间里有一个发情的坤泽,虽然是一股淡淡的味道,在满满的十几个人里,也让角落的一个乾元几乎瞬间便被他的味道捕获,粗暴的推开身前的人,他一把抓住萧景琰的肩膀,说着就把人撞上墙壁。

“你干什么?”萧景琰莫名其妙的看着那红了眼眶的男人。   电梯暂时停在11层,本不是这个楼层的人也鱼贯而出,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30层,最高层到了。

萧景琰松开被自己抓着领口的人,随意把他扔在电梯旁,自己也脚下一软,可他的目光却仍然凌厉的转向小秘书,”苏先生在吗?”

小秘书赶紧扶起这个不知为何被揍了一顿的公司高层,一边不停的指着办公室大门,”在的在的,先生在批改文件。”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87116265733610&is_all=1#_0

评论(63)
热度(276)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