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一发完)】绫罗乱

  

  天井里只摆了一张八仙桌,正对着戏台,视角极好。

  

  可怜以往日日满座的院子,今日落得个冷冷清清的境地,东家清晨里还哀哀凄凄着哭诉,他这戏园子是攒了祖宗的庇佑,早年在先人牌位面前立下了誓,一天都空不得。

  

  可一纸军令下来,誓言不如算作屁。闯入热河作威作福的日军大将想听戏了,便叫陪着翻译官来的两个大兵端举了钢枪,枪口黑洞洞,随时都会喷出来一颗钢弹,要了老板惯常了卑躬屈膝的命。

  

  他们连夜撤了满当当的桌椅,按照将军的喜好,屏风也换作日本织锦作就的仙鹤朝日。待到正午里竹内领着亲兵亲信到来的时候,上下三层的戏园子,清净的连灰尘都不敢多出分毫。

  

  伶人美极的转场今天战战兢兢,在场里无论坐着站着,笑眯眯果不其然只有竹内一人。他随着节拍敲打座椅扶手,摇头晃脑,俨然行家,还时不时指指点点,和身侧的“好友”评赏一番。

  

  上上下下站了一众部下侍从的戏园里,唯只有两位上座在八仙桌处。

  

  那日军将军正吚吚哑哑的寻着乐,身旁穿了貂毛皮衣的青年倒是皱紧了眉,满脸满眼的不耐烦――是了,这整座热河城,也只此一人敢对竹内甩脸色。

  

  “实在让人好等!”台上换了新的过场乐,竹内扫了眼桌上的节目单,立即拍了椅子扶手,神色暧昧道,“我今日可是特意来听许老板的戏,荣先生这副表情,是不高兴我捧他吗?”

  

  “我看起来像是很高兴?”荣石方才被下了枪,此时真恨不得重新抢来,一枪嘣了这秃头鬼子,他的话从牙根里缓缓挤出来,却清晰无比,“许一霖,在我荣家吃穿不愁,用不着别人捧,更不用你来捧。”

  

  台上的胡琴恰好转了音律,刚刚登台的伶人便抖起绸袖,凄凄哀哀的开了腔,美矣,却不美极。他是半路出家,唱功身段也难及上品,许一霖在热河能被叫一声许老板,大半是因为荣家这个靠山。

  

  “话不能这样讲。”竹内也不生气,手指跟着胡琴打起拍子,“我虽钟意许老板,但也不会夺人所爱。”他意有所指,拍了拍荣石置于桌上的手,“比起一个玩物,合作伙伴才比较重要。”

  

  荣石一拳砸在桌面,嗵的一声,吓得台上的许一霖戛然止了唱腔,只小心翼翼看着他。

  

  “停下做什么?继续唱!”收了溢出些血迹的手,荣石盯着竹内的脸,扯出个渗人非常的笑,“竹内将军喜欢,我也喜欢。”

  

  昨日被通知了竹内前来听戏的消息后,戏园子老板早早便安排了城内诸位名伶,还连夜细致布排了戏目,生怕那日本人不高兴,一枪了结了他。

  

  可今日里,他的一番心思全做了水漂,重金请来的红遍热河的伶人们被日本兵赶到后台闲坐着,可竹内却独独抓着许一霖不放,让他唱了一曲又一曲。好几个时辰下来,许一霖早已懵了脑壳,在下一句长腔后骤然破音,扶着栏杆不停的咳起来。

  

  “辛苦许老板了。”竹内挑起“友好”的笑,他冲停下来喘息的许一霖招手,指指自己的茶杯,“既然累了,就不要再唱,来替我倒茶吧。”

  

  许一霖又看向荣石,可对方只盯着前方一动不动,竹内又催促起来,他无法,只得抬脚准备下台――

  

  “不许动!”倏地,荣石突然冲他大喝!

  

  竹内冷哼一声,早已没了刚才的好脸色,“许老板连杯茶也倒不得吗?”

  

  “倒是倒得,但不是给你。”荣石仰头,他比竹内高出许多,一句话自高处沉沉地砸下来,直气的竹内稳不住阵脚――

  

  “很好,那让我请荣先生喝杯茶吧!带进来!”

  

  戏园子黄花梨木的大门被一脚踹倒在地,几把钢枪直直捅着上前阻拦的老板的胸口,吓得他尖叫一声,紧接着被日本兵踹倒在地。

  

  荣石转头,只见那几个日本兵压着个人跌跌撞撞走进来,走的近些,依稀看得出是个性格刚烈、被折腾的脏兮兮的女子,等到近前,那女人一抬头,荣石心里一惊――徐一航?!

  

  “看看这杯茶,荣老板喝得不喝得!”

  

  徐一航因先前怎么也不肯跪,着实被日本兵打了一顿,脸上身上皆是伤痕累累。竹内的副官早就看荣石不爽,此时他捧着个小瓶子,幸灾乐祸呈送至竹内面前,“司令。”

  

  “荣先生,知道这是什么吗?”竹内拿起那小瓶子,慢条斯理的拧开瓶盖,倒在茶水里。荣石扫了眼蒋一航,对方一脸死矣足矣的表情,当下便明白,跑不了是报仇的毒药了。

  

  “我怎么知道?”即使脑内翻江倒海,荣石面上仍是一副不耐烦,仿佛与他无关的态度。

  

  “你不知道?好,很好!”竹内顿时又窜上一股火来,他一把抓起徐一航,麻绳勒的她生疼,不由呻吟出声儿来。

  

  “看来,今天是非要见血了吗!”

  

  荣石在暗处握紧拳头,脑子里无数个念头飞速转起来,他盘算着从副官那里夺枪,又想着怎样让索杰展开救援,或者干脆死不认账,管他劳什子卧底身份,救人要紧――

  

  他的胡思乱想,因为一双冰凉细软的手,倏地停下。

  

  “先生,我知道的。”许一霖怯生生握住荣石的手,眼神躲躲闪闪看向徐一航,做了坏事的孩子一般,小心翼翼,又惹人怜爱。竹内缓缓松开徐一航,饶有兴趣转向许一霖,“哦?许老板知道?”

  

  暗哑又清亮的嗓音直听的人心痒痒,竹内盯着许一霖,他比蒋一航还要没血色,连嘴唇都是苍白的,显然是吓坏了。他的脸上涂满了粉彩,有嫣红的、也有雪白的,黑压压的眉毛与睫毛底下,眼睛里的光一闪,紧接着又暗了下去。竹内这才发现他其实是个高个子,只短了荣石几分而已,且他生得极为停匀,身上披着绫罗柔散的戏服,显的腰身极细,面色极鲜嫩。

  

  肉眼可见的,竹内的眸光先出他的心猿意马来。

  

  “那是药,是我治嗓子的药。”撩起水袖,许一霖露出一截细白的手臂,自竹内手中接过那小瓶子来。

  

  “药?”竹内勾唇,转而端起那杯茶来,“那许先生快喝一口,唱了一天,难受坏了吧。”

  

  在别人看不见的衣袖阴影里,荣石立即握住许一霖的手,他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几乎捏碎他的指尖,千斤巨石一般,然,被流水缓缓推开。

  

  “多谢竹内先生。”涂画了艳红胭脂的唇展开,笑意在仿佛胶着的气氛里荡开涟漪,许一霖咽下掺了药的茶水,苦涩让他皱起眉,两个小小的褶皱,十分可爱。

  

  “一航是荣先生请来的医师,一时粗心落下了药,竟惊扰竹内先生,真是抱歉。”有人喝过了茶,竹内的疑心便已打消大半,他满脑子都是许一霖沾了水滴的唇角,甚至有些懊恼副官的鲁莽,这下还怎么共进晚餐。

  

  场面只剩沉默与尴尬,荣石面色铁青,一把脱了貂绒皮衣,不容分说的盖在许一霖身上,然后低头道,“去收拾收拾,擦了脸,一会儿回家。”

  

  竹内来不及言语,许一霖便已消失在后台的昏暗中。荣石又抬起下颚,神态一如既往的倨傲,“竹内司令能不能放了我请来的医师?”

  

  今天又是他被将了一军,竹内理亏,立即下令放了蒋一航。

  

  小楼外下起了雪,又是一个丰裕年。

  

  直目送着浩浩荡荡的军队离开,街道只剩风雪扫地声时,荣石大梦初醒,一把推开颤颤巍巍的戏园子老板,疯癫欲狂,向后台跑去。

  

  许一霖独有个单间休息室,门板都是整块的红木,这不知多少块大洋的木门紧闭着,荣石敲了两下,竟然无人应声,顿时更加心急,一脚便踹开那单扇门――

  

  “一、一霖?!”

  

  房间的水槽哗哗流着水,漫出了地面,许一霖湿淋淋的坐在地上,泪水替他卸掉了一半的妆,见荣石闯进来,泪腺顿时像开了水闸,倾斜而出。

  

  “荣石,荣石!”让人措手不及,许一霖突然嚎啕大哭起来,蒋一航站在房门口不知所措,可荣石哪有那个时间理她,老鹰似的扑进房里,狠狠搂住许一霖,“没事了,我、我在这,没事了……”

  

  徐一航方才已草草告诉荣石,那毒药是需要引子的,没有她最后催动药性,喝下去便没什么大碍,许一霖年轻,发烧而已,身体养养便好了。

  

  话不错,也是事实,可荣石挽起衣袖,在踹开房门前转向徐一航,“你要为家人报仇,可曾想过,其他人也有亲人,没有谁生来就该为你的苦衷牺牲一丝一毫,何况是生命?请你离开,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说罢,他便将那一脚灌注了十成十的怒气,踹了出去。

  

  “吐了吗?难不难受?”不顾油彩妆粉,荣石不住地亲吻许一霖,青年跪在地上,身体颤抖如风中落叶,还沉浸在生死的恐惧中。

  

  那药不会致命,可许一霖怎会知道?荣石拽掉他湿淋淋的戏服,抱着只穿了中衣的许一霖,坐到满是簪花胭脂的桌上,珍珠宝石被男人大手一挥,旖旎落了一地。

  

  “荣大哥……”抽抽噎噎地,许一霖死死拽住荣石的衬衣领,他还在发抖,荣石便倾身搂住他,鼻息里全是熟悉的味道,许一霖才断断续续,继续刚才的话,“荣石,我不后悔的。”

  

  “先有国才有家,你教过的,我都记得。”单薄成一片纸的青年坐的笔直,他红了眼眶,磕磕绊绊地谈着家国天下,“就算今天命该如此,也是为了国家。荣大哥,你得知道,我也是铁骨铮铮,愿意为了你的信仰牺牲。”

  

  “我是永远陪着你的,只要你还需要。”情绪还未平复,许一霖的泪水将心里的所有肺腑之言一口气冲了出来,他说起来就不停,没完没了的。荣石的脸上尽是他的泪花与红妆,那番衷肠似还未倾诉完,没关系的,他都懂。

  

  “傻、傻瓜。”那双水汪汪的圆眼睛正凝视着自己,荣石咬着牙,却仍然结结巴巴,“我怎么舍得不要、要你呢。”

  

  许一霖眨眨眼,突然笑了。他搂住荣石的脖子,埋首在他脖颈里,用发丝磨蹭着荣石的脸颊,“太好了,你舍不得我。”

  

  从桃花县来的青年羞涩的像朵桃花,今天他鼓起勇气,主动去亲吻荣石的唇瓣。

  

  “你要我吧,荣大哥,你抱抱我,好不好?”



小破车点我



最近沉迷霍尊小哥哥,忍不住向荣霖下手233333

逻辑没有的,香艳拜拜的。

评论(18)
热度(330)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