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23暗恋是会呼吸的痛

  23  “你这脑瓜里啊……”
        “装的都是你。”
  
  总有人说官二代生来起点就高,干什么都可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背靠大树好乘凉。李熏然委屈的撇撇嘴,心想这是谁在这以偏概全来着?真冤枉人。
  
  李局长体恤黄队长刚刚得了大胖小子,又心疼王队长长久加班该好好休息,年纪轻轻的几个刑侦队长被他关怀了个遍,这件时间紧任务重的工作自然落在李熏然头上。
  
  一连两周连轴转,李熏然拎着寥寥没几件衣服的行李重回故土,越想越觉得自己像是捡来的。不,人家捡来的孩子可比自己滋润多了,至少不会被自己老爸逼着做吃力不讨好的事儿,远哥他爸可心疼他了。
  
  我妈也稀罕我呀,李熏然开解自己道。他回来的巧,现在去警局报道,正赶上忙的时候,李局长肯定得黑着脸道,你非得拿报备这点小事来打扰大家工作吗?
  
  聪明人才不去讨打,立刻敲定接下来的行程,李熏然招手打了辆车,语气说不出的雀跃,“师傅,去第一医院。”
  
  去医院也这么开心?司机师傅摇摇头,心想小伙子该是去找女朋友的。
  
  可能是快到午饭时间的原因,门诊部排队挂号的患者也不那么熙熙攘攘,辛苦一上午,医务人员难得有空打着哈气,几个偷偷摸摸的黄牛都有点蔫蔫的了。
  
  大家都饿了嘛,我也是。李熏然揉揉肚子,径自去了院长办公室。
  
  “嘿!李警官!”
  
  打招呼的人几步就冲过来,白大褂让风鼓吹起一个大包,带着股抹不去的消毒水味,“好久不见啊!”
  
  韦天舒把李熏然挤进电梯,身后的凌远只好隔空和小警官笑笑,任劳任怨伸手按了楼层,韦天舒见他俩这样,不满极了,立刻拍了李熏然一巴掌,“怎么,你光想这凌扒皮,不想三牛哥?”
  
  李熏然被他勒的只想哭,眼睛一个劲的瞅凌远,果然又让韦三牛发现了,韦主任皱眉,一本正经的放开他,扳过李警官在医院门口精心整理了头型的脑袋,凝眉深重道,“你这眼睛怎么总往一个地方瞟,别是得了什么病,快让韦主任看看……”
  
  “看什么看,有完没完了?”病历重重落在韦主任毛刺刺的脑袋上,电梯停稳,凌远一把拽出还和李熏然纠缠不清的韦天舒,“外科大夫还带辅修眼科的?你啰嗦个没完,下午的手术还要不要做?”
  
  一声拐着弯的哎哟就在嘴边,韦天舒啧啧作声,上下打量了凌远,“你现在就跟那好不容易抢到食儿的鸡仔似的,这护的啊――”
  
  “韦三牛!信不信我揍你?”
  “院长打人了!”韦主任对敌经验及其丰富,敏捷非常的躲到李熏然身后,指着凌远控诉,“李警官,你管不管?”
  
  “你们医院的内部问题,我插手不太好吧。”
  
  手指头在李熏然与凌远之间点来点去,韦主任瞪圆了眼睛,愤然离去,一句狼狈为奸掷地有声,久久不散。
  
  办公区的走廊长且宽,清且静,门门紧闭。李熏然的脚步声踏着凌远的步幅,两股鞋底擦地的声音不知不觉重合归一,两人肩并肩走着, 衣袖挨着衣袖。
  
  “你盯着我看什么?”进了办公室,李熏然轻车熟路跌进院长的大靠背椅里,从后腰掏出个小垫子,是自己当初买给凌远,要他保护腰椎的,这东西理所当然的在这里,看来一直在用。
  
  长舒一口气,凌远不紧不慢坐在办公桌对面,气定神闲,“虽然风尘仆仆,但精神头不错,很好。”
  
  “家里有我早晨刚做好的饭菜,冰箱保鲜室二层,回去后,热热再吃。”
  “啊?”李熏然诧异道,“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
  
  两周未见,怎能不想念?凌远也恨不得推了眼下的工作,这就回家,和他的李警官一起去试试早就想去的馆子。可救死扶伤刻不容缓,此时,他在是李熏然的凌远前,首先是医生。
  
  “抱歉。”凌远拾起一份厚重的病历,笑的苦涩,“这台手术,是无论如何不能推脱的,我们明天去,要不后天?怎么样,熏然?”
  
  对面紧盯着他的李警官一语不发,细长五指抚摸着尖尖下颚,指甲粉红粉红,好看的紧。凌远凑近办公桌,视线在李警官的唇角徘徊一周,沉声道,“生气啦?”
  
  “对。”李熏然毫不客气,一掌拍在凌远的办公桌上,乌木更衬的那只手细瘦精致,他高仰着头,一字一句,“我当然生气,你快哄我。”
  
  “哄?怎么哄?”
  
  “啧。”恨铁不成钢,李熏然不耐烦他家老凌关键时候总会犯懵的毛病,只好自食其力。
  
  身体灵活的警官长腿一跨,猛地跪上宽大的院长办公桌,李熏然拽住凌远衣襟,拉向自己,并附上薄荷味十足的唇。
  
  糖果甜味还未散去,凌远一面分享着余味,一面被李熏然勒的有些疼,他偷偷叹息,一手搂住趴跪在桌上的李警官,请他再低低头,请他再付出一个拥抱。
  
  臂膀交叠,唇舌纠缠,凌远的舌尖舔舐李熏然怕痒的上腭,被不服气的李警官立刻逮捕,甚至立刻咬了他的下唇以示警戒。李警官尽力下压的臂膀延伸,向上舒展,在腰窝形成个极具张力的弧线,凌远的手下滑,搂住他高高翘起的腰臀,轻轻挠了一下。
  
  “哎哟!”甜蜜缠绵的吻,以李警官怕痒的惊呼结束。
  
  “想死你了。”凌远一向是含蓄温柔的,与生俱来的几分蕴藉,也被太久未曾相见消磨的一干二净,他舍不得放手,便一直保持着拥抱,他亲亲李熏然毛茸茸的眼睛,擦着眼睑,低沉刨析自己的心,“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幸运,有你陪着呢。”
  
  “那我肯定比你更幸运。”李熏然不假思索道,“有你心甘情愿陪着。”
  
  本来是去蹭饭的,最后却仍然饿着肚子出来,李熏然脸上火烧火燎的烫,他虽看不见,但用脚趾,也不难猜到是一片不自然的红。呆在门诊厅冷静了半晌,蹭饭未遂的李警官摸摸鼻子,晃悠悠的打算离开。
  
  不得了嘛,老凌。







嘛~其实快完结啦,我会尽力加快速度更的OTZ

评论(23)
热度(265)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