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季】家属看病不挂号

bug多!重度ooc!没看过原著小说!
十分不安的一篇点梗qvqqqqqq
















  许祤身后站着几个几个穿着警服的青年,几人羞愧的恨不得把头扎进肚子里。
  
  出师后第一次独立跟进案件,眼看着犯人被制服,人质与受害群众也跟着松了口气,路边甚至还有人带头鼓起掌来了。
  
  不光是她,连按住那壮汉的几个警员也有些飘飘然,到底是年轻,稍微得意,谁也没想到,犯人竟挣脱逃窜了。
  
  那嫌疑人是一把打架的好手,被四五个高头青年制服竟也想办法逃脱,撒腿就跑,还不忘顺手拾了根警棍,扎进人群,引起惊叫声一片。
  
  对于一个百分之八十都是由新人组成的队伍来说,许祤的反应堪称干练。可她那样瘦小的女孩,即使抓住了那莽汉又有何用?对方随意一摆手,她便被掀翻在地。
  
  完了,怎么办。许祤大脑内一片空白。
  
  “闪开!”
  
  莽汉拎着警棍就想给来人当头一棒,他用了十成十的力气,竟也被对方躲开。莽汉愣了,电光火石一瞬,这位他连脸都没看清的拦路虎抬腿就是一脚,鞋后跟砸的他胸口钝痛,骨折都是轻的。
  
  亡命之徒,从来都不是好对付的。
  
  他还没摔实在地上,条件反射看着不看,拿着警棍就抡圆了胳膊。这次,实打实砸在那人腿骨上,他倾尽全力一搏,那人闷哼一声,扑通就跪倒在地上。
  
  疼,钻心的疼,可也顾不了那么多。不远处许祤尖锐惊叫起来,季白抬头,见莽汉又抡起警棍,眼看着就要得逞――
  
  痛彻心扉的腿被腰身带着,季白反身飞起一脚,打的莽汉昏厥了过去。
  
  “季队长,这医院排队的人太多了,要不我们换一家?”
  
  警服蓝衬衫都被汗水湿透,青年奔波了许久,一脸为难。季白正疼的钻心,能维持着面无表情已是不错,哪里有力气和他讨论这些?
  
  “哪家不都是一样?”许祤低低嘟囔了一句,她一向有主意,眼下也无计可施,这让其他人更心虚起来。
  
  他们一行近十人,又几乎都是穿着警服,沉默无语的堵在门诊厅,时间长了,自然引人注目。
  
  “堵在这干什么?别人都不看病了?”
  
  一声教训端的是气势十足又义正言辞,许祤一身的不耐烦被这白大褂医生吓了个干净。她自诩习惯了季白平日里的低气压,可也不得不感叹,气场这东西,真是神奇。
  
  陆晨曦也觉得奇怪,只是几个堵住路口的愣头青罢了,值得庄医生生这么大的气?眼见着顶头上司的眉头越皱越深,她赶紧开口问问这群人是怎么回事,视线游离了一番,停在受伤的那位身上,不免惊讶,哟,现在警察颜值都这么高了?
  
  “医务人员家属问诊不挂号,你跟我来。”庄恕沉默了半晌,突然开口道。
  
  医院什么时候有这规定了?陆晨曦有点懵,可上司明显心情不好,她也只能不做声。
  
  季白挑起有气无力的眉头,一幅无所谓的模样,他指尖还捏着排队挂号的号码条,摆明了态度――我选择排队。
  
  “三哥,咱这不是情况特殊吗,况且人家医生说了,这不算插队。”满头大汗的小哥好言相劝,话音未落,许祤和着其他几位警员赶紧点头附和。
  
  因疼痛而苍白着的薄唇紧抿,季白抬手搂住小哥脖子,把号码纸塞进他的衬衣口袋,“不麻烦人家,你给我排队去。”
  
  小哥犹豫不决,看向许祤,许祤也没办法,便看向庄恕。
  
  “啊――卧槽!”
  
  庄医生一脚踢开季白偷偷想缠住座椅的腿,牵动了他的伤腿一阵疼痛,饶是英勇的季三哥也忍不住哀嚎,可见疼痛一般。
  
  “小陆,让赵启平别着急下班,先来我办公室一趟。”
  
  陆晨曦答应一声,匆匆忙忙便逃走了,庄恕风似的离开了几步,看一群人还愣在原地,眉头更是皱的厉害,“两个人扛着他来,还要我教?”
  
  纵使季白一路上威逼利诱,不愿意到极点,他最终也坐稳在了庄医生的办公室。
  
  “打个夹板好好养几天,没什么大事。”年纪轻轻的骨科副主任忙里忙外,蹲身给季白上药上夹板,愣是弄皱了他一身笔挺的衬衣西裤。
  
  “警察同志,最近别走动,请个长假吧。”赵启平叹气,“按时吃药,先别急着为人民服务。”
  
  他开了一张药单放在庄恕桌上,锤了锤腰,突然想起来,“师哥,你们俩认识?”
  
  “不认识。”季白淡淡道。
  
  信了你才有鬼呢,赵启平撇撇嘴,和老干部总裁呆久了,又看惯医院另一对傻白甜医警搭档,他竟然看不懂这种高段位情趣了,不得不感叹一声,廉颇老矣。
  
  “哥们。”一脸可惜的看着季白浑身是尘土的外套,赵启平长吁短叹道,“穿着阿玛尼打架,壕无人性啊。”
  
  赵启平默不作声的走,正如他唯命是从的来,办公室里突然安静起来,只剩下庄恕收拾医疗废物的零星喧嚣。
  
  愣头青警员忍不住悄悄和许祤咬起耳朵来,季白皱眉,清清嗓子,吓得几人赶紧闭嘴。
  
  “照着药单买一套,然后回来接我。”
  
  如得圣旨一般,许祤接了药单头也不回就跑,剩下的几个人高马大的青年一愣,也一窝蜂的没影了。
  
  妈的,真疼,季白心道。
  
  瘸了一条腿,也不是残废,庄恕转身进了里屋倒垃圾,季白撑着桌面起身,径自拿庄医生的杯子倒水喝。
  
  “怎么,不是不认识我吗?陌生人还这么随意?”看他摇摇晃晃的靠着书柜,显些摔倒,庄恕嘲讽道,“季警官马失前蹄,说好的不受伤,又食言了。”
  
  “谁跟你说好了?”一瘸一拐放下杯子,季白皱眉,一动不动的抓着办公桌,显然吃痛了,可嘴上仍不放松,“劳烦庄医生开下门,我们又不认识,不好老打扰您。”
  
  眼见着胳膊开始颤抖,季白嘴硬,可终于有人先心软起来。
  
  “我送你回去。”庄恕也不嫌他一身泥土,一把从背后捞起他,“我不像凌远,能做个满汉全席出来,晚上只能委屈你喝饭店的排骨汤了。”
  
  季白实在是没了力气,挣脱不开,只能耿着脖子不看他,“我要回警队。”
  
  “不行。”庄恕立刻打断他,“我去给你拿副拐,顺便请假,我们现在就回家。”
  
  “我要回警队录笔录,你让开。”
  
  “不行,过几天录。”
  
  “庄恕,你让不让开?”
  
  明明疼的一身虚汗止不住颤抖,还嘴硬的让人想揍他,庄恕抿起唇,觉得要给某些人点颜色看看了。
  
  季白正想再嚷嚷一句,突然被庄医生搂回怀里,紧接着,清脆的巴掌啪啪两声,隔着他的牛仔裤,狠狠落在屁股上――
  
  你别说,还真挺疼的那种。
  
  “卧槽!你特么打我?”
  
  “我还想干你。”庄恕一口咬了咬他的鼻尖,目光不善,“可得等你好了,我们再谈。”
  
  “嗷!卧槽!你还打!”
  










有点……无聊qvqqqqq
两篇原著都没看过,我已经尽力让凌李2.0的两只冰山起来了嘤嘤嘤。

评论(27)
热度(391)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