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ABO】01倦鸟自白

  01永恒的爱大概持续三个月
  

  谭宗明仍在含苞待放的、不到四十年的人生里,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钱不是万能的。
  
  约莫一周前的周末,几位上海滩新锐企业家终于如愿以偿的约到谭宗明,晴好的天气里,几人按照谭宗明的喜好,集合在高尔夫球场。
  
  场上一水儿穿着运动休闲衫的人,但真正抱着打球心态来的,恐怕只剩谭宗明一人。他在怡人的阳光绿地里一杆又一杆,身后是千篇一律的叫好,无论他几杆进洞,也无论出界与否,他被金钱权势包装好的金身,便是此时此刻的真理。
  
  太极话说了一上午,谭宗明尽兴后收了杆,终于首肯几位后辈的殷切所求。
  
  在场的bete实在很难感知到,谭宗明温和疏离的微笑下藏着些许不耐烦,alpha的信息素一时间也低迷沉郁起来。同为alpha,安迪自然感觉的到,但她只摇摇头笑了,因为原因实在有些好笑。
  
  昨夜晟煊为了新的投资项目,开了一夜的董事会,关于谭总,其实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私下里他其实有些嗜睡,很少有人能在他觉少眠的时候能得到哪怕一个笑。可今天,这几位不知不觉摸了老虎尾巴的人,竟然也成功拿到了授权,且谭宗明并没有任何不耐烦,这确实让她惊讶。
  
  祈望顶峰的人,还真是在不断成长。
  
  谭宗明真的很想打一个哈欠,但到了他这个地位,多少都是在意形象的。一路上他努力忍住睡意还得时不时笑一笑,真折腾的脑仁生疼。
  
  心不在焉又迷迷糊糊,谭宗明这个精明灵敏的人,东一脚西一脚的不当心,再想一想他们此时身处何地,接下来的情节,似乎合情合理。
  
  谭宗明不注意,竟然一脚踏进球洞里,踝骨骨折了。
  
  有钱到如此地步,谭宗明自然雇的起私人医生。他的医生是业界翘楚,当天就极利索的做出诊断并及时为老板打上石膏。
  
  此事至此,谭宗明都并未烦躁,哪怕他的石膏太过沉重、哪怕皮肤瘙痒难忍,哪怕他行动不便,不得已赋闲在家,他都还算耐心,谨遵医嘱。因为事情还在他的预料之中,他的五指拢住了全部可能性,他不用见不认识的医生,不需要去陌生的地方,他就在这盘踞在小山丘上的谭宅里,固守着他的王国。
  
  说的这样厉害,其实谭宗明只是有点宅而已,这回因祸得福,可以理所当然在家看书看报提前退休,他也蛮高兴的,安迪说。
  
  “所以谭总,我去美国开会的这段时间,安排了我的学生来给您拆石膏。”老医生推起眼镜,西服笔挺,身旁还放着拉杆箱,一副立刻就要上飞机的样子,没有留给谭宗明任何商量的余地。
  
  “病房和时间都为您预约好了,好在您最近没事,还可以早点过去。”
  
  谭宗明仍然微笑着,看起来很好说话,甚至还吩咐管家备车送送老医生。
  
  “先生。”外籍管家默默站在谭宗明身后,操着意外标准的中文道,“要打电话联系一下那位医生吗?”
  
  “嗯。”谭宗明皱着眉,嘟嘟囔囔,“他们小医院总是人挤人,让他过来一趟,你们去接。”
  
  管家尽职尽责的去了,在谭宗明还未看完报纸的经济版面时,意外快速的回来,谭宗明挑眉,老管家摇了摇头道,“不行。”
  
  “他怎么说?”
  
  “您……要听原话?”
  
  谭宗明点点头,这让管家有些为难,他沉默了两秒,缓缓道,“他、他说,三甲医院一天的问诊量,比谭总一年开的会还要多,您这种小毛病不值得他跑一趟,要您自己去排队……”
  
  一个成功的商业巨头早已见过无数风浪,谭宗明自然不会因为这句不疼不痒的嘲讽勃然大怒。放在平时,他定会轻蔑一笑,然后预约下一个愿意为金钱折腰的医生。
  
  但这两天里,他难得的有点闲。
  
  此家三甲医院的院长是老熟识,走后门得一张优先就诊的票并不是难事,谭宗明想起自己先月投资的几台他也不清楚具体做什么的仪器,数百万砸下来,可能就是这扇后门如此好开的原因。
  
  第一医院坚决抵制黄牛票的院长破天荒破例,让谭宗明能在清晨不到九点的时间里,越过一众排队候诊的病人们,先头走进那不折腰的医生的办公室。
  
  值啊,谭宗明说,支持医疗事业发展,这钱怎么能不值呢。
  
  医院统一配置的电脑不能上网,它立在办公桌上,占据了一半空间,病历与医嘱都是通过它,从旁边的打印机里印出来。
  
  谭宗明拄着他的檀木拐杖,被管家搀扶着落座于候诊区。排在他前面的小姑娘似是不满医生太年轻,嫌弃这位赵医生不是白胡子老爷爷。谭宗明忍不住笑了,看来,年轻有为在医生这一行里,不是那么吃香。
  
  小姑娘的脚没什么大事,那赵医生头也没抬,开了两只活血化瘀的软膏,并附赠一张名片就打发她走了。办公室外是排的满满的病人,他极快的撤换了另一张号码单,仰头叫道,“谭宗明!”
  
  管家立刻奉上病历,谭宗明施施然站起身,慢慢坐在他面前的椅子――
  
  “你来这干嘛啊?”赵医生突然抬头发问,暴露在电脑上方的一双眼睛圆溜溜,黑白分明,让他看起来更年轻活力,还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隔壁换药室排队去,小毛病不归我管。”
  
  身染不足挂齿的“小毛病”的谭宗明本是想生气的,但太久没人与他这样说话,他不由得生出几分新鲜感。谭总的拐杖点点地,低声道,“我是你老师的病人,他要你亲自给我下石膏。”
  
  赵医生耳聪目明,他当然听到这句话了,但他却是低着头,冷笑一声,仰头就冲门外喊了句,“下一位!”
  
  下一位患者一瘸一拐的进来了,赵医生收了他的病历,又看向谭宗明道,“好啊,你在那等着,中午我要是闲了就给你换,您日理万机的话,就请去隔壁换药室。”
  
  看样子,年轻的主治医师已经忙碌了一早晨,许是他上班前泡的咖啡,如今还放在桌上一口未动。谭宗明看了一眼他年轻的眉眼,似是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浅淡香气――
  
  omega?
  
  医生的名片夹放在办公桌里侧,谭宗明本已离开,可又退后一步回来了。他的目光落在那叠名片上,赵医生心神领会,翘起修长两指夹出一片递给他,“怎么,谭总也是一个人住,晚上害怕?”
  
  “怎么会。”谭宗明慎重看了一眼,那名片就被单独夹在谭大鳄的钱包里,紧贴着他胸口那一面,“我是怕你的部下给我治出后遗症,所以等着跟上司秋后算账。”
  
  名片上端端正正印着赵启平三个字,电脑印刷出的笔锋娟秀过了头,一如名字的主人,他有着omega的纤细漂亮,却没有娇滴滴的油腻气。谭宗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空气里只剩消毒水的刺鼻,刚才的信息素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欲情故纵?有意思。
  
  赵启平终于等到这事碴儿离开,他翻了个白眼,不得不重新看起眼前其他病人的病历。
  
  那个人,刚才瞎琢磨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以及什么时候更
看了欢乐颂2的预告
脑子一抽就码了
对不起谭陈OTZ
顺便谭总真是百搭啊(。



【改个名字,之前那个好像和某个太太撞了23333】

评论(24)
热度(505)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