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ABO】03倦鸟自白

  03笑到最后的并不一定笑的最好,他也有可能是最后才明白笑话的那一个
  
  

  谭宗明是一个修养极好,却又性情多变的人。
  
  打个比方,例如他绝不会在约了心仪女伴过夜后,扔一张支票就算了事,通常,他都要为对方安排几个小惊喜,还要一同度过浓情蜜意的几天,之后,才是真正的一刀两断。干脆果断,从不给予对方任何不该有的希望,他亲密花丛中一直明晃晃插着疏离的尖刀。
  
  另一个例子则又温情许多,在部下兼好友一再对他的新车赞赏有加的这个夜晚,他又极大方,表示愿意陪着她在上海的夜里聊聊天,兜兜风。
  
  安迪曾开玩笑说,如果哪天我对你没有利用价值了,谭总是不是立刻就会踹掉我,寻找另一个更得力的手下?当时的谭宗明只是笑笑,然后告诉安迪,你出类拔萃的干劲没那么容易消退,我自认看人还算准。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安迪实在措手不及,可精英到底是精英,她转眼又放下心中久久不宁的念头,当下,远比还未知的未来重要得多。
  
  风云四起变幻不休的不夜城,又一次亮起霓虹充当光明,黄浦江川流不停歇的涌流沉寂在夜的黑暗,涅槃于灯火的灿烂。谭宗明桌前的玫瑰被风吹起掉落的花瓣,月色正浓,整座城市都在新一轮的狂欢号角中苏醒。
  
  “江边跑两圈?”痛快交出车钥匙,谭宗明唇角微勾,留给安迪可拒绝亦可接受的余地,对方竟也不含糊,拎起包,一把捞起钥匙,“谢谢谭总,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们步度方才不欢而散的一桌,曲筱绡歇斯底里推翻的椅子,已被侍者重新扶起,桌面也清理一新,马上就会有新的客人落座。安迪想起那天斗志昂扬的曲筱绡,她曾发誓轰轰烈烈的感情,确实不寻常,但绝不是因为浓情蜜意。
  
  爱意来的悄无声息,兴起时波涛汹涌,而它的落幕,又像极了干涸的河床,沟壑纵横。安迪惋惜那些曾经真挚的时光,她自认理性过人,此情此景下信心也水涨船高,她绝不允许自己落入狼狈境地。
  
  耳边是谭宗明拐杖哒哒打在地面的声响,说来奇怪,他对腿脚不便的事情倒是毫不遮掩,反而将这难得体验当做乐趣,风姿绰约的认真一瘸一拐。许是这几日正玩在兴头上,谭宗明总是想找个由头,捏捏他不知市价几何的蛇木拐杖,再附带一句,“这几乎是我的另一只腿啦,不精致点怎么行呢。”
  
  安迪满脸无奈,耐心在驾驶座上等待,她等着谭宗明做戏极全套的,吃力的托着自己无甚大碍的腿,装作行动不便,艰难钻进跑车。
  
  “谭总可要系好安全带,小心我飙起速度,给您的腿造成二次伤害。”锁好车门,安迪不客气嘲讽道。
  
  “我今天打满了油,够你尽兴。”谭宗明笑盈盈回复。
  
  顶配原装的超跑,三四秒之内就可达到骇人听闻的速度,性能优越,它天生就该用来飞驰。可眼下,这辆蓄势待发的豪车竟然被堵在停车场门口、长长的车队长龙之间。
  
  时间过去十分多钟,众车主早已不耐烦,纷纷摔了车门出来抒发两句情绪。谩骂声不出意料愈演愈烈,安迪也难忍这乌烟瘴气的氛围,谭宗明拖着拐杖,决定与她一同去队伍前端看个究竟。
  
  情况一目了然,原是汽车抛锚,堵在路口了。
  
  赵启平再一次气急败坏挂断电话,酒店前台的回复与前两次并无区别,他们的拖车正在赶来的路上,让他稍安勿躁云云。
  
  换作别人或是另一种情况,忍便忍了,可眼前的状况就像个吹的极鼓的气球,万万难以承受哪怕一丝一毫的摩擦。赵启平知是自己有错在先,虽然事出无奈,但他的车可是把路堵的严丝合缝,确实该他负主要责任。
  
  各种口音夹杂的谩骂直直戳着赵启平的脸面,他却没有时间理会这些。又一次咨询前台未果后,在十几位暴躁的车主面前,他接通同事电话,连绕成一团的耳机都顾不得解开,径自一边专注听着,一边写写画画起来。
  
  穿过一群用词越来越不讲究的国骂,谭宗明终于站在距离赵启平三四步远的地点,这是今天自相遇到重逢中,他们相距最近的一次。
  
  “……好,急诊在负责就好……会诊时间是十一点二十对吗?好的,我尽快赶过去。”断断续续的,谭宗明听到一段时间地点人物都显而易见的对话,他抬头,正好遇上刚刚挂断电话叹了口气,有些茫然的赵启平的目光。
  
  “你是……?”眼前这人十分眼熟,可现在脑袋要炸了一般的赵启平,一时间实在想不起来。
  
  “赵医生?”安迪才跟了上来,“车坏了?”
  
  赵启平点点头,眉头之间是深深难以抹去的沟壑。愁容满面似乎天生就与他八字不合,谭宗明悄悄放出一尾淡淡的信息素,缠绕住他清甜里混杂了太多辛辣的味道,安抚二三。
  
  “拖车还没来吗?”谭宗明插话道。
  
  “堵车了,卡在半路。”赵启平心情显然差到极点,几乎隔五秒就要按亮手机查看时间。谭宗明又走近两步,鼻息间的甜味儿更明显。
  
  “你也认识?”安迪惊讶于谭宗明竟会主动向人搭话,谭宗明的目光在他们两位之间徘徊一圈,“赵医生看起来有急事,不介意的话,让我送你一程如何?”
  
  雪中送炭也不过如此,赵启平虽仍未想起来这位翩翩君子姓甚名谁,也不太理解他为何如此大方,但他确实着急的很,便点点头,又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道,“可我的车还在这里。”
  
  “相信我的话,不妨让我来处理。”谭宗明接过他的车钥匙,径自拨通电话,三言两语后,转头冲他摆手,“请。”
  
  “第一次发现谭总喜欢助人为乐。”跟在急匆匆的赵医生身后,安迪逮着机会调侃一句,可话里的意思又不仅仅是玩笑,直击重点,“趁人之危,也不像你的风格。”
  
  “帮助一个医生,可能就是救人一命。”谭宗明坦然,“顺路送送他而已,你不该过度解读。”
  
  安迪无奈摇头,她的信息素骤然高涨,一下子截住谭宗明像是无意间,但确实细细缕缕润物无声地缠绕住赵启平的味道,“既然不像你的风格,多余的事也不必再做。”
  
  晟煊总裁助理内心复杂的放下电话,两分钟之内便安排了一辆自家旗下商业广场的拖车冲向事故现场,据下属汇报,他们拖走的是辆绝不超过五十万的x田,那车还是出了大毛病的。
  
  您……要走亲民路线?特助实在摸不着头脑。
  
  赵启平刚刚上车,另一边,谭宗明也刚刚收好他的拐杖,队伍前方的拖车便开始轰隆隆的工作,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安迪慢慢跟着车龙前进,擦过印有公司标识的拖车后上路,立刻提速。
  
  晟煊二字多少留住了赵启平些许目光,他眨眨眼,终于顿悟,“谭总?”
  
  谭宗明点头,半开玩笑道,“第一次有人记不住晟煊谭宗明,说实话,有点伤人。”
  
  “我是医生,又不是求您做生意的。”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赵启平丝毫不介意说两句软话,“专家门诊一天的问诊量不是个小数字,您也别怪我忘了。”
  
  车速已然提起来,赵启平看着窗外甚至来不及留下剪影的街景松了口气,仿佛医院就在眼前。感觉到身边人已放松下来,谭宗明鼻尖有点痒,因为那股熟悉的味道又悄悄涌了上来。
  
  “你这是什么味儿啊?还挺清新。”并未点明信息素,谭宗明只说很香,一把可攻可守玩的灵活。
  
  赵启平揪起衣袖闻了闻,不做声的打开了车窗,“古龙啊,你不是也用。”
  
  哪家古龙是这种味道,欲盖弥彰。
  
  流动气流没有放过任何角落,赵启平刚刚下车便被同事簇拥住,他接过助手递来的白大褂套上,转身就要走,两步开外,又不忘跑回来向谭宗明与安迪道谢。
  
  他扶在车窗上片刻,也留下了一缕甜香。
  

  








520没来得及码完,希望今天也不算晚hhhhh

评论(6)
热度(161)

© 坂田氏推土机 | Powered by LOFTER