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21暗恋是会呼吸的痛

  21  有一个电视剧,叫命中注定什么来着?
  
  仲春初夏,女孩子们迫不及待换上短裙的时节,薄靳言终于被人从解刨室里挖出来,陪着简瑶散步逛街。
  
  很难想象他是心甘情愿的,不过初为人父,他少的可怜的情商终于记得撺掇了节操,一起鼓动大脑,告诫它,此时此刻,你该陪着老婆。
  
  是啊,简瑶摸着还未鼓起的肚子,一脸骄傲,我要生宝宝了。
  
  孩子安稳落座还未到两个月,简瑶依旧穿着她漂亮的小裙子,却喜欢时不时扶着腰,冲薄靳言凄凄哀哀一嗓子,“我腰疼,想吃章鱼小丸子!”
  
  薄靳言皱眉,实在是不明白那个油炸面团裹章鱼块怎么能治腰疼,不过一个月来长久的经验告诉他,不要争辩,让干嘛干嘛就好。
  
  即使买个章鱼小丸子也要穿的笔挺,薄靳言西装革履的下楼去了。简瑶坏笑一下,拨通电话,“喂,熏然,薄大神出去啦!”
  
  电话那头的李熏然松了口气,脑袋和肩膀一起夹住手机,快速晾好最后一件衣服,“我现在得躲着你家薄教授,否则又要被他数落。”
  
  差一点就要和工作结婚的薄靳言最讨厌他的助手迟到,意料之中,当简瑶告诉他,李熏然搬去凌远家的时候,薄教授几乎要跳起来――
  
  警察局在城东,李熏然竟然有胆子给他搬到城西去住?
  
  一天之内,薄靳言手机的免费通话套餐被他用的一干二净,来回二十几个电话,只为劝说李熏然再搬回他离警局极近的家。
  
  “薄教授,我也是有私生活的。”李熏然义正言辞的拒绝,让薄靳言为数不多又尝到挫败的滋味,简瑶实在看不下去,仗着肚子里的筹码,手段十分强硬的教训了他一通。
  
  “放心,有我在,他绝不敢再提这事。”随手拾了块苹果,简瑶边吃边道,“为了庆祝我的宝宝,也为庆祝你正式脱单,记得今晚来我家吃饭啊。”
  
  除了匆匆忙忙和老爸回家蹭午饭外,李熏然才觉得,自己确实好久没和父母一起吃饭了。
  
  带着心里的歉疚,李熏然连连答应简瑶。
  
  “对啦!凌院长来吗?”简瑶摸摸自己并没有鼓起来的肚皮,“我都没正儿八经的见过他!”
  
  电话那边传来盒盒盒的耿直笑声,简瑶耐心听她发小笑完,心想,他一定不好意思了,每次害羞,都用乱七八糟的一通笑来糊弄过去。
  
  “下次吧瑶瑶,远哥出差了。”李熏然又收拾了几件脏衣服,轻车熟路,丢进洗衣机旁的竹篮里,盘算着该什么时候洗,“他走了一周多,要周末才回来呢。”
  
  大洋彼岸两端相隔千万里,若是时间再向前推进个几百年,这便是穷尽一生也难以跨越的无垠天地。
  
  凌远一路奔波来机场,几乎踏着登机的最后时刻冲进机舱,陈局长气喘吁吁,靠在座位上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半年没见,你倒是比我还利索。”
  
  “那当然。”两人熟识多年,凌远也未曾失了礼数,他双手接过领导亲自端来的热水,连声道谢。
  
  “十四天的行程,硬生生让你压到七天,还拖着我这把老骨头呢,你也不悠着点。”
  
  嘴上怨声载道,陈局长叹了口气,忍不住对最喜欢的部下唠叨几句,“我知道你急吼吼的想回去见谁,年纪也不小了,别总玩年轻人那一套,那小警察耗的起,你呢?你不要成家立业了?”
  
  “谁说我不想成家立业了?”凌远砰的放下杯子,显然在生气,“我就真想不明白,你们一个个的都想跑到我面前说道两句,熏然怎么你们了?我和他怎么就不能成家了?”
  
  不小心拍老虎屁股了,陈局长一口水差点没呛在喉咙里,赶紧安慰道,“我没说他不好,你们到底是两、两个大老爷们。”
  
  他压低声音,苦口婆心,丝毫不居高临下,满满是长辈的担心,却说了不该说的话,“他能照顾好你吗?他能生孩子吗?你能不能小声点――”
  
  “我就不小声点。”可怜的水杯还没送到嘴边,又被凌远摔到小桌板上,“他照顾不好我?陈局长,我别的不说,我这老胃病患者如今跟没事人似的,又是谁的功劳?”
  
  “只要熏然还在我身边一天,我这心里就一直暖暖的。不管谁怎么对我冷嘲热讽,还是又出了什么天大的挫折,我看着他,就觉得这世界还是亮的。”
  
  “不管站在我面前的人是谁,再好,也别想代替他,你想和你老婆过一辈子,我对他也是一样,我抓住了,就不想放开。”
  
  话说到这里,凌远的目光渐渐趋于平静,又有些懊恼,为何不早早如此一吐为快。他的小警察是要和自己过后半生,甚至下辈子的人,几顿拌嘴而已,凌远突然觉得,他已经不在乎这些妄图对他们指手画脚的人际关系了,因为李熏然比这贵重的多。
  
  李熏然比他自己想象的要贵重,凌远把他放在心底,最里面,在它之前安排了无数障碍、设计了无数关卡,只给凌远一个人看的小柜子里。
  
  一同共事十几年,陈局长只看一眼,便明明白白,凌远是认真的。他憋回自己略带惋惜意义的叹息,改成句自言自语,“他最好,是你一个人的,行了吧,提还不能提了……”
  
  “就是不能提。”眼看着对方偃旗息鼓,凌远略微得意的笑笑,“我都不舍得说他一句,你们更别想欺负他,碰一下都不行。”
  
  飞机起飞,发动机的轰鸣隔着机舱想起,陈局长翻了个白眼,只一旁看书,暂时不想搭理凌远,让他冷静冷静。
  
  再丰盛的家庭聚餐,也架不住一对父子和几个年轻人的狼吞虎咽。简瑶妈妈很久没这么开心过,李熏然进厨房帮她洗碗,这让老人又眉开眼笑起来。
  
  一顿饭吃了不少的简瑶,今天一看便没办法回家,简瑄欢天喜地的给姐姐姐夫搬了两床被褥,她年纪最小,逗的几位老人合不拢嘴。
  
  李局长饭后最喜欢喝杯清茶,这杯茶一直以来都是他老儿子沏的,可老儿子却许久未正经回过家。李熏然也觉愧疚,默不作声的,独自去厨房做这件已成习惯,被迫终止的事情。
  
  窗户正开着,是为了散去粘腻的油烟味,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现在也只有冷风呼呼灌进屋内。李熏然伸长手打算去关窗户,视线飘到五楼下,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盘旋着飞虫的路灯暖光里透着孤寂,凌远正靠着灯杆,一边玩手机,一边咬面包。
  
  他们之间总是默契十足,明明才相拥半年,却像是相伴了一辈子,凌远抬头,李熏然低头,目光毫不意外的相撞。
  
  “爸。”热气腾腾的茶落在李局长面前,他老儿子微微红了脸,遮遮掩掩指着门外,老头子既好笑又无奈,摆摆手,让他赶紧走。
  
  “熏然哥!”简瑄蹦蹦哒哒从客厅追出来,“你回家呀?”
  
  “嗯,回家。”李熏然用力点头。
  
  楼道年久失修,一楼的声控灯早就不好使了,李熏然急急忙忙跑出来,差点绊了一跤,凌远心下一空,不禁急跑两步迎他。
  
  “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打扰你胡吃海塞了?”嘴角还挂着面包渣的人看起来有些委屈,尤其是闻到李熏然一身的饭菜味后,凌远故意装样,眼见着小警察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满目担心后,才不继续逗他。
  
  “你哥我天生觉少干活快,十四天缩七天算什么。”他上下仔细看了看李熏然,末了,忍不住揉揉他微卷的头发,一把揽在怀里,“想死我了。”
  
  老房子着火,没的救,肉麻起来要人命。李熏然开心的不得了,恨不得一头钻进人家怀里不出来,可也不得不想着控制火势。
  
  “怎么不上楼找我?”
  
  “那怎么行。”凌远任由他挣脱自己的怀抱,改为给李熏然整理领口,“宝贝儿子搬出来住,好不容易回趟家,我却火急火燎的来领人,让爸妈怎么想?”
  
  脱口而出,毫不犹豫,这一声爸妈叫的自然,李熏然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可又觉得没什么不对,只能茫然眨眨眼睛,配上抿嘴偷笑。
  
  凌远最喜欢他笑,有时扪心自问,把他和李熏然放到古代,没准自己也是个烽火戏诸侯的大昏君,可偏生没办法。
  
  凌远无奈的想到,昏君就昏君吧,现在又不是古代,李熏然哪天要真的想看狼烟,他就给他点两堆,在野外,不犯法。
  
  “好久不见,也不说亲亲我。”老房子火势又旺起来,凌远迅速的环顾四周,左右无人,他便借着楼房的一片阴影,再次搂住他的小警官。
  
  水到渠成,李熏然从不扭捏,喜欢就是喜欢。他紧紧环住凌远的脖子,省略去浅尝即止的啄吻,融融阳光的暖意覆盖住将将融化的积雪一般,不容拒绝,热烈而亲切。
  
  他是真的很想他。
  
  一米八几的大小伙整个吊在脖子上,凌远痛并快乐着,老半天,还是忍不住摸了摸李熏然毛茸茸的脑袋,“老腰,老腰!”
  
  昏暗的灯火下,李熏然撇撇有些红肿的嘴,冲凌远张开胳膊,“要不你吊着我?”
  
  这是涉及原则的问题,凌远和商界大佬周旋了多年的头脑,随口打个哈哈,便忽悠过去。
  
  “你简妈妈做什么好吃的了。”凌远舔舔唇道,“好辣。”
  
  












qvqqq听说卖个萌泥萌就有留言和红心蓝手【躺平露鸡鸡(不是

评论(34)
热度(342)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