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18暗恋是会呼吸的痛

  18  还好,还好
 






  空调的风轻缓而温暖,房间里还有着家里独有的柔软味道,凌远挂了电话,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卧室的墙上挂着几张粗糙的风景摄影,照片里,同一座钟楼被反复拍了好几回,最中间的相框里是一张大大的笑脸自拍。凌远在角柜上坐了良久,才缓缓起身,手指点了点照片里青年的额头。
  
  “李警官。”他沙哑着嗓音,将无数情愫掩藏在心胸中的千沟万壑,“你得好好的。”
  
  仍处于黑暗中的初春凌晨格外萧瑟,车轮呼啸过一地的春寒料峭,飞驰过早已沉寂的万家灯火。凌远破天荒闯了两个红灯,到达医院的时候,他心里也难免打鼓,这样一路狂飙还打了不少电话,也幸亏路上车少,否则就该轮到李熏然担惊受怕了。
  
  整座医院都绷紧了弦,经验不足的年轻医生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件,紧张的躲在走廊里深呼吸。凌远停下来拍拍他的肩,数位科室主任匆忙套着白大褂,急吼吼向门诊部大门走去,风鼓起一片衣角,宛若希望白帆。
  
  “我们接下来要面临的是一次接诊极限,但是极限嘛,本来就是用来挑战的。”几十名医生护士白茫茫一片,警戒线一般,笔直的拦在生死之间。凌远注视着他们或年轻或沉着的脸,微笑道,“我特别有信心,相信你们也很有信心。”
  
  他话音未落, 第一辆救护车便冲进所有人的视线。
  
  一片慌乱,却不失井井有条。韦主任押车送来的担架鲜血淋漓,连带着他的毛衣也一片鲜红。
  “三牛,情况怎么样?”凌远递来白大褂,韦主任着急上火,捅了几次才把胳膊套进衣服袖筒,“这个还好,让年轻人先做着。”
  
  “危重的在后面。”另一辆车紧接着前一辆的后轱辘,韦天舒别好胸卡道,“胸腔插进块铁片,估计连着脏器呢。车都快爆炸了,李熏然要是晚两分钟把他拖出来,肯定伤上加伤。”
  
  轻描淡写的一句两分钟,凌远却好像坐了回过山车。刚刚停稳的救护车副驾驶上下来个灰头土脸的年轻人,显然不是医生,却一刻也不停的帮着护士抬担架。
  
  那是安然无恙的李熏然,凌远低下头,偷偷的、小小的松了口气。
  
  他帮李熏然抬起担架的另一边,病人落地,凌远的脚步就停也不停,匆匆离开。
  
  抢救室外停了数位等待救治的伤者,衣物血迹斑斑,让医院的肃穆沾染上触目惊心。奄奄一息的青年满手血渍,他强忍着痛楚,竭尽全力抬起手指拽住李睿的衣角。他眼中有几丝难以言喻的光,是何意义,此刻不用言说。
  
  “情况不容乐观,凌院长,这台手术,只在理论上成立。”虽然X光片不甚清晰,但伤者的情况也一目了然,可见伤情实属危险,九死一生。
  
  “准备麻醉,进行胸腹联合手术。”仔细确认过光片,凌远目光灼灼,“那就让我看看,这个只在理论上可行的手术能不能成功。”
  
  “李警官拼了命救出来的人,我怎么能掉链子。”坚定而自信,凌远这样说道。
  
  城际高速的特大交通事故,在早间新闻期间,席卷整座城市千家万户的电视,记者们披星戴月,天还没亮就聚集在第一医院门口,本想进去采访,却被几名警察拦住去路。
  
  “里面正救死扶伤着呢,我们局长说了,救治结束之前,不准进去打扰。”青年警察道,一水儿的制服小伙子们带着大檐帽,人高马大,更显严肃。
  
  两方僵持不过半个钟头,一连三辆黑色轿车油光瓦亮,带着仔细打过腊的精致稳稳停下。市长皱着眉头,由几名助理簇拥前来。
  
  “这是谁让堵在这的?”连他也被警察拦住,市长不禁发问。
  
  “是我。”李局长面无表情的从警车里钻出来。
  
  官大一级压死人,细细算来,市长可不知比李局长大了几级。入警以来倍受关怀,几乎要将李局长当成半个老爸的年轻警察们敲敲捏了把汗,依旧决定站在局长这边。
  
  “医生本来就不够,你进去就是添乱,呆这等着吧。”虽头发花白却格外精神,李局长挺直的腰杆在市长面前完全不低一头。
  
  “老师您都发话了,我能不听?”
  
  市政府里高坐厅堂的几位大人物几乎都是军警出身,年轻愣头青的时候,没少被李局长收拾。所谓一朝被蛇咬,虽然时过境迁,但是官再大,在老师面前,这几位经常在电视里发言讲话的的人,也不得不乖乖听话。
  
  彻夜不眠的巡逻,再加上高度紧张的救助,确认了所有伤员都随救护车来到医院的时候,李熏然的神经才敢松懈。
  
  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又饿又累,肚子咕咕叫,李警官喝了口水压下这股劲儿,想起以前开玩笑问过凌远,要是手术中饿了怎么办。
  
  凌院长高深莫测一笑,说道,遇见你之前,饿着就忍,遇见你之后,想你足矣。
  
  你是想起我就气饱了吧,李熏然迷迷糊糊快睡着时想到。
  
  第一医院的优秀远近闻名,正午时分,伤情严重的受难者已全部接受治疗,情况大都有所好转。
  
  气氛不再紧张,李局长接到金副院长的电话后才撤下警察。几位大夫的白大褂刚刚在大门里闪了个影子,便被记者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凌远还穿着手术服,难掩疲惫。市领导加上各位媒体的闪光灯,一院之长熟练打起精神,得体应对。
  
  “邢市长过奖。”凌远打起官腔,太极话说的漂亮,话里带话的往复几番,第一医院倍受争议的改革方案便从市长这里得到极为重要的一票。
  
  听了半晌被绕的脑仁疼,李局长轻哼一声,背着手走远了。
  
  “这次城际高速特大交通事故得以及时处理,除了训练有素的第一医院各位医生,我市公安局也功不可没。”沉浮官场多年,邢市长怎么可能注意不到老师的离去,他拍拍凌远的肩,“凌院长,你可得好好感谢李局长,清路除障,全市都给你们医院开了绿灯,我这个市长都被拦在医院门口,生怕打扰你们啊。”
  
  媒体记者哗哗写个不停,这可是个大新闻点,怎能错过。凌远客套笑笑,这下,可欠了老丈人天大的人情。
  
  场面上的事来的快,结束的也快,市长回程后,记者们也陆续离开。韦主任打了个哈欠,戳戳凌远腰眼,“赶紧吧,装什么装,不去看看你那劳苦功高的李警官?”
  
  与他们二人同门的医生多少也知道些李警官和院长的辛秘,职业的关系,默默祝福的人反而占了大多数,大家打个哈哈,散的散,走的走,看破不说破。
  
  几辆警车停在医院门口,看样子也快要离开。
  
  李熏然开着车门,保卫萝卜打了不知几轮,刚刚解锁了新角色,正咧嘴傻笑着,车门外的阳光突然被人挡了个结实。
  
  “辛苦啦,凌院长。”
  
  “你也辛苦,李警官。”
  
  两人的样子都说不上好看整洁,凌远舒展唇角,缓缓蹲在李熏然面前。
  
  院长白大褂的衣袖一尘不染,甚至还有整齐叠放之后的压痕,它被凌远揪在手里,一下一下,擦掉了李熏然手指的血污,脏了一大片袖口。
  
  “我一会去洗洗,远哥,你别用衣服擦啊。”李熏然挣扎一下,手腕被凌远捏的更紧,“你可是大院长,脏兮兮的像什么样子。”
  
  “怕什么,你不嫌弃就行。”蹲在地上的男人抬头,像是害羞,扫了李熏然一眼,又低下头去。
  
  警车另一面,李局长扔了烟蒂,忍不住,狠狠清了下嗓子――
  
  “咳!咳!”
  
  养了二十多年的老儿子,看起来挺机灵,到底,还是傻不拉几,栽倒在更聪明的手里。














啊啊啊!赶在一周年最后一分钟更新!!!
  

评论(33)
热度(364)
  1. S-sugus坂田氏推土机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终于找到这篇了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