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苏靖 DAY 75】屠龙传说

  01
  地狱的恶龙消陨山峦,屠龙的勇士无人生还。
  数不清是第几个十年,举城上下又在为新的战士欢呼。
  萧景琰挎着长弓与利剑站在城门口,城门缓缓关闭,透过门缝,母亲泣不成声的样子便是他最后看到的景象。
  终于轮到他去屠龙了,萧景琰摸了摸背后的长弓,心下钝痛。
  这条路的尽头,兄长与挚友洒尽的一腔赤血,如今仍殷鲜艳红。
  
  
  02
  萧梁是个富庶却凶险的村落。
  听说,在这里种颗豆子便能收获一盆金疙瘩,听说,在这里做什么都能富甲一方,听说,这里的人夜夜笙歌,坐拥用不完的金银财宝,过着苦中作乐的一生。
  天下有多少想要铤而走险一夜暴富的人,便有多少殒命在萧梁城门外的孤魂。
  这是一座孤岛,城外人想要进城难于登天,城内人妄想屠龙便是死路一条。
  恶龙的诅咒延绵千年百代,萧梁的先祖与巨龙约定,每十年献祭一名少女,换一方水土万安。
  牺牲了不知多少名少女的萧梁,终于有人磨好了利刃,孑然踏入不归路。
  
  
  03
  你的兄长是个英雄,所以,你也必定是英雄。
  萧景琰从小便是被当做屠龙手养成的,他的大哥――萧景禹多年前只身一役,竟使恶龙沉寂了二十年,没有献祭与征战,村落得以休养生息。
  于是,便有传说四散――
  若想屠杀恶龙,非萧家骨血不可。
  除却身先士卒的萧景禹,萧家根骨强健,无妻无子,可为战士的儿子,竟寥寥无几。
  “非萧氏子孙不可?什么鬼话,我偏不信!”白衣少年一挥马鞭,打掉了脚边的几朵野花,“等我长大了,就杀了那恶龙带回来!给你看!”
  “刚好景琰从东海学艺归来,我送你龙甲战衣,你要送我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给我当弹珠玩!”
  “我们要玩个痛快!在这一方片隅呆了这么久,我们去诅咒外的城巷,我们要游遍天涯海角!”
  
  
  04
  一语成谶。
  书里说,人到悲极之时难以泣泪。萧景琰还记得,学堂先生温暖的手掌落在他和林殊头顶,“你们还小,怕是很难理解这种感受吧。”
  萧景琰将约定好的鸽子蛋放在林殊的牌位前,灵堂安静的可怕,林氏夫妇沉默无声。
  明明很悲伤,却偏偏哭不出来。萧景琰拼命想挤出几滴眼泪,因为比起屋外嚎啕大哭的人们,他怕自己看起来太过薄情。
  他终究没有哭,未能宣泄的情感替代岁月,做了成长的催化剂。
  
  
  05
  传说之中的恶龙住在云雾缭绕的层峦叠嶂间。
  那群山耸翠的入口处叫做梅岭,马儿因被山口喷薄的熔岩受惊不少,转眼便不知何处去了。
  恶龙为何不藏身于深山,早早跑来这里做什么?萧景琰看到熔岩渐渐冷却,洞府里火光明灭,像是有东西要出来似的,不由握紧剑刃。
  
  
  06
  “山林之中,瘴气密布,你一介凡人进去,必死无疑。”
  沙哑的声音带着巨龙的喘息,萧景琰不做声,那龙沉默了许久,又道,“梅岭气候多变虫蛇丛生,你这样冒失,中途陨命也是应该。”
  他对这山林熟悉非常,极缓慢,却一字一句解释着推测,萧景琰越听越奇怪,竟觉得这巨龙是害怕自己遇险,便特意前来等候自己一般。
  这想法何等荒谬,他想想便作罢了。
  “你是何人?”萧景琰执剑直指洞府,大声问到。
  “我便是龙,我是被你兄长斩下双翅,被林殊一剑穿心的龙。”
  “希望仇恨可以锋利你的剑刃。”
  “也谢谢你不远万里,送来我的死期。”
  
  
  07
  龙说他被林殊重创,身体不堪重负,但求一死。
  萧景琰嗤笑道,“那你为何不自我了断,偏偏要等勇士屠杀?”
  “我有心愿未了。”
  巨龙的声音突然变的清朗起来,萧景琰见洞府里火光开始熄灭,想上前一探究竟,可熔岩凝成的岩石仍然烫的他脚底生疼,只能作罢。
  洞府外是层层叠叠的树木藤蔓,撑起一片阴暗。
  萧景琰在阳光下眯起眼,他看到一个青年轻袍缓袖款款而来,他踏着一片炎热,却清凉的不可思议。
  
  
  08
  “你的心愿是什么?”
  名唤梅长苏的巨龙化成人形,青年谦和温润,只拢了拢广袖。树影斑驳,照出他苍白无力的肤色,“我想看看这龙府外的山川河流,游历人间美景。”
  萧景琰的剑刃不曾晃动分毫,他站在滚烫熔岩的另一头,有些不耐烦道,“你这心愿太麻烦了,人间绝景众多,处处都去,屠龙岂非要等到百年之后了?”
  化为青年的巨龙浅浅一笑,“不会太久,三月有余足矣。”
  他倒是算的清楚,萧景琰收了兵刃沉默不语,算是默认同意。
  
  
  09
  视死如归的屠龙一役,莫名其妙成了游山玩水。
  时值盛夏,巨龙梅长苏的一身轻袍缓袖显然有些厚重,萧景琰擦了擦额角的汗,终于开口与两手空空的青年说上一句话,“你不是火龙,不热吗?”
  梅长苏依旧是微笑,他抬头直视骄阳烈日,萧景琰好奇,也跟着抬头,却被他一把捂住眼睛,“苏某将死之人,自然不惧强光刺眼,景琰就不要跟着我学了。”
  火龙的手掌冰凉湿冷,在这炎夏之中,在这正午之时。
  竟比前几日还凉了几分。
  
  
  10
  除去时时刻刻盘桓于彼此之间的屠龙念头,梅长苏不失为一个最好的旅伴。
  萧景琰任由他悠悠逛逛,大漠孤烟至江南水乡,亏的巨龙一身法力无边,国境四方,弹指倾刻间便恣意驰骋。
  北漠疆域里沙海无垠,虽荒芜,瓜果却意外的香甜。梅长苏在茶摊拄着脑袋,面前一牙牙的蜜瓜挂着汁水,可口非常。他将这些吃食向萧景琰一边推了推,“这里还有,不够再要。”
  两人面对面坐着,萧景琰从啃的差不多的瓜皮里抬起头,正好看到梅长苏向远处张望的眼睛。青年笑眯眯,手指揉搓着衣袖,不知在想什么。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梅长苏回过神来,极自然的抬手,替萧景琰擦去瓜籽,这动作仿佛进行过千千万万遍,熟悉的就像呼吸,就像迈步。
  就像他揉搓着衣袖,就像另一个人。
  
  
  11
  若不是巨龙出世,萧景琰断然不会相信这些怪力乱神之说。
  眼下,那神谋魔道正拉着他的手腕,北方雪域之中两指相搓,清脆的响指之后,萧景琰只觉眼前一片晶莹,回过神来时,他正站在一尾海角渔村的小巷中。
  无论体验过多少次,都不得不感叹这股法力的神奇。萧景琰冲梅长苏笑笑,青年虽回复般弯弯唇角,可脸色,却是说不出的惨淡。
  “你怎么样?”一生一杀的关系在潜移默化中似乎淡却不少,萧景琰一心紧张他的身体,揽住梅长苏时,竟被他满身的寒气惊到,不禁瞪大了眼睛,“你、你明明是条火龙,怎么会这样?”
  仿佛病的不是自己一般,梅长苏休憩片刻,断断续续道,“我若能在途中毙命,岂不是给你省事儿了。”
  他说的轻松,蹒跚着脚步向灯市阑珊中走去,不曾注意到身后萧景琰的百感交集。早已忘记从何而起的思绪兜兜转转,又回到眼前。
  不该是这样的,你曾经必定鲜衣怒马,必定游骋无度,绝不会从始至终都盘踞在阴诡的龙府中,搅动诅咒蛊惑人心。
  “你一直,都是这样冷冰冰的吗。”萧景琰追上他的脚步,轻声问了一句。
  “哈,倒也不是。”梅长苏被河流里的花灯吸引了注意力,漫不经心,“小时候我也暖融融,火炉一般,也是在九安山后的寒潭游过泳的――”
  梅长苏焉地收了话尾,一般装相,一般真实的咳嗽起来。
  你,到底是谁。
  萧景琰不可置信,瞪圆了一双眼睛盯着青年的背影,终究没有问出来。
  
  
  12
  游历前所说的三月之约,拢共剩不下几天了。
  梅长苏的身体似乎大不如从前,两人在一处驿馆里听窗外烟雨,屋中是缭绕药香。
  “我本是魔物,这些药材喝来也是浪费。”梅长苏捧着本话册看的有趣,萧景琰端着一碗药,理也不理他的话,大有你不喝我就一直端着的劲头。
  “救一个行之将死的人,你这是何必呢。”
  “只要能绵延你哪怕一天的时间,我就愿意。”
  雨更大了些,窗帘都揽不住偷跑进来的淅淅沥沥,梅长苏落了窗户,叹了口气,“你是何时发现的?”
  萧景琰红了眼眶,又体会到十几年前近乎极致的悲戚,“我发现的太晚了。”
  
  
  13
  他们终究回到了龙府,潇洒离去,褴褛而归。
  “靠山,傍水,有良人。”勉强站起来,梅长苏坦然,“屠杀过巨龙,游历遍山水,我这一生也算豪放,就是当初与景琰的誓言,还剩一样。”
  萧景琰摊开手掌,珍珠圆润细致,落在梅长苏的手掌里,却还是他更为惨白一些,“我怎会让小殊失望。”
  今日清晨,梅岭龙府早已不似当初苍茫的模样,梅长苏看了看天光,看了看绿草,看了看萧景琰含着泪挤出的微笑。他收了珍珠,少年气十足的晃了晃,“我收下咯。”
  “你不说点什么吗?”
  衣袖里泛起萤火,梅长苏变得明明灭灭起来,仿佛清风都穿的过他的身体。他挣扎着最后一丝弥留的生天,吻去良人眼角珠泪。
  在因陨落而死的光芒里,萧景琰泣不成声。
  
  
  14
  数不清是第几个十年,龙府里沉睡的巨龙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小殊,我好像听到号角的声音了。”
  “屠龙嘛,周而复始。”
  角落里的青年正捧着颗珍珠,在洞府仅剩的一隅光线下,细细玩赏。
 
  
  15
  年轻的屠龙士兵刃银光闪闪,巨龙懒懒抬起眼睛,似笑非笑,“你这功夫,比我当年差远了,是吧,小殊。”
  满布鳞片的脸上难得也能看出笑意,屠龙士抬了抬手腕,有些莫名其妙。
  对着件衣服絮絮叨叨的龙,好生奇怪。
  
  







明明是中秋节,却发了篇虐(虽然并没有虐到哪里去
qvq抱歉hhhhh
大家多吃月饼呀。

评论(15)
热度(99)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