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ABO】02倦鸟自白

  
  老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骨头远比你想象的脆弱的多。
  
  正如新时代女性推崇西方社会不坐月子的奔放行为,男人里也总有那么一批,就是不愿意听从老一辈人的教诲。其中之一的谭宗明刚刚拆了石膏没多久,却早就喝腻了家里的骨头汤,他借着今天不得已要出席董事会的由头,用一套“反正已经出门走了路,不如伤的彻底一些”的理由,带了急需吸吸红尘气的CFO,奔赴上海滩最负盛名的蟹黄馆子一品美味。
  
  位子不好定啊,要提前一个月的,谭总拄着拐杖上车,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他的腿,“我这车刚提回来,第一次就让你开了。”
  
  “等你的腿好了再说吧,省的又要去医院插队。”精英CFO私下里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说数落就数落。谭宗明笑笑,反而有些开心她这样有活力,他接着饶有兴趣道,“还是排排队,别给医生添麻烦。”
  
  “啊?你说什么?”像是下属又拿错了文件,安迪一副你吃错药了的表情。想想她与谭宗明认识了数年,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论调,安迪惊讶,转而又试着猜测,“哪位白衣天使这么厉害,竟然能点通你冥顽不化的心。”
  
  “点通还谈不上,我是在投其所好。”谭宗明纠正道,“最近那古装电视剧不都是这么演吗,王侯将相的主人公略微守点规矩,总会有人感动的一塌糊涂,包括他想要取悦的对象。”
  
  “当然了,我不是在吹嘘自己位高权重,只是就我们的偏差,举个例子而已。”谭宗明自觉话锋不对,不得已补了一句,他不是喜欢自夸的人,只是习惯给自己留有余地。
  
  “抱歉,我没看过那种电视剧,所以不太了解。”安迪叹气,她在替未曾谋面的人惋惜,可怜他的真心并未会有人珍惜,“不过,能被这种俗套桥段收买的人,竟也入的了您的眼?”
  
  “没错,所以我倒有些盼着他是个俗人,这样多简单。我收取一份赏心悦目,他可得一场酣畅淋漓,然后,好聚好散。”后视镜里,谭宗明漫不经心掏出他的钱夹,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那我先预祝你成功。”安迪不想多做评价,双方你情我愿而已,只不过谭宗明坦然的像做生意,她沉默的开着车,又忍不住发问,“我有点好奇,这位是他还是她,alpha还是omega?”
  
  “omega吧,我闻到过,味道清甜,倒是可爱。”
  
  赏菊吟诗啖蟹时,古人乃将食蟹做一风雅之事,席间不乏饮酒作对赋诗抚琴。传至现代,便只剩一顿狂风席卷残云,别说很少有人能用的了蟹八件,就连蟹黄的鲜美,也懒得细细品尝。
  
  安迪拒绝了服务生送上的玫瑰,解释着他们二人并不是伴侣关系。谭宗明抿了口眼前还稍显滚热的香茗,见她一脸无奈,免不了开玩笑,“我还真想不出,你未来和另一半相处时,是怎样的情景,莫非还是这样理性之上。”
  
  “别说你,就连我也想知道呢。”精英CFO平静的目光环视了一下四周,突然笑弯了眼睫,手指藏在阴影里,极不明显的向一个方向指了指,“但是,绝不可能是那样的。”
  
  “嗯?哪样?”谭宗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第一医院刚正不阿的赵医生被崴了脚的女孩挽着手,亲亲密密的擦着谭宗明的座位走过。
  
  夹在钱包里的名片,不知怎地,莫名跑到了紧贴胸口的口袋里。谭宗明坐在背靠着赵医生方向的座位,他风度翩翩,绝对做不出扭头盯着别人看的举动。女孩活泼灵动的笑声虽被刻意压低,但也的的确确穿了过来,谭宗明只得看着安迪,从她的神情里,猜测出那边是怎样的欢乐。
  
  “别总盯着人家看,会被骂的。”实在是安迪看的太久,谭宗明侧身方便服务生上菜,忍不住提醒她。安迪看了他一眼,眼中有话,“那是我跟你提起的,隔壁住着的小朋友,曲筱绡。”
  
  “半个月就拿下满贯,手腕可谓强硬。”见对方并未打断,安迪便接着说道几句,她不经常这样话多,谭宗明自然是耐心倾听,并适当提出一针见血的问题,“你的这位小朋友,alpha?”
  
  “嗯?当然不。”安迪否认,“她是omega。”
  
  蟹黄捞饭搅拌均匀后,泛着黄澄澄的诱人光泽。谭宗明刚刚喂进嘴里,便被那边的欢呼吸引了注意。
  
  好在所有人都在回头看,谭宗明的视线便淹没在其中。曲筱绡拿着个小礼盒,丝毫不顾旁人就肆意欢呼雀跃,她细瘦,猛地扑进赵启平怀里,被医生稳稳接住。
  
  柔软甜腻的香气似有似无,谭宗明准确的从蟹黄的香味里揪出它,看似不经意地嗅了一下。赵医生圆溜溜的眼睛此刻弯成两道长弧,倒是配极了他此刻微微撩人却也轻快的味道。
  
  曲筱绡终于欢呼够了,被赵启平抱着安抚在座位上。她年轻也不顾人,正是胡闹的年纪,反手一把搂住赵启平,当众亲的响亮。安迪立刻低头笑起来,显然习惯了她这副样子,而谭宗明眼前的蟹黄,也变得不那么吸引人了。
  
  君子不夺人所爱,几乎是得知了事实的那一刻,谭宗明便将那张名片折起来,扔进了桌上装了半瓶水的花瓶里,洒脱,也说不上遗憾。
  
  二人依旧缠绵着,曲筱绡的笑声突然被手机铃声打断,她立刻极刻意的一声冷哼,比方才的笑声还要大,谭宗明掀了掀眼皮,听到赵启平低声安慰她两句,柔声细语,话里塞了满满的喜欢与纵容。
  
  原是个喜欢玩的,谭宗明径自点点头,确认自己的新发现。赵医生低低应答电话的声音干脆又清晰,不小心让旁观者也了解来龙去脉。
  
  “筱绡,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赵启平拾起笑脸,服务生刚好端了饭菜走近,对比他急忙忙穿衣服的动作,更让曲筱绡生气。
  
  “第一医院那么多医生,离了你就不看病了吗?”
  
  镶嵌着金属块的筷子比通常的重几分,被摔在盘子上,也是铛铛做响。曲筱绡觉得自己真是委屈,第一次上赶子喜欢个人,别人还不领情。
  
  “我跟你约会了四次,有两次你都要中途离开,医生是不是都不谈恋爱不结婚,学了医就要把自己奉献给芸芸众生啊?”她蹭地站起来,拦在赵启平与要离开的路中间。
  
  “筱绡,你别这样。”赵医生低低的嗓音沙哑起来,确实是他不对,他也觉得自己亏欠她许多,可这一切与医院里等待的危重比起来,便算不得什么,“我的工作就是这样,你不是还说,要作为家属深刻理解吗。”
  
  谭宗明只模糊听得两句片段,安迪开口谈起晟煊目前在做的商业项目,他几乎立刻就被吸引去了注意力。一片落在桌上的玫瑰花瓣,美矣,也终究只是个插曲,实在难以奢求人的所有心力。
  
  他们之间慎密的谈话未能持续许久,原因说来惭愧,谭宗明送到嘴边的一句话,霍然被别人行走的风打断――清甜的、他觉得可爱的信息素香气,搅乱了思维。
  
  赵启平放下了几张钞票,拎起衣服便走,曲筱绡愤恨,一脚踢上桌子,从另一边风风火火的离开。
  
  安迪抬头看了眼前方的不欢而散,又扫视了谭宗明的小小窘迫,她偏不跳过,反而揪着不放,“怎么?谭总想说什么?”
  
  “啊,抱歉,我忘记了。”他却立刻实话承认,谭宗明总有办法消散哪怕一丝一毫的尴尬。
  
  “忘记了,正好,我还想换个问题讨论。”她眨眨眼,又“不怀好意”的勾唇笑起来,“医生是什么?对你来说,是科学信徒,救死扶伤,还是贩卖技术的商家,或者可以合作的对象?”
  
  这个问题太有针对性,谭宗明极赞赏安迪的聪慧,她总是能从蛛丝马迹中抓住一根显眼的线,揪到你的面前。
  
  “普通人罢了,一如你我。”谭宗明摆弄着吃捞饭的银勺,“七情六欲都不缺,可唯独少学了自利,总妄想兼顾。”
  
  “谢谢他们吧。”停顿数秒,谭宗明又加上一句。
  
  






第一次写abo,如果有小天使觉得存在感太低总是忘记这个设定的话,那你就当没这回事瞎看看吧,毕竟我也老忘记(语重心长x)
被敲――极喜欢的太太关注了qvq鸡血一章233333

评论(13)
热度(271)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