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22暗恋是会呼吸的痛

  22  你这种人,除了恋爱我也没什么想跟你谈

  

  市场需求决定商品供应,花样要多,类型要繁,不能换汤不换药,只有别出心裁才是王道。市面上卖的东西大多如此,商家挖空心思博得消费者青睐,就连几瓶调和酒,也变着法儿的迎合年轻人,越可爱越无害越好。

  

  孕妇不宜饮酒,简瑶买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磨砂瓶子,自己不喝,灌李熏然倒灌的勤快。那酒瓶不大,颜色又跟闹着玩似的,味道也酸酸甜甜,李熏然一杯接一杯,没当回事。

  

  果然,包装上特意标注的后劲大不是耸人听闻。李熏然在楼下和凌远吹了会儿冷风,走向车库时就有些摇摇晃晃,等坐上了副驾驶,他嘴里和凌远聊着天,还有模有样的,可双眼却渐渐放空,一动不动盯着凌远。

  

  “……所以说,这次去美国也是不虚此行,我们与发达国家,还是有些距离的。”红灯乍起,车轮缓缓停住,凌远说到兴奋之处,手指忍不住打起拍子,敲击着方向盘,“医院的整改方案我已经提交上去,想必卫生局也该开始审批――”

  

  红灯迷蒙的光打进车窗,李熏然突然扒住凌远的肩膀,吓了院长一跳,“远哥,你接、接着说啊。”

  

  “不了,下班时间,不该聊工作。”

  

  “嗝――”李熏然冷不丁打了个酒嗝,傻乎乎笑道,“我愿意听,你、你说什么,我都喜欢。”

  

  甜言蜜语,忠衷表白,迄今为止多少掏心掏肺的倾诉,都比不得这一句酒后真言。忙着顾及太多别人的心,终于有一回,他的心也被人珍视之极的捧在手心,好好的安抚爱护。

  

  万千感触温存不必多言,凌远像个独自迁徙的候鸟,一场看不到尽头的旅途无需继续,他在一个小小的鸟巢面前,长长松了口气,还好,原来你这么在乎我。

  

  他伸手,第一次,用着有些小心翼翼的力道,轻轻刮了那人的鼻子,生怕李熏然突然消失似的。

  

  “喝醉啦?”心中波涛汹涌,凌远仍平稳转动方向盘,启动车子,“那你就睡会,到家了我叫你。”

  

  迷迷糊糊栽倒在座位上的人哼唧了一声,放心极了,话未说完便陷入睡眠。

  

  平时看起来虎虎生威的李警官,喝醉后耍赖的功夫也不差。

  

  在车上睡的熟了,自然不愿挪开好不容易被捂热的位子。凌院长连哄带骗,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什么明天要吃红烧肉,后天要去下馆子,好说歹说,才使尊驾移步室内。

  

  没喝酒的人反而出了一身的汗,凌远把迷迷糊糊的小警官折腾到床上,还给他盖了被子,才安心去洗澡。

  

  “熏然,洗澡了。”

  

  满身是被热水蒸腾后的热气,沐浴露气味清爽,凌远俯身叫醒睡的暗无天日的人,被一个委屈的小眼神打败,语气又软了几分,“听话,洗完澡再睡。”

  

  意料之外,李熏然一反常态,迷迷糊糊的进了浴室。凌远一脸欣慰,看看,这么听话,多小棉袄啊。

  

  小棉袄制造出了哗啦哗啦的水声,凌院长亲自给人家铺床展被子,自己先香喷喷的进了被窝。

  

  吹风机呼呼响起,凌远继续欣慰脸,不错,都知道吹头发了。

  

  气温回暖,已经到了穿衬衣也不太冷的季节。李熏然穿着纯棉条纹睡衣,一身浅蓝色扎进床垫,猛地攀上同款浅灰色睡衣的凌远――

  

  “远哥,我们做吧!”

  

  浅浅打开的书页呲啦开个大口子,凌远愣了好久,棱角分明的唇瓣开了又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是认真的。”李熏然把头埋进凌远的肩窝,呼吸着和自己相同的沐浴露香气,把他的手,搭在自己腰上。




http://www.gcslash.com/thread-5240-2-1.html





这两天不方便用电脑,终于把敏感词改出来了,敏感词敏感你大爷!

评论(40)
热度(267)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