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陈】09烈马青鬃

  
  厚积薄发总是留给眼光颇为独到的诸位,于商场之中,前瞻性会是胜利的关键。
  
  DU在晟煊的试营业创造了令人惊喜的利润,跌破了DU内部、无数不看好此项目的高管的眼镜,陈亦度仰着头,微微点了点下颚,像是国王宾临市井,居高临下的接受了一个又一个祝贺的敬酒。
  
  一场庆功宴,不仅旨在恭祝陈董事长旗开得胜,还是明天商业洽谈会议的前奏――晟煊有意与DU展开进一步合作,以打开进军奢侈品行业的通路。
  
  两大宴会主角并肩站在一起,吸引了大多数人偷偷摸摸的目光。谭宗明回以微笑,垂在身侧让旁人看不清的手勾勾手指,享受着众目睽睽中拉住老相好的快意,“陈总,我们一起为明天的合作喝一杯怎么样。”
  
  “合作事宜,虽还有待商榷。”陈亦度挂起势在必得的微笑,将手中的香槟杯与谭宗明的相碰,“但我DU的品质与行业领先性,在明天的会议上一定可以征服晟煊各位股东。”
  
  “而我――”突然地、他倾身至谭宗明耳畔道,“负责与你针锋相对。”
  
  发展至今,晟煊的名字已深入上海经济的每一个领域,谭宗明落座过不知多少张谈判桌,可没有任何一张,能让人在期待与跃跃欲试的同时,生出甜蜜与脉脉不语的温情。
  
  甚至于,从不在穿衣搭配上“浪费时间”的谭宗明,会破天荒的提醒女佣,“把我在DU新定制的那套西装拿来吧。”
  
  穿着对家公司的成衣制品,大老板这回成心胳膊肘向外拐。
  
  今天的早餐匆匆忙忙,老管家笑眯眯,在谭宗明心不在焉吃完饭之后告诉他,先生,车已备好。
  
  一切都与往常无异,直到谭宗明拉开他熟悉的亮银色跑车的侧门,竟愣了一下,有着霎时间的手足无措。
  
  “请上车,先生,系好安全带。”陈亦度挑眉一笑道。
  
  “一大早跑来,就为了开开我的车?”谭宗明翘起腿,感受到他性能绝佳的跑车轰鸣了数秒,然后平稳窜行。
  
  “切,这种车满上海只能你开?”头也不回的,陈亦度语气中难免得意,嘭的拍了下方向盘,“我的,这是我特意买的新车。”
  
  “情侣衫多没意思,我们开情侣车。”谭宅境内的无人双车道,他越开越快,心情愉悦。
  
  谭宗明喜欢车,就像古代君王酷爱美人,一辆接一辆没完没了,还每每都会亲自“临幸”。所以他很少用司机,一直放任后勤部的三位谭总专用驾驶员闲来无事,明明是满满的职业赛车手水准,却只能帮厨房开开卡车送送货聊以自慰。
  
  真是少见极了的,今天的谭宗明竟然从跑车后座下来,也刚刚熄火的某高管实在好奇,便上前与他搭话,谭宗明平时平易近人,与他们没什么距离感,年轻高管语气一如既往的轻松,半开玩笑,“谭总,新请了司机?”
  
  那边陈亦度刚刚走过来,自然听见了这话,他也不生气,只是顺手把公文包递给谭宗明,拍拍大老板的肩,“承蒙谭总不嫌弃,给我个养家糊口的机会,做做兼职。”
  
  “兼职?”年轻高管眨眨眼,显然不解。
  
  “我可雇不起你。”一巴掌糊人家后脑勺上,谭宗明微微揽住陈亦度,引他去走没有车来车往的通道内侧,留下一句,“DU的陈总,你不认识了?”
  
  这不是第一次见陈总穿的这么没有设计感,而且还跟您有说有笑的,没敢认嘛……年轻高管捂着后脑勺,委屈巴巴。
  
  陈亦度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与领导者,在座各位都有目共睹。他强势且据理力争,很难想象,年轻的他刚刚经历过公司内部而来的信任危机,也很难拒绝有理有据之中分配给他理论可得的利益。
  
  谈判进入最后的焦灼,谭宗明坐在长桌尽头,突然失手摔了手中的笔,啪嗒地吓人一跳,“陈总不再考虑考虑吗?”
  
  “这百分之三十的份额,DU一分不让。”
  
  “我们以后还会合作,话说的这样绝,实在不应该。”重新捡起签字笔,谭宗明又在手上转着,“百分之二十七,但晟煊可以兑现一个承诺――”
  
  “我最烦听别人承诺。”陈亦度打断他,“抓在手里的,才是实实在在的,我不要什么发誓赌咒,我就想盯着眼前,谁也别想跑。”
  
  自家老总从来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但跑到人家地盘上开炮还是第一回。DU几个员工心惊肉跳,生怕谭宗明抖抖眉头就把他们清理出上海,自生自灭。
  
  歪着头思考,谭宗明同时抿嘴微笑,随后缓缓点头,“陈总见解独到,谭某也十分信服。”
  
  说罢,他便拔开笔帽,潇洒签了名字,“合作愉快。”
  
  合同面前分毫必争,下了谈判桌,晟煊诸位实在惊讶,自家老总极自然的叫上陈亦度并肩离开,步幅不紧不慢,似是有说有笑。
  
  “陈总可会开玩笑了,他说,在给谭总做兼职。”停车场的高管兴冲冲道,“要养家糊口。”
  
  可安迪却难得笑起来,自言自语,“陈总费心了。”
  
  说不上起伏跌宕的一天,但谭宗明的心情也上上下下了好久,虽说其中全然尽是轻飘飘的喜悦,没什么担惊受怕的情节。他享受着陈亦度今天反常的亲近,也暗地里思索好事因何而起。
  
  他别是想跟我掰了,觉得亏欠,在制造美好回忆呢!从小到大做惯了这种自以为高尚的缺德事儿,谭宗明猛地坐直,久远到模糊的记忆蹭蹭蹭飞起来,高中时小女友哭嚎的脸越发清晰,她边跑边道,“谭宗明!你、你活该没女人要!”
  
  是是是,她们要我,我也没心情不是。谭宗明叹气,随着性子,一把盖住陈亦度忙着倒档的手――
  
  “哎――!卧槽!你特么干什么!”
  
  市郊路广车稀,全球限量的超跑突然窜道,胡乱拐了几个s,堪堪停在路边。
  
  “你干什么?知不知道我在开车?这样很危险的!”陈亦度一拳砸在方向盘当中,车子闷闷喷了声喇叭。
  
  “那你知不知道,还有更危险的。”谭宗明的脸在黑暗中看不太清,“玩腻了就要分的干脆利落,别留什么劳什子补偿回忆,实在没有意义。”
  
  “谁要跟你断了?”啪的按亮顶灯,陈亦度忍不住转身,摆出一个即将长篇大论的姿势,“我费了这么大功夫讨好谭总,甚至开了只要百分之三十份额这样的亏本条件,还有――”
  
  他突然扯出谭宗明一丝不苟的领带,指尖揉搓着上面难以分辨的暗纹,“一整天了,谭总都没有发现,我今天是在追求你吗。”
  
  陈亦度今天的西装格外中规中矩,谭宗明借着灯光,骤然发现,他的领带里有些许绒光,刚好合了陈亦度的西装。
  
  “追求我,就拿边角料给我做领带?一点也不浪费,你可真是生意人。”
  
  “你还用十年来跟我捉迷藏呢,这么费时费力不讨好,谭总以后可别做生意了。”
  
  近在咫尺的他的眉眼投射出的诚挚,这让谭宗明舍不得呼吸,他看得见底的黑亮眼睛,值得映入山川河流,值得这样空寂又多情的星空,也值得他提前支付数十年的余生,慢慢醉倒在其中。
  
  “此情此景,我们是不是应该亲一下以示爱意浓浓?”陈亦度挑眉,方才才倾泻出的情感江河化溪流,变得潺潺起来。
  
  “好啊。”抬手,谭宗明熄灭了顶灯,倾身上前,“不过,亲一下怎么够?”
  










电脑里的存稿,突然觉得还是修改了下发出来好了,还有一章特别烂尾的,还在修,好歹是个结局对不,别嫌弃……

评论(28)
热度(183)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