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20暗恋是会呼吸的痛

  20  我觉得你好,你就什么都好
  
  有错就改,凌远是个坦然的人,错了就是错了,何况对着李熏然,又哪里谈得上不好意思,抹不开面儿?
  
  头一天就拼了午饭的时间,凌远一边啃了个不怎么好吃的包子,一边紧赶慢赶批了两天份的文件,给自己腾出一下午的时间。
  
  承认错误嘛,态度自然是重中之重。凌远特意换了条十分金贵的新领带,服服帖帖的系在脖子上,三十多岁的有为青年,看上去更加功成名就。
  
  他家的李熏然警官今天诸事顺遂,没有加班,没有结报。警局进入了一年里难得清闲的好时候,犯罪率总是在春暖花开的时节转低。天气不错,大家也乐得如此。
  
  “……我哪知道为什么。”几个人凑在一起闲聊等下班,黄队长被新入行的小警员围了个水泄不通。为什么一到这个季节,连犯罪率都会下降这种问题,黄队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索性他也不喜欢端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不知道,便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兴许,都忙着谈恋爱去了?”
  
  半大不小的一圈毛茸茸愣头青们,几乎全是大光棍,这个答案让小伙子们哭着啃了口狗粮,转而又开始期盼明天的桃花。黄队长正想点起另一支烟,门突然被人推开,大家不约而同的回头――
  
  “哎哟,凌院长?”
  
  黄队长起身打招呼,似乎和凌远很是熟唸,“李副队在隔壁办公室呢,快下班了,您先给他拿着衣服?”
  
  说着他便拎起椅子靠背上的大衣,凌远接过来,细心拍了拍褶皱,心想这衣服该洗了,就用那柑橘味儿的洗衣液吧。思绪末了,他才点头致谢,言罢便离开。
  
  “黄队长,那就是凌院长?”小伙子们闲起来也喜欢八卦两句,赶紧围了上来,“李副队就是和他……?”
  
  “人活一辈子不容易。”没有直接回答大家的问题,黄队长终于点起了烟,似叹息,似欣慰,“又有多少人能和最契合的人在一起?碰到一对,就祝福一对吧。”
  
  大小伙子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隔壁的办公室放了台打印机,李熏然蹲在一堆印好的文件前翻翻找找,凌远在他身后站了半天,忍不住开口,“找什么呢?”
  
  “哎哟!”小警官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下,埋怨似的看了凌远一眼,“吓死我了!”
  
  “我错了我错了。”凌远笑嘻嘻的赶紧扶他起来,“找什么呢?还没下班?”
  
  “我的体检表。”李熏然边找边碎碎念道,“印哪儿去了……”
  
  凌远本就耐心,碰上李熏然便又耐心了几分,一身西装革履,也蹲下陪着小警官找那一张纸。李熏然乱翻,他就跟在后面收拾,直到腿麻了起来歇歇,绷着笑说,“今天啊,不知怎么的,我突然特别馋,特别想吃馄炖。”
  
  刚刚找到体检表的李熏然正忙着看那张纸,青年挺拔修直的站在窗边,腰带一扣,更显得腰身好看、赏心悦目。
  
  一听是吃的,饥肠辘辘的李警官立刻来了精神,凌远见他终于正视自己,接着慢悠悠道,“我上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吃,名不见经传的小店,开了十几年,那汤汁,那馅料――”
  
  “好吧!”李警官哗哗收拾了体检表,一脸为难无奈,“我就赏光陪你去尝尝吧。”
  
  满口的被迫屈服,往外跑的脚步可没慢多少。凌远紧跑两步给他披上衣服,转脸又回到黄队长带着的办公室。
  
  “拿包拿包,我的包还在座位上呢。”李警官仰头,十分熟练的使唤着凌院长。
  
  本市最老牌商城的地下小吃街里,长巷短街七拐八拐,确实如凌远所说,是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店。桌面的油腻都有种几十年的沧桑感,黑碗白汤,鲜香浓郁,几个白乎乎胖滚滚的馄炖在里面翻跟头。
  
  细嚼慢咽了半晌,凌远抬头,见李熏然正在汤里找残存的馄炖皮,一无所获后,便颇为遗憾的开始喝汤。他低头偷偷笑了一下,慢慢把自己的几个小白胖子舀进李熏然碗里。
  
  “社会浮躁,人心窜动,就连这馄炖都不似原来好吃了。”凌远挑起话头,李熏然愣了一下,腮帮子鼓动了几下,咽了嘴里的馄炖才开口,“我觉得挺好吃的啊。”
  
  “馅不够细,汤也不是牛骨熬的了。”摇摇头,凌远兴致勃勃道,“要想好吃,还得是我做的,首先这个馅就比他精心。”
  
  “好,我等着吃,凌院长莫非还想用显微镜剁馅嘛。”
  
  “也不是不行。”凌远故意顺着他的话茬,“回头我就写篇论文,显微镜微创技术与馄炖馅高水平制作的结合应用,怎么样?”
  
  李熏然乌溜溜的眼睛眨了眨,唇角埋在碗沿,眼中含笑。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虽不是为了这句俗语,凌远还是借着这个由头,和李熏然顺便溜达到超市。
  
  电梯长长直通地面的超市,几对小情侣互相依偎着,正说着那酸酸甜甜的密语。李熏然臂弯里挂着自己的外套,松松垮垮的,正好遮挡住他偷偷勾住凌远手指的动作,“远哥,咱俩这也算约会呢。”
  
  凌远故意想逗逗他,戏谑道,“怎么,一顿馄炖就算约会,李警官这么好打发,还单身了二十多年?”
  
  电梯到头,年轻的小情侣们叽叽喳喳散开,李熏然撇撇嘴,心想我撩妹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竟敢班门弄斧。他挠了挠凌远的手心,缓缓道,“我这不是在等你嘛。”
  
  一辆小推车,两个大男人推自然挤了些。李熏然跟在凌远后面,一走到货架间,左右没人,就偷偷蹬在车上滑出好远,末了还得意洋洋冲凌远笑。
  
  “有监控,李警官不怕丢人了?”凌远往车里放了两条毛巾,李熏然抬头望天花板,尴尬的扯开话题,“远哥,买这么多毛巾牙刷做什么?”
  
  “给你啊。”说罢又拿了个刷牙杯,凌远选了个浅蓝色的,一回头,李熏然一脸震惊,“我、我忘记给我妈说了!”
  
  该打,该罚。
  
  凌远一巴掌拍上李警官的屁股,隔着外套,四下无人,却也吓得李熏然一机灵,反手就给了凌远一记肘击,“大庭广众的你干什么?这会不怕监控了?”
  
  可转头,凌远捂着肚子的样子又让他心疼,赶紧上前关心两句。凌远当然没事,不过是略施小计讨句温声细语罢了,他装作难办的样子,“我都告诉我妈了,你还等什么呢?难道要我亲自去和她老人家请示去?”
  
  “别别别,我指定跟她说!”李熏然插嘴道,“伯母她……这么容易就同意啦?”
  
  “李警官那么招人喜欢,我妈难逃法网。”凌远握住他的手,贴着李熏然的耳畔开口,一呼一吸间的气息撩起一片红晕,“不过,坦白从宽,你到底什么时候背着我和我妈交情颇深了?”
  
  李熏然躲开那股温热,鼓着腮帮子道,“不告诉你。”










过度一章hhhhh我知道有点无聊(趴

评论(15)
热度(284)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