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13暗恋是会呼吸的痛

  13  别把眼睛瞪那么大,看着怪动心的。
  







  摇摇欲坠的暖春终于在几场春雨后立住了脚,眼下的天气一天天渐暖,第一医院里年轻的小护士们早早穿上打底裤,白大褂罩在花花绿绿的裙子外,轻飘飘的一片。
  
  护士长直皱眉,拽住韦天舒道,“韦主任,你也不说说她们。”
  
  “春天嘛,人之常情。”怀里抱着厚厚的报告书,韦天舒弹了弹封皮,和护士长打趣,“您看看,凌院长都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要不您也穿,谁还艳不过谁似的?”
  
  韦天舒捂着后脑勺被听诊器敲出来的大包,呲牙咧嘴的躲进凌远办公室。
  
  “有话快说,今天可不该我值班。”见他近来,眼皮都懒得抬,凌远继续在文件堆里挑挑捡捡,选几份需要快些处理的带回去。
  
  “哎哟,我这是小事儿,耽误不了你两分钟。”透明封皮折了一角,突兀的翘在韦天舒报告书的正上方,凌远翻了两页,又合上,“又是李睿帮你改的吧,那就不用细看了,你要是脸皮够厚,下次就还让人家帮你。”
  
  通过了就好,韦天舒才不在意那几句奚落。韦主任有些得意洋洋,手指一勾,便玩起了凌远的钢笔,“着急回家啦,可有人等着啦?”
  
  “韦天舒,我有话问你。”
  
  凌远破天荒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韦天舒一愣,心里立刻开始打鼓,小心翼翼道,“您、您说。”
  
  “这个季节,哪还有卖糖炒毛栗子的?”
  
  去你大爷的,韦主任道。
  
  晚上做的好梦,早晨起来还总有两分念念不忘。李熏然一大清早窝在被窝里,顶着头鸟窝发了条朋友圈——
  
  【梦到剥了整夜的糖炒栗子,一个都没吃上#大哭】
  
  正赶上清晨上班,谁也难免在公交车上刷一刷动态,李熏然咬着没抹果酱的面包出门时,一群同事的点赞里,混入了凌远。
  
  小警察忍不住笑,把那短短的昵称看了好几遍,心满意足,又觉得意犹未尽。
  
  他点开凌远的头像,配着公园老人晨练的音乐发了条语音,“远哥,我今天晚上去接你下班,也算谢谢你前天请我吃饭啊。”
  
  特意调成震动的手机像个定时炸弹,窝在怀里,莫名牵动着心。李熏然开车过了两三个红灯,他的水果机才发出轻巧且不容忽视的震动,凌远答道【这厢谢过小少爷赐座。】
  
  臭词乱飞,心里数落着凌远,李熏然抿抿唇,还是忍不住想笑,好心情由唇角直达眼眸,一双黑白分明里,尽是几波悸动的春江水。
  
  绕着医院附近转了几圈,才发现只有一家水果店在角落炒了糖栗子,凌远捧回那热乎乎的牛皮纸袋,坐在医院门口剥栗子壳,油亮的果肉放进干净纸袋里,他救死扶伤的手正剥的仔细,一点残渣都不曾剩下。
  
  春季夜幕落的晚,新闻联播都开始了的时间里,天边还有一层蒙蒙亮,照的云层绒绒散散。
  
  “远哥?”
  
  凌远抬头,正撞进李熏然盈盈润润的目光里。
  
  “哝,糖炒栗子,刚剥好的。”满满盖住了纸袋的底,剥了壳的糖炒栗子还带着余温,凌远扭着脖子,冲身后的李熏然道,“昨晚做梦没吃到,我们今晚补上。”
  
  一米八几的青年挺拔且英俊,标枪一般顶天立地,习惯性被依靠信赖着的人,却在人来人往的马路边捏着纸袋鼻头微酸。他自知是个理性的人,心如卵石,坚定且冷静,可总有几场如毛细雨愿意一次次摔打在青石上,粉身碎骨,只为告诉石层下的牛蛙,你看,春天啦。
  
  “远哥,我忘记开车了,我陪你走回家吧。”嘴里嚼着栗子,李熏然假装自己口齿不清,假装自己说不明白天气正好,只是想一起散散步的意思,他裤兜里的车钥匙变得烫手,耳尖爬上火烧般的热度,末了又加上一句,“你要是不愿意,我给你打车。”
  
  “又不远,走走也好。”凌远掸掸一声的果壳,笑的平展温柔。
  
  吃的永远比剥的快,李熏然拎着凌远的包,抱怨投资商不干脆利落,抱怨公务系统拖泥带水,他们太不体谅人,害的凌远回家还要工作。他抱怨凌远一点都不注意身体,抱怨他为什么不早说,也抱怨自己不懂事,平白耽误了大院长的休息时间。
  
  “好了好了,我不是正在休息嘛。”刚刚剥好的栗子塞进小警察手心,凌远叹了口气,可心里却比糖栗子甜蜜了许多, “你在我身边我干什么都跟休息一样,哪怕我加班,你在身边睡着了,我心里也是舒服的。”
  
  人上了年纪,真是越活脸皮越厚,什么胡言乱语都能脱口而出。李熏然红了脸和脖子,尴尬的嚼着栗子,刚刚回头,凌远又细细剥好了一颗,放进他手里,“快吃快吃。”
  
  “对了远哥。”沾了满手的油,李熏然用手肘蹭蹭凌远,让他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你不是说早晚想去我出差那海市玩玩嘛,我公务结束后,给你探了探路。”
  
  凌远点开屏幕,锁屏照片是张目光温柔似笑非笑的金毛狗。李熏然乍着还算干净着的无名指,勾勾划划,指了指手机里命名为海市的相册,“好吃的好玩的我都替你试了,照片都在里面,你过过眼瘾?”
  
  “你哪里是去探路,明明是自己想吃。”手里还捏着剥好的三个栗子,凌远塞给李熏然一个,青年鼓着腮帮子,笑盈盈的,和他一起看起照片。
  
  “我说的没错吧。”又塞给他一个栗子,凌远道,“划了半天,全是吃的,名胜一个都没去,还打了我的旗号。”
  
  “你往后看嘛!我去了的!最后一天去了的!”
  
  信你一回邪,凌远又划过几张乱七八糟的小吃,最后一颗栗子进了小警察的嘴,终于见到张古城墙的影子。东西南北各个角度各有一张,一看就是慌不择路急忙忙回程之前拍的,凌远又划了一张,被李熏然大大的笑脸晃了晃眼。
  
  “这是在鼓楼拍的,古都必去十大景点之一,我还上去了呢,门票二十,里面会卖很好看的扇子。”转转眼珠,李熏然拼词造句道,“大冬天的嘛,谁都用不着,我就没买。”
  
  小警察眼睛瞪的老大,凌远低头无奈笑笑,强词夺理,不过你都这么可爱了,我怎么会不接受呢。
  
  “那张最好看?我对着城墙拍了那么久,你也不评价一下。”
  
  “最好看的?”好像是个十分困难的问题似的,总共就五张毫无诚意的风景照,凌远也认真又翻了个遍,看起来十分慎重道,“最后一张最好看。”
  
  “最后一张?”李熏然眨眨眼不解。
  
  “里面有你,那张最好看。”
  
  街边的霓虹灯刚好转成粉红橙黄的色泽,马路上车来车往,行人不绝,月亮很圆,刚刚挂满绿叶的梧桐树在夜风中兮兮沙沙的响。
  
  凌远眯着眼看他,温温润润的一笑,嵌进李熏然心里,拔也拔不出来。
  












写自虐雷文写上瘾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章空手套狗粮hhhhh
换了新手机码文各种不习惯,妈蛋……嫌弃。
我这么可爱你们怎么最近都不喜欢留言了qvqqq
哼,我不要和你们世界第一好了!

评论(65)
热度(402)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