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水仙】三哥你咋不送我欢乐豆你为什么不说话!

手机党,假装可以艾特@照照自己和自己玩
迟来的生贺(喂太久了吧)
一直在考试qvqqqq现在才码出来,不要嫌弃我。
你要的水仙hhhhh接住【扔了一只kkw




















  彩云之南某市公安厅的警员们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
  
  其实说起来也不算奇怪,在职场打拼过的各位对肯定熟悉此类情况——办公室里,某段时间突然风靡起一种饮料,一种零食,一句口头禅,或是一款游戏,怎么样,不陌生吧。
  
  是的,一款游戏,一款称得上小学生都会玩,全国普及度童叟无欺感天动地,名字也颇有历史渊源,渗透着某一阶段的特殊历史背景,暗含深意的游戏,欢乐斗地主。
  
  你送我一百豆,我还你一百豆,点开游戏,抢地主,翻倍翻倍,输光游戏豆,再互相送豆子,死循环一般微妙。
  
  云南这个地方真是稀罕晴天,太阳一出来,几乎所有人都想出去沾沾光晒晒霉。某一个晴空万里无云的午后,公安厅几名还穿着警服的警员三三两两靠在篮球场栏杆上,懒懒散散抽了支烟,打发午休时间。
  
  “咱,要不打会球?”
  
  “拉倒吧,你不热我还热呢。”
  
  “那……斗个地主吧。”大队长提议到,他被太阳晒过的声音也绵软了几分,哑着嗓子道,“谁去买包纸牌去?”
  
  “买什么纸牌啊。”那队员打断他,“二十一世纪了,下个手机app玩呗,咱开房间,还不费欢乐豆呢。”
  
  自此以后,一发不可收拾。
  
  季白为期两周的出差期提前三天结束了,他提着还没来得及放回家的行李直奔警局,冷冰冰了许久的面孔好似冰山裂了个缝,待他完整踏入办公区,脸上的生人勿近早已冰消雪融。
  
  “许诩。”
  
  抱着手机点点划划的娇小女孩被这一声吓了一跳,怀里卷宗哧溜滑下臂弯,在脚边散落了一地,“师、师父!你回来啦!”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也蹲下陪她捡卷宗,季白一向讨厌拐弯抹角,这次也开门见山道,“熏然呢?”
  
  “在办公室呗。”女孩翻了翻眼珠,内心默默吐槽他的语气,像寄养了宠物在宠物店似的,许兽医从善如流,立刻告状道,“熏然哥那屋空调开的太低,我想和他聊天都呆不住。”
  
  “师父你说说他,成天对着吹哪能行啊,这么贪凉。”嘟嘟囔囔埋怨了一句,许诩接着说道,“对了师父,熏然哥这几天成天打游戏,废寝忘食,都把自己饿瘦了一圈!”
  
  “你说我怎么就饿不瘦呢,唉……”看季白转身离开的潇洒,许诩想起刚才被李熏然勾起馋虫吃的几块红烧肉,叹了口气。
  
  刑警分队办公室在公安厅行政楼二层,占据了整整一层,人来人往却不失井井有条。季白手里拎着他的行李包,里面简单到只有几件常服,一步跨三层台阶的男人拎的轻松,身影笔直的插进人流,衣角带起一阵风尘仆仆的罡风。
  
  分队长办公室里排满了放卷宗的书架,一面墙立了块白板,要是那前面再挤几个人,这间不小的办公室便只剩下摆两张桌子的地方——队长与空降副队长的办公桌。
  
  靠近拐角的办公室房门紧闭,午休时间肯定没有外人,季白懒得啰嗦一把推开——
  
  他的副队长刚刚拽开窗户,冲着楼下鬼哭狼嚎道:“黄队长!!!你怎么不给我送豆!!!大家都送了!!!”
  
  楼下粗狂的声音也狂吼道:“你水平太差我不想和你玩!!!”
  
  李熏然被噎的愣了一下,顿了顿,正想吼回去,突然被人抓住腰带,猛的一把,从窗户拉回屋内。
  
  跌跌撞撞就要扑进人家怀里,李熏然匆忙抓住那人肩头,刚好看到张意料之外的脸,“三哥?你怎么现在就回来啦?”
  
  “怎么,耽误你斗地主了?”
  
  “我想死你了!”李熏然极兴奋拍拍打打着季白的肩膀,“三哥真厉害!那么疑难杂症的案子,你还能提前回来!”
  
  男人都喜欢被夸奖,尤其是被自己喜欢的人夸奖,季白清清嗓子,显然很是受用。李熏然偷偷看了看他的脸色,正想松一口气,突然又被搂住肩膀,男人湿热的气息喷吐在他耳畔,极低沉好听的嗓音一字一顿道,“可我看你还挺高兴的,有吃有喝有空调,还有人陪着斗地主。”
  
  李熏然微微侧头,他比季白略微低一些,所以两人平日里讲话,他总习惯轻轻扬起下巴,带出三分气势,一点也不情愿在个头上输给他。
  
  “三哥是生气我斗地主,还是……”目光扫过季白冷峻的脸,李熏然和他贴的极近的薄唇一开一合,“还是吃醋?”
  
  “明知故问,该罚。”
  
  搂着人肩膀的长手划过李熏然的脖颈,温柔流连了他的喉结,突然扳过他的脸,季白低头含住他的唇瓣,李熏然吃痛,正好让舔舐着他唇瓣的舌尖趁虚而入,进入口腔里和他缠绵悱恻,无声诉说许久未见的想念。
  
  “三哥……”刚刚被亲吻过的薄唇水润而红肿,李熏然眨了眨水汪汪的鹿眼,季白垂眸,开始心猿意马起来。他收紧手臂,将李熏然抱的更紧,用旁人难以想象的温柔嗓音问他,“怎么了?”
  
  然后,他听到李熏然可怜兮兮的说,“你要不要一起玩斗地主?我还缺一百欢乐豆。”
  
  作为一个十分有原则的人,季白从不将自己的时间浪费在这些无意义的游戏上,他不止一次厉声对李熏然说,不能沉迷于此。
  
  所以,季队长下载app的时候,全程面无表情,特别特别的不屑。每天给李熏然送了欢乐豆之后,一定会教训他,特别特别的狠。
  
  从刚刚开始暧昧到一拍即合的确定关系,再到如今的并肩携手,两人之间的数百条短信,季白从未删除。他喜欢揣摩李熏然字里行间的落寞与雀跃,然后斟酌词句回复过去,恰到好处戳到李熏然的心,获得他的副队长神采奕奕的一句,“三哥,你真厉害!”
  
  短信见证了他们的感情,季白存了数百上千条。没有人会猜的到,高冷著称的季队长竟然会做这么少女心的事情。
  
  可你并不能指望心上人说的每一句话都营养十足。
  
  季白冷漠看着手机屏幕,面上是一副高深莫测,还轻轻锁着眉头,吓得许诩走路都不敢带声儿,毕竟,她师父现在看起来,又遇到棘手案件了。
  
  【三哥!你今天没给我送豆!】
  
  连续四天,一模一样,标点符号都不换!季白活了三十年,第一次觉得憋屈,这叫什么?人活不如手机?越想越觉得那游戏可恶,季白纠结了半晌,狠狠按了退出键,虽然保留了那条短信,但他可是在心里,特别特别狠的威胁了李熏然一下——
  
  最后一次哦,这是最后一次惯着你。
  
  手机轻轻震动,季白挑眉点开发件人名为李熏然的短信,一连串的卖萌颜文字后,才是正文——
  
  【我的豆快被黄队长赢光了!三哥!赶紧给我送豆啊!】
  
  没有复制粘贴上一条,纯手打,还卖萌,很好。季白微不可闻的咧了咧唇角,显然在上条短信的对比下,这条文本就十分准确的取悦了季队长急需抚慰的寂寞心。
  
  然后他便不由自主的开始说服自己,玩玩游戏也蛮好的blabla,熏然工作很累,他的生活是需要调剂品哒。
  
  视线再转到文本里,季白的眉梢挑起一个弧度,霸道的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总裁。
  
  楼下公安厅食堂里,李熏然一蹦三尺高,“三哥太棒了!”
  
  盘子里的糖醋排骨骤然失宠,李熏然带起凌厉微风的勺子挥了挥,指点江山一般被扔进餐盘,“黄队长!我们今天大战三百回合!”
  
  “你都没豆儿了,我不来。”兴致缺缺,站在公安厅斗地主排行榜顶端的男人十分不屑道。
  
  “你看!”李熏然的手机差点捅到黄队长脸上,他指着左上角,得意洋洋,“8000个钻石!三哥送我的!能换多少豆儿?你算的过来嘛?”
  
  你别说,一下子还真算不过来。黄队长默默感叹,土财主就是壕,为了自家这傻儿子,真肯出血。
  
  每周三,两人都没有排班的下午,地主季白从不亏待他的傻儿子,一周一次的胡吃海塞,几乎从未缺席。
  
  仲夏热的过分,可经过季白身体力行严厉有加的教育训导,外加第二次8000钻石充值的威逼利诱,李熏然十分乖巧,一进门便将空调设置了个中规中矩的温度。季白微笑,亲亲他的额角,“乖,去洗澡。”
  
  默契轮流制,季白总是愿意等着李熏然之后再去洗漱,因为,被冲过澡的浴室太闷热,他舍不得。季白是温柔的,他的温柔润物无声,不显山露水,无微不至。
  
  揉乱了白日里一丝不苟的短发,热气腾腾的季白张望了一下,最终在客厅阳台的蒲团上发现了李熏然。四仰八叉只楞在落地窗前,手机屏幕亮着惨白的光,照出李熏然的满目愁容。
  
  “又输了?”
  
  “不怪我!”立刻反驳,明显是心虚了,李熏然头也不抬,“我的牌不好,黄队长运气太棒了抓到好几局王炸。”
  
  “那就别玩了,早点睡。”温热的毛巾落在李熏然头顶,季白勾唇,看他气急败坏一把扯掉障碍物,手指在手机上噼里啪啦甩出一对7。
  
  让你再玩十分钟,唇角挂着铺床都免不了的笑意,季白忙活了一会,来阳台取清洗干净的夏凉被,“我说最后一遍,睡觉了。”
  
  “三哥!最后一把,我马上就能赢了黄队长!”
  
  啧,不听话了。
  
  长手一伸,季白勾住李熏然伸直的长颈,在他惊慌失措间俯身,含住正冒出惊呼的唇瓣。
  
  明明是薄荷味的牙膏却尝出丝甜意,季白退出唇舌,冷着脸对上做贼心虚的李熏然——
  
  “刷过牙了又去吃甜食?李熏然,你那几颗牙不想要了还是怎样?”
  









一颗水仙糖hhhhh

评论(6)
热度(169)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